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5章 深夜女人叫
    那边,李卓然对众人道:“喜什么?等我考中秀才那天,各位再来恭喜,兄弟才敢接着。”

    李卓远笑道:“这迟早的事。”

    心里却想:“这辈子你都别想。”

    李卓然回到家,告诉老娘和媳妇去湖州的事,两人都喜出望外,李婆子直抹眼泪。这时,那得到消息的族人接二连三上门来恭贺奉承,并对李天华赞不绝口。

    李卓然见众人奉承他父子,十分熨帖和受用,笑道:“这孩子一点不像我,倒有几分他大伯父的聪明。”他是自谦,也是夸儿子,借李卓航来抬高儿子。

    一人附和道:“将来准跟他大伯父一样出息。”

    又一人道:“哎哟,瞧这模样都像他大伯父呢。”

    有两个仔细瞧了,说还真有几分像。

    这一说,大家都凑近了细看,都惊奇道:“真的像呢。”

    李卓然对这话丝毫不在意,坦然的很,因为李卓航大多在外,根本不认识他媳妇,他听了这话,只当众人故意暗示李天华跟李卓航有缘,因笑道:“我不要他了,送他大伯父做儿子去。还省得我((操cao)cao)心。”

    众人听了心照不宣地想:“这是真要过继了。”

    李卓然的媳妇也满脸欢喜,对于别人说儿子长得像李卓航感到与有荣焉,而不觉得尴尬。她道:“他大伯父才不要他呢,淘气死了,又能吃。”

    李卓然道:“小孩子不都馋。”

    众人说笑,李婆子没作声。

    当晚,李卓然夫妻高兴,再者李老太太停灵期间,他们都在大宅子那边帮忙,有好些(日ri)子没亲(热re)了,晚上打发儿子睡去后,夫妻两个便行起鱼水之欢。

    李家大宅内,李卓航和女儿坐在二进院的正屋二楼美人靠上仰望苍穹,四方天井映着深邃的天空,一弯下弦月,繁星点点。借着灯笼的橘黄光芒,对面横梁上木雕的松鹤延年图清晰可见,脚下正厅的横梁上也雕刻着繁复的人物故事。这所大宅的门窗、廊柱、挂落、栏杆等无不雕刻精美,建造得古朴中蕴含奢华,浓缩了李家的家世和底蕴。

    这地方是他的根。

    纵然父母不在了,根还在。他目光所及,每一处角落都藏着他成长的欢笑,印着他长大的足迹。

    看了一遍,他低头问女儿:“那天你说,村西头的大伯父要吃你,你就先吃了他。可是真的?”

    李菡瑶道:“是真的。”

    李卓航问:“你敢吃他?”

    李菡瑶吃吃笑着,扑到他怀里撒(娇jiao)不依,嫌他不该把话掰扯这么明白,她也就是那么一说嘛。

    李卓航两手插在她腋下,举起她,放在腿上坐稳坐正了,才凝视着她的眼睛,认真道:“人是不能吃的,但可以让他们为你所用,替你干活挣钱。”

    李菡瑶道:“他要不听话呢?”

    李卓航轻声且坚定道:“那就想办法让他听话。”

    李菡瑶道:“他要还不听呢?”

    李卓航道:“聪明人总有办法。只要能力足够,任何人皆可为你所用,且能发挥大用。可根据他们的特点,量才为用。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李菡瑶听得很专注。

    李卓航问:“可明白了?”

    李菡瑶道:“明白了。只要聪明,就能让他们听话。小麻点先不听话,后来我喂鸡蛋,(它)就听话了。”

    李卓航正色道:“不是。你切不可有这想法。有些人,你是无法让他对你俯首听命的。听话的人有听话的用法,不听话的有不听话的用法。这世上,有些人可以通过威((逼))、利(诱you)、震慑、折服等手段收为己用;但有些人,你必须尊重他,与他做朋友,万不可用这些手段。”

    李菡瑶似懂非懂,却记住了这话。

    李卓航又问:“你可知道,今天在祠堂,爹爹为何提拔你三堂叔,而不提拔你大伯父?”

    李菡瑶道:“不知道。”

    李卓航道:“因为你三堂叔为人实诚,能得客人信任。这是一。还有个重要缘故:他背后有你三婶坐镇。”

    李菡瑶问:“三婶很厉害?”

    她记得这个婶婶白氏。

    李卓航道:“对!你三婶很有经商天分,只因出(身shen)低微,又不识字,不敢张扬,故隐在你三叔(身shen)后。我暂时未提她,是怕众人不服,且让她再历练几年。

    “还有你卓望叔,毫无经商头脑,原以打猎为生,爹爹便请人教他习武,让他父子做李家护院。

    “李卓然虽然无用,他儿子李天华却是个可造之材,培养一番,将来比他爹出息。

    “可笑他们不会看人,总说李天明聪慧过人,其实那孩子资质一般,有的只是些小聪明。

    “我们用人,不可只看眼前,要时刻留心培养后续人手,否则等有经验的老人去了,后力不继……”

    李卓航循循善(诱you),教女儿驭人之道。

    江玉真忙完家务,走到天井内,仰面看他父女,微微一笑,回(身shen)吩咐郑妈妈几句。郑妈妈便进屋去了。少时,带了两个丫鬟,端了些瓜果随江氏往楼上来。

    正在这时,寂静的夜空忽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女人惨叫:“啊——”跟着“呜呜”仿佛被人捂住了嘴般,沉寂下去。

    李卓航父女均未防备,李卓航背上激起一层毛疙瘩,并清晰地感到怀中李菡瑶一哆嗦,急忙将她搂在怀里,拍着她后背道:“不怕。”一面朝下沉声道:“叫人出去看看。”

    郑妈妈忙道“我去”,返(身shen)下楼。

    江氏带着丫鬟走上来。

    李菡瑶目光越过爹爹肩头,看见她,忙叫:“娘。”

    江氏忙问:“刚才可吓着了?”

    李菡瑶道:“没……是吓了一跳。”

    她先想否认,后来又承认吓着了。

    江氏吩咐丫鬟将果盘摆在椅子另一边,再装两个果碟给他父女,自己挨着李卓航坐下,将李菡瑶抱过来,让李卓航吃瓜果,一面皱眉道:“这谁?叫的瘆人。”

    李卓航摇头,道:“等郑妈妈回来就清楚了。”听那声音不祥,他当然不会置若罔闻。

    一刻钟后,郑妈妈带着墨文进来。

    墨文就站在天井里,仰面向上回道:“我爹带人去问,是村西头李童生家。他先还不开门,缩着头不出来。左右隔壁都被那声音惊到了,都出来问,他老娘才开了门。说,她为着什么事骂了媳妇几句,媳妇顶了两句嘴,李童生就说媳妇不孝,那媳妇就撒泼鬼叫。”

    李卓航问:“李童生可出来了?”

    墨文道:“没有。”

    李卓航觉得蹊跷:白天李卓然还好好的,为着自己带他去湖州高兴,怎么晚上家里就吵起来?

    然这件事他也不便深究,若涉及人家夫妻(床chuang)帏间的**,岂不尴尬?他挥手令墨文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