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3章 姑娘是天才
    少时,他们来到家门口。

    江玉真看着月湖道:“这湖水真清。”

    他脸上现出回忆神(情qing),道:“小时候,我淘气的很,夏(日ri)里常溜下去玩水,或弄了竹竿钓鱼……”

    她想象他顽童的模样,抿嘴笑。

    他看看她,吩咐道:“端几把椅子出来。”

    墨文墨武一溜烟跑进屋。

    很快抬了三张雕花玫瑰圈椅出来,一家三口就坐在湖边晒太阳,看高天上流云,听鸡鸣犬吠……

    李菡瑶问:“爹爹,怎不种荷花,在湖里?”

    李卓航先没回答,却看向江玉真。当年她第一次随他回祖籍,看见这湖,也是问的这么一句话。

    李卓航道:“当初挖这湖是方便大家用水。开始也种了藕,传的满湖都是。(春chun)夏风光过了,秋冬就难看了,而且弄脏了水,须得年年清理湖底的淤泥、挖藕。这边上住的都是人家,这水又淌个不停,车水、清理淤泥运到田里,都极不方便。后来便不准种藕了。倒也干净。”

    李菡瑶道:“种水莲,水莲好看!”

    她喜欢看莲花。

    江玉真忽道:“用大缸种了,然后放进湖里,就不会窜得满湖都是了。而且一丛丛的,也好看。”

    李卓航心一动,这主意好,只是他们不会在家待很久,花心思种了,哪有机会回来看呢?

    江玉真道:“以后每年我们都回来。”

    李卓航转脸看着她,似询问这话可当真。

    她静静地点头,仿佛说:将来,等我们老了回来,还坐在这门前晒太阳、看高天上流云、听鸡鸣犬吠,体味月庄(日ri)复一(日ri)、年复一年的岁月静好!

    李卓航点头道:“好!”

    他转(身shen)吩咐墨管家此事。

    墨管家垂手应了。

    李菡瑶见爹娘答应种水莲了,十分开心。

    李卓航看着妻女,再看看眼前碧清的湖水、湖边的粉墙青瓦,兴起了作画的冲动。

    他命人在湖边摆桌案、笔墨纸张。

    李菡瑶也得了一(套tao)小桌案。

    李卓航且不作画,先指点女儿。

    江玉真站在一旁,看李卓航教女儿作画,觉得女儿拿笔像拄着金箍棒,一笔捣下去,墨透纸被,弯弯的月湖被她画成了椭圆,线条犬牙交错……不(禁jin)忧愁。

    李卓航抬头看见,忙道:“瑶儿还小呢。”

    其实他心里也很不自在。

    他在五六岁的时候,已经开始练习写字、作画、弹琴和下棋了,哪一样都出色。书法字迹虽稚嫩,却很工整;作画更是充满想象力;下棋就不用说了,这是他最擅长的;弹琴虽不能说优美,基本指法都是会的。

    而李菡瑶呢,写的字像蚯蚓打结;画的东西全走形;下棋倒继承了他的天分,棋艺进展迅速;弹琴么,指法只教了一遍便会背,弹的时候却手指乱划拉!

    李菡瑶委屈道:“手不听话。”

    李卓航也认为女儿的手“不听话”,并非女儿笨,要知道他教李菡瑶读书认字,李菡瑶都是过目不忘,领悟力也极高,就是那双手不听使唤。

    更绝的是,江氏教李菡瑶学女红,教了半天,才转个(身shen)的工夫,回来就见她捏着银针趴地上,针上串了一串小蚂蚁,亏她下针那么精准,只不会缝衣服!

    厨艺……还没学呢!

    吃倒会,口味很挑剔。

    李卓航也没心思作画了,看着女儿想:何时他的瑶儿能内外贯通、知行合一呢?

    也不知有没有那一天。

    李菡瑶的领悟和感知能力十分敏锐,善于捕捉(身shen)边一切美好事物:父母之间的深(情qing)、父母对她的温(情qing)、月庄月湖的静谧安宁、老宅高墙内深藏的古韵等等。所有这些,她“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一是因为她年岁小,肚里的墨水少,无法精准地遣词造句;二就是这手的表现力太差了。

    她心里憋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想:爹爹说勤能补拙,我还小,只要勤练习,也会像爹爹一样画出好画儿。

    她握着笔,举轻若重,认真描绘自己心中美丽的月湖。

    李卓航越看越难受,忽然眼角余光瞥见墨文墨武那两小子盯着姑娘的画,眼睛瞪得老大,一脸震惊。

    他立即不悦——这什么表(情qing)?

    姑娘的画有那么难看吗?

    姑娘才五岁,也不想想他们自己在五岁的时候,只会玩泥巴,能画出这么“奇妙”的画?

    心里不悦,面上却不动声色。

    他很清楚,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把这些下人都赶走,不让他们看李菡瑶写字、作画是不成的,瑶儿用功,(身shen)边少不了人伺候。

    他心一动,有了一个主意。

    他便和颜悦色对李菡瑶道:“瑶儿,写字作画,要凝神心静。你若觉心不静,不妨背背文章。”

    李菡瑶信以为真,当即背起《劝学》来,一边背,一边手下不停地绘,果然举止神态都轻松自如了许多,然笔下的“蚯蚓”更加扭曲了,挣扎得厉害……

    墨文墨武听姑娘流畅地背诵《劝学》,背的什么他们根本听不懂,青嫩的声音婉如天曲,连月湖的水也((荡dang)dang)漾起来,佩服得五体投地,一脸自豪,与有荣焉。

    他们浑未察觉自己已被李卓航带歪了,私心里认为:姑娘跟老爷一样聪慧过人,只是年纪还小,多练几次,终会像老爷一样,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的。

    这时,附近邻居听见声音走来瞧(热re)闹。

    墨文墨武怕他们打扰到自家姑娘作画,不等他们靠近,忙走过去拦住,说姑娘在作画儿呢,别惊动了。

    一大爷问:“这不背书呢吗?”

    墨武骄傲地说:“姑娘一边背书,一边作画,一心两用。”

    墨文则道:“背书可以静心。”

    一婆子赞道:“背的不打顿呢。”

    墨武傲然道:“那当然,我们姑娘过目不忘!”

    邻居们听了,肃然起敬。

    他们低声议论,说李家哪怕生个女儿,也一样继承了父祖的好天分,将来必有造化,也不知谁有福气,能娶到集聪明、美貌、财富于一(身shen)的李家姑娘。

    李菡瑶的才名,自此传开。

    次(日ri)辰正,李卓远等人来到祠堂议事厅,吃惊地发现:李卓航竟然带着女儿李菡瑶!

    来不及细想李卓航的用意,就见李菡瑶迎上来,逐个叫“三太爷爷”“四太爷爷”“大伯父”“二堂叔”……声音软糯糯的甜,重点是:一个没叫错。

    这孩子资质像她爹!

    这是所有人的看法。

    众人分头坐下。

    李卓航坐在上首,因为今天议事内容是商务,而非族务;他又是家主,自然不用让那两位老太爷。

    李菡瑶坐在爹爹膝头。

    李卓航环视一圈众人,面上带着浅浅的笑,儒雅俊朗的容颜,温和的神(情qing),都让人觉得他是个极易相处的人,然而族人们却知道,这只是表象,他自有坚持。果然,下一刻他宣布:今(日ri)起,李菡瑶就是李家少东!

    李菡瑶本靠在爹爹(胸xiong)前,听到自己名字,腰背一(挺ting),坐直了,黑眸滴溜溜转,环视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