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郡主难惹〕〔重生之神医军嫂〕〔军妻太迷人:八零〕〔重回八零当军嫂〕〔名门眷宠:娇妻养〕〔如影谁行〕〔天行缘记〕〔史上最强赘婿〕〔薄少盛宠:娇妻别〕〔贤妻威武〕〔凶兽横行〕〔王牌锋卫〕〔极品阎罗系统〕〔独家盛宠:总裁的〕〔小世界其乐无穷〕〔我的鬼恋〕〔青天骄云〕〔寻龙魔妃〕〔盛世娇宠:公子宠〕〔佛系御灵师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36章 学会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晚上,他们去松鹤堂吃饭。

    江老太太搂着李菡瑶问:“可有趣?”

    李菡瑶欢喜道:“有趣!”

    江老太太一笑打住,不再往下问了。她只要李菡瑶觉得有趣就行,而不管她学的怎样。江大太太已经悄悄告诉她:李菡瑶的字、画均不成样子,是不会学到东西的。这正合了她们的心意,本来就是哄孩子嘛。

    晚上回到兰苑,李菡瑶从袖中抽出自己白天作的图稿,仔细看了一遍,才小心放进梳妆盒的最底层,锁上。

    王妈妈眼看姑娘和江如澄在藏书阁一待就是一天,而她却不能在身边伺候——她不能进藏书阁——着急死了。再这样下去,表少爷要把姑娘给哄去了。她要劝说李菡瑶,无奈李菡瑶跟江家兄妹同进同出,晚上又跟江如蓝同住,身边总有许多人,她不得机会说。她便瞅着伺候李菡瑶小解的空子,悄声劝她:“姑娘,别学那个了。”

    李菡瑶诧异道:“怎么不能学?”

    王妈妈道:“造船有什么好学的?”

    李菡瑶道:“造船怎么没好学的?”

    王妈妈急道:“姑娘!”

    李菡瑶人虽小却有主见,是不会听她的,第二天依然去了藏书阁。去之前,顺便检查了江如波抄的四书,查出几个错字,于是,江如波的刑期延长了,哀嚎连天。

    随着江如澄讲解深入,船的构造也复杂起来。

    李菡瑶画的图越发难辨了,就像被小猫玩弄的毛线团,线条纠缠在一起,加上那些蚯蚓字,一塌糊涂!倒是江如蓝画的有模有样,每一步分解和注释都清晰明了。

    江如澄放弃了纠正表妹。

    也无法纠正。

    他想:何必认真,只要瑶妹妹高兴,管她画的什么。

    他便按序讲解,明是教妹妹,其实是在温故所学。

    令他欣慰的是:李菡瑶虽然年幼,却并不懵懂无知,每当他讲到关键处,她总能提出些问题,要他详述。有她回应,就好比在与人对弈,而不是自己一个人摆棋谱,令他的授课变得趣味起来,双方都很满意。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

    李菡瑶鼻尖上的伤七天后退掉硬夹,江大太太便每天用珍珠磨粉和**替她敷面,半个月后疤痕渐淡;一个月后,那疤痕便只剩下一点点淡淡的红痕。

    江老太太婆媳都松了口气。

    江如波的惩罚还没结束。

    李菡瑶还在跟江如澄学造船。

    后面越来越难,都是江如澄最近才在船厂学习的内容,江如蓝根本听不明白,只好放弃。

    她问李菡瑶:“妹妹听得懂?”

    李菡瑶道:“听得懂。”

    她鼻尖的疤痕逐渐痊愈,江如澄也有了玩笑的心情,因拿着她画的图纸,问道:“瑶妹妹,你画的东西,自己能看明白吗?”反正他是看不明白的。

    李菡瑶道:“看得明白呀。”

    她有些生气了,她的字是丑,可再丑,自己写的自己怎会不认得?那还写干什么?

    江如澄笑道:“那你说说,这都画的什么?”

    李菡瑶便详细地讲解这船的构造:“这个是防沙平底船。就是船底是平的。平底能坐滩,不怕搁浅了……张十二帆,能调戗使斗风,就是斜着走,顺风逆风都能航行……龙骨要弱些,共有八个水密隔舱,能帮助加固船体,就算一个舱两个舱漏水了,整个船也不会沉……”

    江如澄越听越吃惊,不知道她到底是根据这张一团糟的图纸解读的呢,还是凭借强悍的记忆复述他之前的讲解。他的心“突突”地跳。果真如此的话,瑶妹妹岂不是记住了他所说的全部内容?这太不可思议了!

    更重要的是,他泄密了!

    正没个主意间,从外面进来几个人,乃是江老太爷、江玉行和李卓航,江家父子都一脸震惊地看着李菡瑶。

    江如澄心一跳,忙抢上前躬身道:“见过祖父、父亲。姑父。”心里惴惴,觉得他们一定都听见了。

    “爹爹回来了!”

    李菡瑶欣喜地喊道,忙将那张图样一合,交于右手拿着——她舍不得放手,这可是她辛辛苦苦花了三天工夫才画出来的——张开双臂,扑向爹爹。

    李卓航冲江家兄妹点点头,牵起李菡瑶,顺手接过她手上的图样,举起来看了一眼,轻笑道:“这画的什么!”

    李菡瑶忙道:“爹爹,这是……”

    李卓航不等她说,已经将图递给江老太爷,道:“岳父瞧瞧可能看明白,反正小婿是看不懂的。”

    李菡瑶便将话憋了回去,懊恼地看着外祖父,已料到他会作何反应。什么时候她的字能见人呢?

    江老太爷接过那张图,只瞅了一眼,便露出诧异的神情——这画的什么东西?岂止一个“乱”字能形容,简直乱七八糟!字也无法辨认,与他们刚才在外面听李菡瑶说的话后,想象的结果出入太大。

    江玉行忙让李卓航坐。

    李卓航没动,只看着岳父。

    江老太爷见女婿看自己,忙笑道:“方舟先坐。”说着自己先走向罗汉床,在方几右边坐下。

    李卓航便在方几左边坐了。

    李菡瑶被他搂在怀里。

    江玉行另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江如澄兄妹站在他身边,都望着江老太爷。

    江老太爷将李菡瑶的图样放在矮几上,沉吟一会,才对李卓航道:“这画虽然拙劣,但瑶儿刚才说的你都听见了,她其实对船的构造和建造技法了如指掌。”

    李菡瑶嘴角一弯,总算外祖父没有全部否定她,她还是学了些东西的,就是字和图有些难见人。

    然而,李卓航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露出自豪的、爱怜的神情,失笑道:“岳父说笑了。岳父不会认为:就凭瑶儿这张鬼都认不出来的图样,就能造出船来吧?”

    鬼都认不出来?

    李菡瑶怔住了——

    父亲从未这样贬过她!

    她收敛了笑,有些委屈地看着父亲,然李卓航神情淡淡的,丝毫没哄她的意思,手却轻柔地抚着她的背,传达令她安心的抚慰。她本能觉得父亲的话和举动都不寻常,黑眸溜溜一转,看向大舅舅,又看向外祖父。

    江老太爷不置可否地笑,并不答。

    江玉行捕捉到父亲一闪而逝的目光,忙对李卓航赔笑道:“不是说瑶儿能造船,但她掌握的这些,若告诉内行人,或者她将来算学贯通,便可造船。”

    ********

    今天下午三点有加更呢,朋友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