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魅医倾城:逆天宝〕〔诅咒之龙〕〔重生九七当军嫂〕〔娇妻在上,蜜蜜宠〕〔我就是大德鲁伊〕〔妖孽强者在都市〕〔霸道boss甜医妻〕〔大明世祖朱慈烺〕〔重生农村小媳妇〕〔美女总裁的近身武〕〔我在好莱坞当导演〕〔重生吕布之汉末霸〕〔华娱特效大亨〕〔我有一刀在手〕〔男人的女神之路〕〔怎么又是天谴圈〕〔电影世界开拓者〕〔秦农〕〔聂小妖之灵火〕〔穿越木叶开宝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1章 懒蛇与小魔女
    舅太太察觉她停止按摩,问:“怎么了?”

    丫鬟结巴道:“没,没什么!”

    刚才似乎一阵(阴yin)风吹来。瞧,灯影还在晃((荡dang)dang)呢。灯座上可是罩着玻璃罩子的。别是李老太太来了吧?今儿是头七,老太太的魂魄要回来的,看见舅太太这样,会不会发怒?

    丫鬟寒毛竖起,加快推拿。

    江大太太似乎知道她害怕,悠悠道:“怕什么?人死如灯灭,就算魂回来了,又不能把你怎么样?”

    丫鬟被她说的更怕了。

    江玉真出去后,放慢了脚步,默默思量嫂子的话。

    这门亲,她不想结。

    她不想跟娘家亲上加亲,正是因为对娘家根底尽知——江家,比李家复杂的多!

    江家对子嗣的看重,比李家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哥哥江玉行先后纳过五个妾,一个死了,两个被卖,(身shen)边还剩两个。五个妾,统共只生下一个庶子一个庶女。她嫂子并不像嘴上说的那么贤惠和大度,那些妾被治得服服帖帖,一死两卖,要说不是她嫂子的手段,她是怎么也不信的。

    还有就是:李卓航不会答应的。

    他娶了江家女儿,却未必愿意将自己女儿嫁去江家,除非江如澄能像他一样,坚持不纳妾。

    江氏料的一点不错。

    灵堂内,李卓航刚拒绝了大舅兄江玉行亲上加亲的提议。拒绝的很干脆。他说:“请舅兄见谅。我只有这一个女儿,择婿时有诸多方面要考虑,与寻常人家嫁女不同。眼下谈亲事还太早了些。待瑶儿长大再说吧。”

    李卓航虽然没说明嫁女要考虑哪些东西,意思很明显:李家只有一女,出嫁时必然要考虑家业继承问题,最后选择招赘也不是不可能。现在如何能定亲?

    江玉行虽不快,也只得罢了。

    这时,江玉真过来了。

    她虔诚地在棺前跪下。

    今晚头七,婆婆要回魂!

    她一点不怕,静静地叩下头去,心中默祷:请母亲保佑儿媳,一定要生个儿子!李家不能绝后。没有娘家做后盾,瑶儿带着巨额嫁妆出嫁,是祸不是福。

    李卓航待她三个头磕完、直起(身shen)后,轻轻地握住她一只手,夫妻两个静静地守在灵前。

    这一生,他们都要相守。

    江玉行回到客院,见妻子已经出浴,便将李卓航拒亲的事告诉了她,又问妹妹的意思。

    江大太太似毫不在意,道:“姑老爷虑的也在理。刚才妹妹也这们说呢。那就等几年再看。”

    看李卓航能拖到哪一天!

    等李菡瑶长大,便退无可退了。

    江玉行听见妹妹也不想早议亲,心里那一点不快消失殆尽;又见刚出浴的妻子(娇jiao)艳如花,心中一(热re),不由蠢蠢(欲yu)动,然又想妹妹家如今正办丧事,倒不好出格的,于是咳嗽一声,对妻子道:“你先歇息,我去灵堂陪他们。”

    江大太太似明白他逃避,瞅他笑道:“也好。你一向关心妹妹,这时候更要在她(身shen)边。李家那些族人一个个跟狼一样,咱们娘家人再不帮着,妹妹更难了。”

    江玉行肃然道:“说的正是。”

    于是洗了把脸,再去灵堂。

    李菡瑶丝毫不知这些事。

    有如蓝表姐的陪伴,她为祖母守丧的(日ri)子变得生动起来。只几天工夫,她便弄清了丧事规矩。爹娘哭灵时,她不再害怕惶恐,也会跟着嚎哭,增添丧礼气氛;客人来灵前祭拜,她以孝孙女的(身shen)份给人磕头还礼。

    不在灵前的时候,她就拉着江如蓝在祖宅里到处转,当然,(身shen)后跟着许多仆妇。

    她们最(爱ai)去的地方是小佛堂。

    李菡瑶盯上了那条蛇。

    双方混熟后,她不再怕蛇咬她,蛇见了她也不再警惕,慢吞吞的,骂它、踢它都懒得动一下。

    李菡瑶跑去告诉李卓航:“爹爹,那懒蛇不跟我玩。”

    李卓航心里一动,道:“那你就想个法子,让它跟你玩。伺候你的人每个月都有月钱拿,靠着李家过活,所以肯陪你;蛇也一样,你好好想想。”

    李菡瑶想,给蛇发月钱?

