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好莱坞当导演〕〔回到明朝当暴君〕〔穿越之傻王哑妃〕〔欧皇崛起〕〔娇妻在上,蜜蜜宠〕〔快穿:戏精男神,〕〔游戏王之背后灵系〕〔听说我爹要弄死我〕〔天朝女国师〕〔万界之我开挂了〕〔舌尖上的求生游戏〕〔梦幻西游大主播〕〔精灵之山巅之上〕〔鬼叫崖往事〕〔极品玄医〕〔我不是老二〕〔诸天最强大佬〕〔系统精灵才是真主〕〔重生之前方高能〕〔当上学变成可攻略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4章 我要吃鸡
    李菡瑶跑进灵堂,叫“爹爹”。

    李卓航正跪在灵前默默烧纸钱,闻声转头,看见女儿不由一愣,目光略过看向她(身shen)后——怎地女儿独自跑来了,跟她的丫鬟呢?这么不精心,让姑娘乱跑,前面都是男客,人多且杂,倘或被冲撞了怎办?

    红叶在后面撵进来,迎着李卓航谴责的目光,心里一突,忙屈膝回禀道:“老爷,姑娘闹着……”

    李卓航抬手制止她说下去,转脸看向李菡瑶。

    李菡瑶在他(身shen)边蒲团上跪下,先朝棺材磕了三个头,然后抓了一叠纸钱,一张一张揭了丢进火盆。这活计前几天她跟着爹娘做过许多次,熟练的很。

    李卓航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心里(爱ai)怜不已,柔声问:“你怎么来了?吃了吗?”

    李菡瑶头也磕了,纸也烧了,这才说正事——仰起小脸道:“还没吃。爹爹,我想吃鸡。”

    李卓航怔住——

    女儿找他,就为了想吃鸡?

    他脱口就想说“叫厨房做就是了”,忽想起他们正守孝,吃素呢,顿时闭嘴,不知如何答。

    有人觉得有趣,微笑起来。

    李卓远等人则松了口气:之前是不是想多了?李菡瑶才几岁,还在闹着要吃的呢,不足为虑。

    李卓航的一位族弟,叫李卓尔,为人老实,跟李卓航关系不错,这时笑道:“大姑娘,想吃鸡恐怕要熬一阵子。你们现在正守孝呢,不能吃荤。”

    李菡瑶见爹爹没有立即答应,心里有些忐忑,笑眯眯狡黠地回李卓尔:“我不吃荤,吃素。”

    李卓尔耐心地解释:“鸡就是荤。”

    李菡瑶眨巴两下眼睛,道:“我吃素鸡。”

    李卓尔一怔,忙道:“鸡没有素的,鸡就是荤菜。”

    李菡瑶道:“那吃吃素的鸡。”

    李卓尔道:“……”

    他有点晕,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吃素的鸡也是荤鸡呀!

    众人见他郁闷的样子,都好笑。

    李卓航摸摸女儿头上的小包包,没说话。他洞悉了女儿的小心思:这是对自己撒(娇jiao),要吃鸡呢。他没有责备,还有一点心疼,心里对母亲告罪,“孩子还小呢”。

    李卓远住在月庄西头,在他那一房排行居长,人都称他为“村西头李大老爷”。他生着一张方正的脸孔,上唇蓄着一横短须,平(日ri)不苟言笑,看着颇有威严。

    他想自己的儿子李天明就要过继给李卓航做嗣子了,将来跟李菡瑶是兄妹,李菡瑶如此骄纵,不管教如何得了?他有心说两句,又怕李菡瑶胡搅蛮缠。

    忽一眼瞥见那棺材,顿时有了主意。

    他便对李菡瑶道:“孝期吃素,乃是对逝者的缅怀和哀悼。你爹娘皆吃素;还有,你祖母生前也一直吃素,为李家在菩萨面前许了愿的。你作为孙女,吃素既是哀悼你祖母,也是替她还愿。这才是孝心、孝顺!”

    李卓航听了,淡然垂眸,默不作声地烧纸钱。

    李菡瑶不喜板着脸的李卓远,一点不像她爹爹,令人如沐(春chun)风。对方教训的口气,让她警惕也很反感,当下(挺ting)直了小腰板,对李卓远道:“你哄我!”

    李卓远皱眉,“我如何哄你了?”

    李菡瑶道:“老祖母年纪大了,要炖鸡汤给她喝,(身shen)子骨才能养好。吃素怎们是孝顺呢?我爹爹不在家,你们就欺负老祖母,不给好的她吃!”

    李卓远不可置信地瞪眼——

    这孩子鬼扯什么呀?!

    他耐心道:“我们跟你祖母并不住一起,不在一个锅里吃饭,如何欺负她?这孩子说的什么话!”

    最后一句是向李卓航说的。

    李卓航抬头看他,似笑非笑道:“小孩子的话,堂兄也要当真?”——是你自取其辱!

    又低头向李菡瑶道:“不可瞎说。你大伯父跟我们不是一家子,隔好远呢。各人过各人的(日ri)子,你祖母吃什么,扯不到外人头上。快跟大伯父赔罪。”

    李卓远:“……”

    “不是一家子”“隔好远”“外人”这些话,他怎么觉得李卓航是故意说的,意有所指呢?

    李菡瑶不太(情qing)愿,却听话地对李卓远作个揖,糯声道:“大伯父,别生气。瑶儿说错话了,对不住。”

    李卓远强笑道:“罢了。”

    堂上有位黄大夫,是月庄少有的几户异姓之一,曾得李家资助去青山医学院学习,归来后在这一片行医。

    他道:“李姑娘虽是小儿之言,然老太太长期吃素,以至于病中失于调养,越拖越严重,才……”

    李卓航闷闷道:“母亲不听我劝,一定吃素,也是听了别人的话,以为礼佛就能让李家子嗣兴旺。”

    这下李卓远等人都不好接话了。——这别人,左不过是族里那些老人,若追究起来,恐怕会牵连他们家人。

    李菡瑶心里有些焦急——

    怎么越扯越远了?

    她的鸡,怎么办呢?

    堂上气氛有些压抑,一个大和尚含笑道:“吃素也未必就一定(身shen)子不好。老衲一生茹素,(身shen)子康健。老太太的病主要是心病。心结难解,吃仙丹也不管用。”

    这下换李卓航脸色难看了。

    大和尚忙又道:“然老太太长期吃素、不杀生,是为李家积攒功德、消除业障。李家本是积善人家,常有修路造桥、赈济灾民之举,老衲以为,老太太这是功德圆满,升往极乐世界去了。李施主不必为老太太伤感……”

    李菡瑶问:“老衲是个什么东西?”

    大和尚定力不浅,面对小姑娘忽闪的杏眼,笑容祥和道:“老衲不是东西,是贫僧的自称。就是我自己——”他唯恐李菡瑶再问“贫僧是什么东西”,用食指点着自己鼻尖。

    李菡瑶“哦”了一声,点点头。

    大和尚继续道:“吃素,戒口腹贪(欲yu),可减少杀孽、消除业障。我佛慈悲……”他竟对着李菡瑶宣扬佛法来。为了让李菡瑶能听懂,刻意举浅显的例子,告诫小女孩要心怀善念、不能杀生,不但不能吃鸡,像鸟儿呀、蚂蚁呀,都不能伤害,听着是在哄李菡瑶别惦记吃鸡,更像是在度化。

    李卓航脸一沉,看向大和尚。

    这秃驴想度他女儿入空门?

    李菡瑶大声道:“你骗人!”

    她可听出来了,这大和尚说这么多,无非就是一个意思:不让她吃鸡,吃鸡就不善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