刚刚更新: 〔生命工厂〕〔重生九零年之虐渣〕〔荒原闲农〕〔从邪恶力量出走的〕〔我在漫威作大死〕〔史上最强子嗣系统〕〔末世之圈养万物〕〔军友之家俱乐部〕〔鬼神避难所〕〔只有我的微信群〕〔炮灰军嫂翻身记〕〔三国悍刀行〕〔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网游之召唤王〕〔常理不存在的轮回〕〔我开了一家黑店〕〔杨广的逆袭〕〔重生之完美未来〕〔嫡女难逑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章 临终遗言
    大靖徽州,歙县,黄山东山脚下,一片白墙灰瓦的徽式民居,坐落在青山绿水间,如画里乡村。这村庄叫月庄,庄子中间有个月湖,村人皆环湖而居。

    月庄人大多姓李。

    李氏家族乃纺织商。

    很久以前,月庄并不像现在宁静、优美。李家人搬来后,耗费银钱,引黄山峡谷之水过来。水分两股:一股从西村口入庄,分数条沟渠,流经各家房前屋后,汇聚到村子中央,形成月湖,再流出庄外;另一股即月河,经西向南,从田野穿过,环绕大半个村庄,向东流入新安江。

    靖康十七年,七月初一傍晚,黄山上雾气蒸腾,月湖和月河上也青烟袅袅,模糊了月庄的轮廓。

    族学下课了,一帮顽童蜂拥至南村口,在月河的石拱桥上玩耍。忽见桥那边过来一行车队,打头的马车旁护着两个骑马的汉子,其中一个年轻的叫李卓望,就是月庄的。

    李卓望大喊“别乱跑,当心车!”

    顽童们忙让到桥头,看着车队,一面低声议论:

    “这不是李老爷?”

    “是李老爷。回来看他老娘了。我娘说,李老太太熬着不肯闭眼,就等见儿子最后一面。”

    李老爷名叫李卓航。

    他是现在的李家家主。

    马车来到近前,看着很普通,细察却不凡:木质车壁,并未雕琢,泛着古朴、细腻的原木纹理;橡胶轮胎平稳地行在石桥上,不像木轮发出“嘎嘎”声。

    精致的扇形车窗,窗帘拉开,露出一大一小两张脸。大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一字眉,凤眼,直鼻,薄唇,面容俊朗;怀里搂着个眉眼精致的小女孩,约莫四五岁。女孩正透过车窗看着远山和田野,眼角余光瞥见路旁的顽童们,忙收回远眺的目光打量他们,黑琉璃似的眼中满是好奇。

    顽童们不由自主屏住呼吸。

    那辆马车从他们面前走过,进入庄内,等最后一辆车也过桥后,他们才一哄而上,跟了过去。并议论:

    “那是哪一个?”

    “是个小丫鬟吧。”

    “瞎说!小丫鬟能让李老爷抱着?”

    “是小姐。我听我(奶nai)(奶nai)说,太太生了个姑娘,李家要绝后了。将来要过继儿子呢。”

    ……

    声音渐远,隐入庄内。

    庄内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狗吠声,搅动平静的月湖。

    月湖像一弯上弦月,李宅就坐落于弓弦正中。

    大门楼的两横枋间嵌着一幅“百子图”石雕,百个顽童形态各异、神韵丰富。

    进门便是前庭,中设天井,两边是厢房,后设厅堂;厅堂后用中门隔开,分一堂两卧室。

    堂室后又是一重天井。

    李宅共有十二重天井。

    此刻,在第二进堂室内,已陷入弥留之际的李老太太,在看见儿子颀长俊逸的(身shen)形和俊朗的面容后,原本浑浊的老眼骤然睁大,目光异常明亮。

    李卓航站在房门口,目光一扫,只见厚重、古雅、华贵的三进拔步(床chuang)像个牢笼,将昔(日ri)丰润、优雅的母亲圈在(床chuang)上,生生磨得形容枯槁、生命垂危。

