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3章 李家独女
    李家上下仆妇也都放声痛哭,哭声传出李宅,回((荡dang)dang)在月庄上空,给月庄增添了一分凄凉。

    少时,便有人上来劝住。

    李卓航夫妻收了泪,伺候老太太装裹、裁制孝衣、布置灵堂、安排人给亲友报丧信等。紧跟着,就有得到消息的本家亲戚上门,他夫妻一面按礼迎接,一面打发人送李菡瑶去睡。小女孩远途归来,刚哭闹一场,早疲累不堪,双眼迷蒙睁不开了,小脑袋直点。

    李家子嗣越艰难,在婚丧大事上越不肯简便,每次都办的十分隆重,以免叫人说李家衰败了。依照祖宗的规矩,李老太太要停灵七七四十九(日ri)才下葬。

    丧礼期间,儿孙不得沾荤。

    吊丧的客人们不必遵守这规矩。

    李菡瑶吃了几天素,食(欲yu)渐淡。她乖巧地忍着。祖母死了,睡在棺材里不起来,爹爹和娘亲这几天时不时就大哭,当着人也哭,她怎能再惹他们心烦呢?

    到头七这天,来了许多亲戚,女眷们都在内院各房,许多小孩子扎堆在天井玩,李菡瑶也在。

    李家旁支人多,家境不一、心(性xing)也各异。有个老婆子去厨房走了一趟,手里捏着个鸡腿转来,在天井里找到她小孙子——一个脑袋四周剃得黢青、头顶扎着冲天炮的男童,将鸡腿递给他啃,啃得满嘴满手都是油。

    李菡瑶闻着那香气吞口水。

    她的饮食一向很精细。

    她还真没吃过整只烧的鸡腿!

    红烧的鸡腿看着色泽(诱you)人,闻着香气(诱you)人,不仅吸引了李菡瑶,也吸引了其他孩子。大些的孩子知道羞耻了,且周围人多,自不会打那鸡腿的主意;还有些家境好的,也无所谓;那家境差些的、年纪又小的孩子便不行了,眼巴巴地看着冲天炮,忍不住恳求:“哥哥,给我吃。”

    冲天炮当然不愿,不知怎的吵起来。

    其他孩子也卷入进去,大家都是亲戚,但有亲疏远近之分,各帮各的,乱糟糟吵得不可开交。

    混乱中,不知哪个淘气的将冲天炮手上吃剩一半的鸡腿打掉在地上。这还不算,冲天炮正傻眼间,早已在旁虎视眈眈等候许久的黑狗迅速窜过来,叼起那半只鸡腿就跑了。冲天炮眼见到嘴的(肉rou)飞了,小嘴一瘪,作势大哭。

    李菡瑶本站在廊下看(热re)闹,见势不妙,急忙跑下台阶,大声喝止道:“都别吵了!”

    众孩童一齐收声,看向她;冲天炮也及时憋住了哭,泪眼汪汪地瞅着她,十分的可怜。

    李菡瑶先对丫鬟红叶吩咐道:“去拿些点心果子来。”

    红叶忙道:“是,姑娘。”

    一面转(身shen)进屋去了。

    李菡瑶又转脸对众孩童(诱you)哄道:“给你们吃点心果子。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害大人((操cao)cao)心。”

    众孩童见她小脸严肃,有些忌惮她;又听见有果子吃,更欢喜,忙作乖巧听话样,不再吵闹了。——李家的点心果子不是他们家能比的,十分的精致。

    冲天炮也不哭了,赶着李菡瑶叫“姐姐”。

    李菡瑶问:“你叫什么名儿?”

