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33章 智擒江如波
    睡了一夜,李菡瑶神清气爽。

    天公也作美,竟飘起了雪。

    她最喜欢下雪天,然在家里却从未尽兴玩雪,因为没有人陪她。本可以让丫鬟陪,但丫鬟担心她吹了风受了寒担责任,反在耳边苦劝,不让她出去。

    眼下在外祖家,可完了这心愿。

    江家乃是海商,跑的是海上丝绸之路,风里来浪里去,自不会对家族子弟娇生惯养。然姑娘们还是要守规矩的;再者,李菡瑶是李家的独苗,金贵的很,江老太太生怕她冻着了,不许她们出去,说:“外面雪大,仔细受了风寒,就在屋里待着,跟你哥哥一块看书、写字。”

    在屋里看书、写字?

    李菡瑶心生不妙。

    她努力了许久,依旧未开窍,写的字实在难以见人,表兄妹们若见了她写的字,会是什么神情?

    她摇着江老太太手臂恳求道:“不冷,不冷!下雪不冷化雪才冷。外祖母,我想到外面去玩。”

    最终,江老太太拗不过她,又问了王妈妈她在家的起居生活情况,勉强答应了。又吩咐给她们穿好衣裳:罩斗篷、戴风帽、围大毛围脖、蹬羊皮靴……全副武装。

    李菡瑶冲进缤纷热烈的雪花世界,仰脸看着铺天盖地落下来的雪片,伸出小手去迎接它们,感受着雪花落在掌心、又很快融化的奇妙,大声笑着。

    江如澄觉得,小表妹这一刻笑得格外灿烂,脸颊比春日清晨盛开的鲜花还要明媚,黑眸如星子,一颗心莫名被触动,跑了几步,回头叫:“瑶妹妹——”

    李菡瑶大声回应:“澄哥哥!”

    便朝他追了过去。

    江如澄牵起她手,两人跑着穿过月洞门。

    李菡瑶又回头喊:“如蓝姐姐!如蕙姐姐!”

    江如蓝和江如蕙就都笑着追来了。

    他们跑到花园,举目望去,雪花覆盖了房屋、树木、山石等一切事物,天地呈现一片银白,只余下一方黛青色的湖面,而他们这群穿着大红、紫红斗篷的孩子,成了白雪世界最耀眼的妆饰,鲜艳、热烈!

    李菡瑶跟他们在雪中追逐。也没什么玩的,就是跑着、笑着。风帽也不戴了,甩在脑后,露出小小两个丫髻,一边插着一支小小玉簪:红玉雕的梅花、绿玉雕的花萼,映着漆黑柔顺的秀发,清冽鲜艳。一张瓜子小脸,因奔跑而双颊绯红;浓密的睫毛张开,眼眸黑亮;琼鼻樱唇,天真烂漫。

    那江如波今年八岁,正是人嫌狗厌的年纪,坐着头痒、站着脚痒、跑着也皮痒,非得作出点事来才痛快。

    他见李菡瑶像蝴蝶似得在雪中飞舞,莫名心痒痒的难受,总想撩拨她。眼见李菡瑶飞过来,若是江如澄,必定会张开双手接住妹妹,防止她跌倒;他倒好,鬼使神差地把右脚一伸,脑海里浮现李菡瑶跌得像乌龟似得四肢着地的情形,期待又兴奋地怪笑。

    李菡瑶脚下被绊,身子失衡,一头栽倒在雪地上。还真像个大乌龟——红色的大乌龟,红斗篷就是龟壳,两只前爪压在下面,后面紫红羊皮小脚乱蹬。

    江如波看得有趣,哈哈大笑。

    江如澄转脸看见,震惊不已,跟着急忙跑过来,喊“瑶妹妹,你怎么样?”一面蹲下来扶她。

    王妈妈等丫鬟婆子呼啦啦全跑来了。

    江如蓝也跑过来,一面嚷:“是二哥哥使坏,我看见的!”

    江如波顽劣心理满足后,发现后果不妙,不由缩了缩脖子,强笑道:“我……我就想试试她。谁知她一点不谨慎。”

    江如蓝气得小脸通红,“你还有理了?”

    江如澄已经将李菡瑶扶起来了,大家忙看她,问可伤着了。就见她沾一脸白雪,眉眼都看不清了,睫毛眨了眨,扑簌簌往下掉雪粉,露出中间黑漆漆两枚星子。

    江如波绷不住,再次嗤笑。

    那星子倏忽转向他,不动了。

    江如波刚要说话,忽然瞪大眼睛:只见江如澄用帕子将李菡瑶脸上的雪掸干净了,露出真容,小琼鼻的顶端一点殷红迅速增大,就像梅花急速盛开一样;然后,下方的花瓣疑似被风吹落,顺着人中掉下来,拖了一条长长的红线,又在红唇上方受阻,向两边嘴角泄去。

    不得了,破相了!

