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21章 我要重重地罚你!
    人们虽有不忍,然两位族老允许的,李卓航这个族长不说话,李卓远也不说话,他们怎好出头?

    甄氏也知道自己性命系在李卓航身上,便看向他。

    李卓航依然面无表情。

    甄氏没脸求他,便哀求江氏:“嫂子……”

    江玉真蹙眉,对甄氏,她是半点好感没有的。谁会对一个夜里叫自己夫君名字的女人有好感呢?但这样将甄氏浸猪笼,她又觉太过分了。

    她心里挣扎,要不要出面?

    出面救一个行房时叫自己夫君的女人,别人笑话她事小,恐怕真要怀疑这其中有隐秘了。

    最好由别人出面。

    这个人是谁好呢?

    她看向李婆子。

    李婆子脸白的厉害,嘴巴张了又张,却说不出一个字,搂着李天华的双臂不住颤抖。

    李天华见爹又要欺负娘,拼命挣扎,哭喊:“娘,娘!”

    李婆子终于开口求情:“儿子,饶了她吧!天华没有娘可怎么成。她,她又没失身……”

    李卓然不听,逼向甄氏。

    他儿子来历还没弄清楚呢。就算天华真是他儿子,甄氏也不洁了。没失身,是没机会;若有机会,他敢肯定这贱人定会投向李卓航怀抱。

    李天华见他爹要抓他娘,心中害怕极了,奋力挣脱了李婆子的手,跑向甄氏,“娘,娘!”

    李婆子忙也跑过去,道:“卓然,娘求你了!”

    李菡瑶仰脸问:“爹,浸猪笼是什么?”

    李卓航低头告诉她:“就是把人手脚都捆起来,装进笼子里,丢进水里。人的手脚都捆起来了,不能动,划不了水,浮不上来,喝一肚子水,就淹死了。”

    李菡瑶听了,立即松开他手,跑向甄氏和李天华,张开双臂拦在李卓然面前,大声道:“坏人!不许淹死婶婶!我是少东家,你做恶事,我要重重地罚你!”

    声落,小手指向李卓然。

    江玉真急叫:“瑶儿……”

    李卓航抬手阻止她,冲她摇头,眼中浮现笑意,蔓延至脸颊,慢慢扩大,自豪、骄傲!

    江玉真似乎明白了,忙住口。

    李氏族人都吃惊:这场面、这件事,哪里容得一个小女孩插嘴?但李菡瑶插手管了。

    现场那么多长辈,李天华却觉得:李菡瑶那纤细的背影像山一样巍峨,替他和娘遮挡住了暴风雨,令他无比的安心和依赖,他瘪嘴叫道:“姐姐!”

    从此,姐姐二字刻在他心底。

    李菡瑶再次插手,令李卓然很烦躁,色厉内荏道:“我处置我媳妇,干你何事?”他也知道跟这小女娃是说不通的,便看向李卓航,心想李卓航该不会让女儿趟这浑水,以免沾染嫌疑,更证实和甄氏有奸*情。

    李卓航却问:“瑶儿,你为什么说他是坏人?”

    李菡瑶道:“他不心疼天华弟弟,把弟弟丢水里淹死,还要淹死婶婶。婶婶痛弟弟。婶婶是好人。”

    李卓航笑道:“瑶儿说的好!”

    然后笑容一收,目光锐利地扫过人群,最后落在李卓然身上,严厉道:“你为了捕风捉影的猜测,先是要溺死儿子,现在又要将结发妻子沉猪笼,可谓灭绝人伦!就连五岁的小孩子也看不过眼,忍不住挺身而出。可见这世间还是有公道的。你枉读圣贤书,有何面目立于天地间?”

    李卓然再次受辱,愤怒道:“李卓航,你这是要插手了?你舍不得甄氏,要护着她?”

    李卓航出来后一直站在原地没动,这时迈步向前,走到他和甄氏之间,站在李菡瑶身边,高声道:“对,我今天就护着她了!我倒要看看,谁敢动甄氏!”

    李卓然哆嗦道:“你,你承认了?”

    他不知该欢喜还是该妒恨。

    李卓航喝道:“承认什么?我乃李氏一族的族长,家族大小事务我都管得;瑶儿是李家少东家,也有权处理此事。捉贼捉赃捉奸拿双,你若怀疑甄氏不贞,只管拿出证据来,或开祠堂审问,或去衙门告状。官府判她囚禁也好,流放也好,砍头也罢,都是按律处置,都是她罪有应得。然我断不能容你设私刑、草菅人命!不但甄氏,谁家媳妇也不能任他说杀就杀。你无知至此,真令人失望!”