    他嗓子眼**辣的,视线模糊了,抢步上前,“扑通”一声在(床chuang)前跪下,哽咽道:“母亲,儿子回来了!”浑厚低沉的嗓音,正是李老太太(日ri)思夜想的声音。

    一个温婉清丽的少妇手牵着刚才那女孩,跟在他(身shen)后进来,也在(床chuang)前跪下,先叫一声“母亲”,然后低头推旁边的女孩,催道:“瑶儿,快给祖母磕头。”

    女孩忙跪下,像模像样地磕头。

    老太太原本(热re)切地看着儿子,听见少妇声音,忙转动眼珠,视线略过儿媳妇江玉真,落在小女孩(身shen)上。

    “这是……瑶儿?”

    “是瑶儿。祖母。”

    “快来,让……祖母看看。”

    李菡瑶起(身shen),站到(床chuang)头。

    虽然对(床chuang)上的老人很陌生,但她知道这是祖母,爹爹跟她说过的。她便主动亲近,伸出小手,安慰地摸摸老人干枯的手,并展开笑颜,“祖母别怕,明天就好了。”

    李老太太无声笑了,仔细打量她。

    小女孩头上梳丫髻,(套tao)着珍珠、红宝石和玉雕的梅花串成的珠串;(身shen)穿浅粉色裙子,肌肤如雪。她继承了李卓航的一字眉和(挺ting)直的鼻梁,拥有江玉真的杏眼和花瓣样的红唇,尖尖的小下巴线条十分优美,(身shen)材细条条的。

    老太太放开李卓航,抓住孙女的手,用力扣得死死的,艰涩道:“有点瘦……”

    李菡瑶觉得疼,微微蹙眉。

    她没有躲闪,也没哭。

    江玉真见婆婆笑得瘆人,鸡爪般的老手钳制着女儿(娇jiao)嫩的小手,不(禁jin)骇然——她因为没能生下儿子,正忐忑呢,见此(情qing)形,以为婆婆迁怒李菡瑶。

    她不敢拽女儿回来,急忙道:“母亲,媳妇替他纳妾的!是他不愿意。请母亲指一个,媳妇无不遵命。”说着,磕下头去。

    李卓航悲痛之余,察觉妻子的惶恐,面对即将撒手人寰的母亲,他没有片刻犹豫,膝行一步,向(床chuang)头横移,伸出玉竹般骨节分明的手覆盖在老太太的手背上。

    老太太不由自主松开李菡瑶。

    李卓航轻轻握住那枯瘦的手,又伸出另一只手,两手合拢,将母亲的手包裹在中间,哽咽又不失坚定道:“母亲放心,儿子和媳妇还年轻,将来未尝没有机会生儿子。儿子请人算了一卦,说儿子不会绝后……”

    江玉真一怔——

    他什么时候请人算卦了?

    他不是从不信天命的吗?

    老太太眼睛再次一亮,喜悦道:“你也……娘放心!”简短说了这一句,又转向江玉真,“这不怪你……是……李家的命……祖上纳妾了……也没有用……”

    江玉真松了口气,却不敢认为老太太放过她了,老太太不针对李卓航,却对她说,是暗示她呢。

    她忙道:“儿媳再仔细挑……”

    老太太忽然急促打断她,从喉咙里挤出尖细、破碎的声音,“不要纳妾!你男人说的……对,你们还年轻,未尝没有机会生儿子。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不要……纳妾……好好……教导……瑶……儿……”

    她感到(身shen)上力气正急剧消失,那句“命里无时莫强求”来不及说完,便急切嘱咐“不要纳妾”“好好教导瑶儿”,仿佛这两件事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成了她临终遗言。说完,她目光转向李菡瑶,微笑逝去。

    她双眼还睁着,眼底有些遗憾。

    这遗憾结合那微笑,竟似舍不下李菡瑶的样子。——不是舍不得儿子,而是舍不得孙女!

    李卓航悲痛高呼:“母——亲——”声音传到屋外,从天井上升,划破了漆黑的苍穹,惊动了月庄人。

    江玉真呆呆地看着婆婆——

    老太太竟然不要儿子纳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