    江如波吓得没了主意。

    他仿佛看见小表妹顶着鼻尖一块疤,被所有人耻笑,从众星捧月的李家独女,变成无人问津的丑女,终身嫁不出去,“啊——”鬼叫一声转身就跑。

    “捉住他!”

    李菡瑶大叫,拔脚就追。

    江如澄等人都呆滞——

    不是该哭鼻子的吗?

    为何这么生猛捉人?

    来不及想了,江如澄也旋风般追了上去,江如蓝叉着小腰指挥丫鬟婆子们,“都给我追!抓住他重重有赏!”那个气势,威风凛凛、娇气腾腾。

    顿时,一大群人在雪中奔跑。

    李菡瑶和江如澄追在最前面,李菡瑶跑得嗓子冒烟,气喘吁吁,玉簪倾斜,发丝散乱,煞白一张小脸,嘴唇有些泛紫,也没能撵上江如波。

    要她放弃,那不可能!

    江如澄撵弟弟是其次,撵李菡瑶劝她上药才是正事。然他追上了李菡瑶,扶着她还没开口呢,李菡瑶便指着前面的江如波两眼喷火道:“澄……哥哥,抓住他!”

    她鼻尖磕破的伤口渗出更多的血,又因为奔跑震动,血从鼻尖流下来,顺着人中流到嘴边,红艳艳的很可怖。

    江如澄又心疼又生气,也知道不抓住弟弟,恐怕表妹不会罢休,于是道:“我来捉他!妹妹先跟妈妈去上药。”

    说完,发力朝江如波赶去。

    李菡瑶一心要抓住江如波,其他事一概不上心。

    上什么药,往哪上药?

    她都不知自己鼻尖磕破了。

    她目光一扫,见江如波和江如澄绕着假山打转,当机立断,绕到假山另一边,迎在江如波前面堵截他。

    假山这边有个洞口,洞口右边生着一丛绿竹,那细竹枝都被积雪压弯了腰,挡在洞口。

    李菡瑶心生一计,扯过一根竹枝,闪避到洞口左边一块大石后,将竹枝拉紧、压低,然后静静等待。若江如波从洞里出来,她只需一提竹枝,就能将他绊倒;若他没钻洞,而是绕着假山跑的,她就将竹枝猛然放手,弹他一脸雪,让他措手不及,然后她就能抓住他了。

    江如波从洞里出来了。

    他先猫腰探头看洞外两边,见没人,十分心喜,撒腿就跑。然他只顾上面,就没顾脚下,李菡瑶一提竹枝,他当即绊倒,栽了个狗啃泥,“哎哟”叫唤。

    李菡瑶纵身扑上去,骑在他身上。

    “看你往哪跑!”

    她一把揪住江如波的耳朵。

    江如澄满腔怒火,要抓住江如波暴打一顿。这孩子太可恶了!瑶妹妹是客人,年纪又小,又乖巧听话,并未惹他,好好的绊她一跤做什么?竟磕破了鼻子!

    他只落后弟弟一步,若不是假山里面曲折,无法奔跑,早追上江如波了。结果,才出假山洞,便眼睁睁看着李菡瑶智擒江如波——果然表妹妖孽不改。

    他犹豫,要不要上去落井下石?

    算了,还是别去了。

    不是他心疼弟弟,而是想着:让瑶妹妹亲自出手教训江如波更好,才能让妹妹解气。至于他,回头暗中使个法子教训这小子,非让这小子终身难忘。

    接着江如蓝也撵来了,见李菡瑶骑在江如波身上扭他耳朵,兴奋不已,也扑上去,抡起白白的小馒头拳,往江如波后背上一顿砸,砸着砸着砸出了韵律,心里踩着听戏时锣鼓的节奏“铿锵铿锵铿铿锵”,时缓时疾。

    江如波被砸得嗷嗷直叫。

    小女孩的拳头,能有多疼?

    主要是丢人哪!

    江二少爷觉得自己没法活了。

    江如澄鄙夷道:“你还有脸叫?妹妹摔了都没哭。”一面去抱李菡瑶起身,劝道:“妹妹,带他去老太太那,让老太太教训他。你也要回屋去上药。”

    这会子工夫,江如蕙和丫鬟婆子们都赶来了,都看见小姐俩教训江如波的这一幕,然没有人同情江如波。

    王妈妈绝望尖叫“姑娘——”

    其他人也都恐惧地看着李菡瑶。

    李菡瑶嘴角、下巴上全是血!

    江如澄正要拿帕子帮李菡瑶擦血迹,见众人这神情,眼珠一转,又将帕子塞回袖内,不擦了。

    留着这血给老太太瞧吧。

    ********

    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