    他一番话坦坦荡荡、掷地有声。

    在场女人们无不听得心情激荡。

    甄氏万没想到李卓航会出面,看着挡在前面的背影,她热泪盈眶,激动得不能自已

    李卓远心中极不自在。

    李卓航为什么出众?

    这不仅仅是他拥有的财势所能支撑的。譬如眼前,他就敢冒身败名裂的危险,不惧人言,替甄氏出头,靠的是族长的身份、律法的名义,正义凛然。

    这种担当,才是丈夫气概!

    而他的女儿,五岁就敢出头!

    李卓远也总想表现担当,一直秉持正派、威严的形象,只不知为何,和李卓航相比总差了点儿。这不是别人说的,而是他自己的感觉,在李卓航面前,他的担当就像根基不稳的房屋,一戳就会坍塌。

    他要维护这担当,不让它坍塌。

    他也开口了,委婉道:“家主,卓然不就是在按族规处置?刚才两位老太爷可都是点了头的。”

    这是同意将甄氏浸猪笼了。

    李卓航对江玉真使了个眼色。

    江玉真便走过来。

    李卓航低头对李菡瑶道:“你先跟王妈妈进去。”

    李菡瑶道:“是,爹爹。”

    她听话地跟着江玉真走了。

    走前安慰李天华道:“你别怕。有我爹爹在,他们不敢淹死婶婶。”她心里想叫李天华去自己家里躲躲的,隐约又觉得不太妥,毕竟李天华跟她不是一家子。她若叫了,恐怕李天华的爹不会答应,又要闹了。

    李天华勉强道:“我不怕。”

    他眼巴巴地看着李菡瑶,私心里很不想她离开,可是他不敢没脸没皮地求姐姐不要走。

    江玉真将女儿交给王妈妈,带了进去。江玉真自己却没走,这种情形下,她当然要跟李卓航并肩。

    李卓航这才问李卓远:“甄氏不守妇道,证据呢?”

    李卓远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还嫌不够尴尬吗?一定要把甄氏对他的不可告人想法当众挖出来?

    李卓然觉得,今天若不将甄氏弄死了,他在月庄也待不下去了。既然李卓航都不要脸了,他还要这脸皮做什么?他望着李卓航呵呵笑,笑声瘆人,道:“你要证据?证据就是她在我的身下叫你的名字。这不是无耻淫*荡?”

    又逼问:“你要如何处置她?”

    他揭下最后一层遮羞布。

    甄氏仿佛被抽光了血,面色惨白,霍然抬头,眼中迸出愤怒不屈的光芒,死死盯着李卓然。

    人群鸦雀无声,都看着李卓航。

    李卓航嘴角微不可察地颤动两下,暗暗吸了一口气,对众人道:“甄氏言行无状,有失体统,却并无与人私通事实。罚甄氏禁足,在祠堂跪三天,反省自身!”

    只是失了体统?

    李卓远等人都愕然无语。

    这等事,之前没有先例。

    他们不服,也反驳不了。

    除非将甄氏捉*奸在床。

    李卓然不住点头道:“好,好!你还真是护着她!”

    甄氏如被扒光了衣服般暴露在众人面前,自己被人指点议论不算,且害得李卓航无端端跟着她一起受辱,而李卓航在这种情形下,也没为了自保而对她落井下石。她心中又酸又涨,被一股勇气鼓动着,要豁出去。

    忽然她奋力冲上前,对着月湖四周的人大声道:“他污蔑我!不是他说的样子!”又转身,对着李卓航和两位老太爷跪下,举手朝天、神情凛然发毒誓:“若我对家主有龌龊心思,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李卓航一凛,急问:“怎么回事?”

    之前甄氏一直没辩解,他以为李卓然说的是实话,再者,这件事他还真不好亲口问甄氏详情。

    现在看来,竟另有隐情?

    周围人也都嗡嗡低声议论。

    李卓然见甄氏竟敢反咬他,怒骂不止。

    李婆子跑过来拉儿子、喊儿媳孙子,实在是受不了当着全庄人的面把他夫妻间的事这么抖露。然而,李卓航和族老们都不容他们走。这事从李卓然在大宅门口闹开后,就再无转圜了,势必要当众说清楚。

    李卓航一声断喝,现场安静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