    蛇是不会要银子的,但蛇(爱ai)吃鸡蛋。

    李菡瑶如得传秘诀,和江如蓝对视一眼,兴冲冲地赶往小佛堂,在后院墙根下找到那条灰皮黑点蛇。近期,此蛇不堪小魔女的(骚sao)扰,在屋里供桌下栖息的时间少了,一般都缩在后院墙根下,依然未能躲过小魔女的天眼。

    李菡瑶和江如蓝在蛇面前蹲下。

    李菡瑶道:“你听我的话,我给你发月钱。”

    蛇无动于衷。

    李菡瑶补充:“一天一个鸡蛋,一月三十个。”

    蛇依然不动。

    江如蓝补充:“将来还能涨!”

    蛇把(身shen)子盘紧些,像盘香,蛇头缩中间,大概感到这两个女孩子不会放过它,有些怕。

    李菡瑶朝江如蓝抿嘴一笑。

    江如蓝急不可待道:“妹妹快拿出来!”

    李菡瑶变戏法一样,从(身shen)后摸出一枚鸡蛋,送到蛇嘴边,蛇头立即盯着了——想吃!

    李菡瑶得意地将鸡蛋放在蛇(身shen)边地上,然后静静地等着,笃定蛇会忍不住馋嘴。

    很快,蛇动了,蛇头靠近鸡蛋。

    李菡瑶——伸手把鸡蛋拿走了。

    蛇——默默地把头缩了回去。

    李菡瑶又把鸡蛋放下。

    蛇再次伸头过来。

    李菡瑶又把鸡蛋拿走了!

    蛇默默地缩头回去。

    李菡瑶又把鸡蛋放下。

    蛇也是有脾气的,这次等了好长一会才慢慢靠近。李菡瑶还没动。蛇觉得这下稳妥了,(身shen)子也动起来,尾巴探出,固定住鸡蛋,张开了嘴,咬住鸡蛋。

    蛇嘴比鸡蛋小许多,它便竭力张、再张,腮旁的皮十分柔韧,尽可能撑大、拉薄,直到将鸡蛋完全包裹住。

    正在这时,李菡瑶伸出白嫩小手,粗暴地掐住蛇脖子,从蛇嘴里把鸡蛋抠走了,毫不留(情qing)。

    众人惊奇地发现:那蛇头慢慢垂下,似乎很尴尬,在地上戳了两下,发泄般张嘴咬住一根草,紧跟着又松口,大概不合它口味,然后伏在地上不动了。

    ——痛不(欲yu)生啊!

    丫鬟们一齐笑起来。

    “真好玩!”

    “它也难受嗳。”

    “这蛇有灵(性xing)。”

    李菡瑶往后退一步,把鸡蛋放远了些。

    蛇静等了好一会,终究还是很没志气地游过来了。

    李菡瑶再后退一步,把鸡蛋也往后挪了一段距离。

    蛇静静地凝视着鸡蛋,须臾,认命地再往前游动。

    李菡瑶锲而不舍地把鸡蛋往后挪。

    蛇没脸没皮地跟着她游。

    江如蓝捂着嘴笑得弯下腰。

    丫鬟们先是紧张地盯着蛇,唯恐它伤害姑娘;到后来,都笑得前仰后合,说“这蛇也是馋。”

    李菡瑶没有逗弄太久,几次过后,便没有再拿走鸡蛋。然后,她眼睁睁地看着那蛇头尾配合,将比自己脑袋大几倍的鸡蛋整个儿吞了进去,惊叫“吞下去了!”

    江如蓝眼睛瞪得滴流圆,“看,一个大包!”

    只见蛇颈部位隆起一个鸡蛋大的包,随着蛇(身shen)的抖动,慢慢往下滑。忽然,那包塌了下去。蛇(身shen)继续颤动,蛇嘴张开,竟然吐出软哒哒一团鸡蛋壳来!

    李菡瑶拍着手笑起来。

    “麻点真聪明!”

    麻点,蛇终于有名了!

    李菡瑶忘记了一天一个鸡蛋的月钱承诺,又拿了一枚鸡蛋来,和江如蓝逗引麻点。

    这次麻点学乖了,跟着她游走。

    最终,又把鸡蛋吃到了嘴。

    几天过后,麻点和李菡瑶产生了默契,相处融洽。李菡瑶和江如蓝闲逛时,麻点会跟着她们,只不过麻点走的是蛇路,从花丛中、墙根下溜着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