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个世界睡一遍〕〔杀毒猎人〕〔我要大宝箱〕〔何处可栖凰〕〔红包游戏群〕〔残存者游戏〕〔嫡色生香:侯爷,〕〔异界召唤之神豪无〕〔超神级加速系统〕〔重生军嫂逆袭记〕〔自在的美利坚田园〕〔头号婚宠:军少别〕〔神脉〕〔王者荣耀:陆神有〕〔为死者代言〕〔青瑶仙歌〕〔风雨大宋〕〔总裁大人,我不约〕〔西游记之我是唐僧〕〔上门萌爸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9章 都疯魔了
    李卓航弯腰抱起女儿,凝视着她的眼睛,郑重道:“你并没错!是她们错了!这家里任何地方你都去得。她们不该不跟着你。”顿了下又道:“就是下次再遇见蛇,万不可自己去抓。太危险了。你该去喊人。”

    李菡瑶懵懂地点头,“红叶……”

    李卓航坚定道:“红叶没照顾好你,不能留,不然迟早有一天,她要把你给卖了。”

    慈不掌兵,治家亦如是。

    他的女儿可不能太心软。

    江氏也哄道:“母亲再挑好的给你使。”

    李菡瑶听说红叶有天会卖了她,不信似得转过脸,看着红叶不语,似乎问:你会卖了我吗?你要卖我,我就先卖你!

    红叶准确领会了姑娘的眼神。

    她羞愧,哪还有脸等姑娘求(情qing)。姑娘才几岁,若非遇到的是家蛇,这会子还能活蹦乱跳地站这吗?不能!

    她挣扎着扑倒在地,冲李菡瑶磕了三个头,“姑娘保重!”然后往起爬,无奈受伤严重,爬不起来。两个婆子架着她起(身shen),拖着就走,很快消失在前厅。

    李菡瑶依然望着穿堂门洞。

    李卓航轻声道:“去,跟表姐玩去。”

    他可不想这件事在女儿心头留下(阴yin)影。对红叶的惩罚并不算重。红叶不是家生子,本就是他们买来的,现在不敢留她了,自然哪来的还回哪里去。

    李大太太得知红叶被卖,很不安。

    她找到李卓远,告诉他刚才的事。

    李卓远沉吟了一会,叫她绑了跟红叶说话的媳妇去,交给江玉真处置,“我们家下人闯的祸,该当赔罪。”

    李大太太便去找江氏了。

    那时,李卓航还在内院没走,听了李大太太的话,笑道:“既这样,弟弟就越俎代庖了,代堂兄和大嫂管教下人。弟弟若不领这个赔罪,恐怕堂兄要加倍罚这媳妇,只怕她就没命了。来人,打她五十板子!”

    李大太太笑容僵硬,一声作不得。

    她和李卓远都以为,李卓航夫妻好歹要推让一番,将这媳妇交还他们自己处理,谁料竟当众打脸。

    李卓航动了真怒。

    晚间归家后,李卓远听妻子讲叙事(情qing)经过,沉默半晌才道:“罢了,送他处置,本就是让他出气的。”

    说完起(身shen)走到(床chuang)边,坐下。

    婆子端了盆水来,放在踏板上。

    李大太太蹲下,伺候他洗脚。

    洗了一会,忍不住扬脸问:“听说今儿在灵堂,航兄弟当众说不想过继嗣子,想生儿子?”

    李卓远把脚一顿,严厉道:“你这是什么话?人家想生儿子不行吗?我巴不得他能生个儿子,就不用过继天明了。天明是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几个孩子就数他聪明懂事,若不是为了族里,我怎舍得把他送人?”

    李大太太一时失言,急忙分辩道:“老爷舍不得天明,我就舍得了?天明是我十月怀胎养下来的,是我(身shen)上掉下来的(肉rou)。我怎么舍得把他送人?过继的事一提起,我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想起来就揪心。(日ri)也哭,夜也哭,背着人不晓得偷偷哭了多少回。”说着眼睛红了。

    婆子忙劝道:“太太想开些……”

    李大太太横了她一眼,道:“你没生养过,怎懂得为娘的心思:儿就是娘的心头(肉rou)!”

    婆子讪笑答“是,是”。

    转过脸,却不由撇嘴。

    她跟了李大太太多年,觉得这两口子就像戏子一样,贼会演戏。不同的是,戏子们下了台,便脱掉戏服、洗去脂粉和油彩,恢复本来面目;李大老爷夫妻是台上浓墨重彩,台下也浓墨重彩,人前演戏、人后也演戏,都演魔怔了,忘记自己是什么样的了。像刚才,她凑趣帮着对了一句词,李大太太立马加以发挥,将亲娘的感(情qing)演得(情qing)真意切。若非嗣子的事刚提出来时,她亲眼见过李大太太喜形于色的模样,几乎就要被她刚才的话给感动和欺骗了。

    那边,李大太太还在絮叨,“家主不想过继,我求之不得,从此不用担心,可以吃得香、睡得着了……”

    李卓远又呵斥她:“妇人之见!又不是将儿子发配到天边,不过就换个门庭,还是姓李。”

    李大太太忙道:“我是怕人乱嚼舌根,说我们为了嫡支的家产,连亲儿子都不要了……”

    李卓远羞恼起来,道:“荒谬!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旁支嫡支,往上数都是一支!过继不是为我们自个,是为了族里。不然,难道将祖宗基业白送外人?”

    李大太太道:“不说那边不想过继?”

    李卓远道:“他要能生儿子,当然不用过继;若生不出来,又不过继,要靠女儿吗?”

    李大太太看着他,等他说完。

    李卓远道:“女儿迟早是人家的人。我也不说远了,就说老太太娘家——郭家。郭家出了个郭织女,被皇上御口封为‘织女’、一品夫人,还下旨为她造了两座牌坊,算厉害了吧?可她出嫁了!嫁出门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这风光都是婆家的。她帮方家养的好儿子,先是挣了忠义侯的爵位,后来又升了忠义公,赫赫扬扬!再瞧瞧郭家,比方家差远了。就这样,也还是郭织女的哥哥和侄儿争气:她哥哥和一个侄儿造了新纺织机器,在行内树了名头;还一个侄儿考了进士、做了官,郭家才上去了。要不是她哥哥和侄儿,她出嫁了,郭家能有如今这气象吗?早败了!”

    李大太太频频点头,等李大老爷说完,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忙问:“要是他给女儿招赘呢?”

    李卓远道:“招赘?像样点的人家谁肯把儿子给人做赘婿?有点出息的男儿谁肯入赘?不成器的,他定看不上——他把女儿看得眼珠子一样,怎会招个不成器的女婿!你是没瞧见,今儿在灵堂,为了吃鸡,那丫头对我出言不逊,当着那些人,他不但没教训女儿,反刺了我一句。”

    李大太太道:“怪道一会儿不见,就闹得人仰马翻。”

    李卓远不满,鼻子里哼了一声。

    李大太太道:“这么说,定要过继了?”

    李卓远道:“若生不出儿子,只能过继!”

    李大太太道:“那天明……”

    她又淌眼抹泪起来。

    婆子心想,这是喜欢的哭了!

    李卓远叹息一声,半劝半安慰道:“你别掉泪。他现在不想过继也好,咱们正好多留儿子几年。你要多疼天明,免得将来说声过继,舍不得也要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