    冲天炮道:“李天华。”

    这时,红叶带着两个小丫鬟端了几盘点心果子来,挨个分给众孩童,大家都眉开眼笑地吃起来。

    李菡瑶多抓了一把果子给冲天炮,补偿他半个鸡腿的损失。她自己却没吃,看着孩童们想:爹爹和娘亲招待客人已经很累了,倘或他们在自己家吵起来,不是更烦?所以她不让他们吵,用果子塞住他们的嘴。

    可是,她也好想吃鸡腿。

    她脑海里浮现被黑狗叼走的鸡腿,想象它的味道……

    午饭时,她一扫桌上的素菜,没胃口。终归还是孩子,刚才很懂事地哄别人,这会子却不想忍了,想起冲天炮的鸡腿,便对红叶道:“我要吃鸡。”

    红叶一愣,心里抱怨那老婆子,弄个鸡腿给自己惹麻烦,嘴上忙哄道:“姑娘,你要守孝,不能吃荤。”

    李菡瑶把碗一推,下桌去了。

    红叶不能做主,她就去找爹爹。

    那个老婆子能偷鸡腿给冲天炮吃,爹爹也能偷偷让人**腿给她吃,她相信爹爹。娘亲太忙了,且(身shen)边总围着许多人等回话,还是找爹爹来得快。

    李卓航正在灵堂跪着,在场的还有七八个本家爷——李卓航的两个叔叔,以及族中兄弟李卓远、李卓然、李卓尔等,还有两个大和尚,其他人都去坐席了。

    这些旁支族人都在李卓航手下做事,都在徽州或者附近的商铺,接到李卓航报丧才赶回来的。

    李家嫡支子嗣艰难,每一代传人的资质却很高,仿佛月庄所蕴含的天地灵秀、嫡支的气运都聚集到这一人头上;旁支就差远了。尽管双方人丁不对等,然李家嫡支经营有方、生意兴隆,而旁支只能依附于嫡支过活。

    李卓航及其父祖皆是满腹经纶,若参加科举,未必不能博取功名,然不知为何,李家并不想涉入官场,所以从未下过场。这学问也没白学,李家成了有名的儒商。

    嫡支人丁稀少,旁支难免生出野心,觊觎嫡支的家业。为防备他们谋夺家产,李卓航的父亲、祖父、曾祖、高祖都对旁支竭力打压、防备。李卓航接手后,对族人宽容许多,大多族人都得了一份差事。

    短短数年,李卓航将家业扩大不止一倍。

    族人们都很感激李卓航。

    截止李菡瑶出生前,他们并无其他想法;待李菡瑶出生后,(情qing)势一变,他们也免不了有了想头。

    这个想头就是:

    李卓航居然生了个女儿!

    嫡支没了男丁继承家业了!

    李卓航还年轻,那又怎样?

    李家往上数五代都是单传,纳多少妾都没用,李卓航生了女儿,还有指望吗?绝嗣了!

    现在李卓航唯一的出路,是从族中过继一个嗣子,继续延续嫡支的香火、继承嫡支的家业。肥水不流外人田,总不能把这大一份家业都给李菡瑶做嫁妆,便宜外姓人。哪怕嫡支与他们出了五服,也不能这样行事。

    这件事干系所有族人的利益。

    试想,若这份家产无人继承,全部被李菡瑶带去婆家了,那李氏族人将来靠什么过活?

    因此,大家同心协力。

    几个有分量的族老私下里商议过几次,连嗣子的人选都定了,就是李卓远的次子李天明,今年十岁,天字辈男丁里面,数他最聪慧。——必须要挑个聪明的,蠢笨的怕守不住这们大的家业,到头来罪过就大了。

    大家揣着这想法赶回来,想劝李卓航将嗣子的事落定。早(日ri)确定,也能早(日ri)将嗣子带在(身shen)边调教,否则拖到老去才定,没有能力如何接管家业呢?

    正在旁敲侧击地劝说李卓航,李菡瑶就跑来了。

    这些人大多都还没见过李菡瑶,李菡瑶一进来,立即引起他们关注,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她(身shen)上。

    这可是嫡支唯一的女儿!

    虽然才五岁,鉴于她的父祖辈资质都很高,李卓远等人对她也不敢小觑。私心里,他们并不希望李菡瑶资质太好,怕她给嗣子继承家业带来阻力;又怕李菡瑶将来嫁个狼子野心的夫婿,借着她的手谋夺李家家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