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40章 立誓守身如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事从年初说起。

    王壑的表弟、玄武王世子张谨言,拜在舅舅王亨门下,同王壑一块读书、学机关术数,整整五年。去年底,玄武王张伯远派人进京,接世子去西北玄武关。

    张谨言去边疆了,王壑也待不住了。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王亨和梁心铭商议后,决定安排儿子外出游历,而非立即参加科举。

    梁心铭命儿子轻装上路。

    再轻装上路,也要做些准备。大姐朝云就为弟弟准备了许多瓶瓶罐罐,全是各种药物。

    梁心铭也有许多话要叮嘱儿子。

    这日,她特地早早落衙,结果却找不到王壑,问管家,说是出去了还没回来呢。

    梁心铭不由气闷:真是儿大不由娘!这眼看着就要离家了,按理该舍不得亲人才对,怎么不见人影呢?

    梁大人便在外书房等候。

    一等不回,二等也不回。

    梁大人手持一卷书,一页一页、面无表情地翻看着,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生气了。

    直到晚饭时分,王壑才跟父亲王亨一道回来。

    一安忙回道:“大人在外书房等呢。”

    他父子脚下一拐,去了外书房。

    梁心铭抬眼,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男子走进来。走在前面的乌纱紫袍官员是当朝左相、她的夫君王亨。后面跟着一个戴银冠的垂发少年,身着天青色锦袍,就像一竿刚褪去笋皮的青竹,长身玉立;剑眉星目像极了他父亲,目光却不像父亲锐利,而是像梁心铭一样平静,细看深邃无底,那一管直鼻和唇红齿白也像梁心铭。父子两个脸上都带着笑。

    王壑先道:“母亲回来了。”

    一面上前行礼问安。

    王亨笑道:“你今儿回来的倒早。我被绊住了。——皇上受了风寒,大小事堆了一堆,我同崔相就忙了。”

    一面说,一面在椅内坐了。

    梁心铭转脸问王壑:“你呢?”

    王壑道:“儿子看了一场热闹。”

    王亨闻言也看向他,等他说热闹。

    王壑便道:“两个纨绔为了争抢一青楼女子,大闹娴女馆,闹到京都府衙去了。简知府升堂公审。”

    他没有隐瞒,而是实话实说。

    京城权贵生活越发奢靡,花街柳巷的买卖也日益昌盛,而他知道母亲最厌恶官员狎妓,早年曾下大力气整饬过几次。最近几年,父亲和母亲因政敌虎视眈眈,在朝中越发谨慎行事,母亲便轻易不大出手;后又上书皇帝,主动辞去宰辅之职,去了国子监教书育人。靖康帝却不肯放任她清闲,保留了她太子太师官衔,逢双日进宫教导太子。

    作为名门世家子,王壑绝不是乖巧听话的孩子,别的权贵子弟飞鹰走狗、寻花问柳的时候,他也对花街柳巷产生好奇,曾和表弟张谨言偷偷造访青楼。

    他倒不是去狎妓,他只是好奇青楼女子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竟引得男人们趋之如骛?很多权贵家中妻妾成群,连丫鬟都很美貌,他们却依然乐此不疲。再者,青楼赌坊被母亲大人盯住不放,最喜跟母亲斗智的他当然要瞧瞧去。

    令他意外的是,知道他去了青楼,母亲并未重罚他,问明他并未跟风尘女子胡闹,只罚他加重课业了事。

    王壑暗自思量:难道母亲不希望他在京城权贵子弟中一枝独秀,怕他“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要他和光同尘吗?更不希望他成为读死书、不谙世事的书生。

    这话,却不好当面问母亲。

    若去问,必定讨不了好。

    结果,京城权贵圈子都笑传:梁大人最厌恶人狎妓,她儿子不一样逛青楼?连儿子也管不住呢!

    于是,人人都道梁大人养了个纨绔。

    只有少数几个人看得清楚:王壑混迹于纨绔之中,却很少闯出祸事,让父母出面为他善后;或者说,即便有事他也能自己解决,压根不需要父母出面。

    再说眼前,王亨听了儿子的话,对梁心铭道:“如今文人都是这个风气。朝堂上,哪个官员没喝过花酒!”

    梁心铭问:“你羡慕吗?”

    王亨笑道:“不羡慕。为夫有你就够了。”

    他就是想引妻子表白自己。

    梁心铭幽幽道:“女人最悲惨的人生,莫过于‘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片朱唇万人尝’。男人们乐此不彼,自以为风流潇洒。殊不知在我眼里,却是他们被青楼女子给睡了……啧啧啧,真不知他们得意什么!”

    被青楼女子给睡了?

    王亨猛咳嗽起来,“夫人……高见!”

    王壑更是死死闭住嘴。

    梁心铭却转向他,认真道:“儿子,出门在外,为娘便管不着你了。有一句话要你记住。”

    王壑警惕道:“母亲请讲。”

    梁心铭道:“男人也有贞洁。记住你是梁心铭的儿子,若被随便什么女人给糟蹋了,为娘会颜面扫地!”

    王壑面皮抖三抖,忍无可忍,最终居然忍下来了,对母亲展开笑脸,保证道:“请母亲大人放心,儿子定当守身如玉,绝不让狂蜂浪蝶给玷辱了去。”

    梁心铭点头道:“在这男权至上的社会,敢抛头露面出来的女人都不简单,哪怕她是个卖菜的小贩。你母亲我的经历就是典范。所以——”说到这她轻轻地唱道——“外面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小心!”

    王亨“咳咳咳”大咳起来。

    王壑肃然道:“儿子记下了!”

    这点,他和母亲英雄所见略同。

    他过去十三年的人生经历告诉他:女人,绝对是老虎!他已经从他母亲和姐姐身上体验到了。

    梁心铭看着儿子,心情复杂,有欣慰有酸楚,还有一丝丝不舍——只有一丝丝,多一点就没了。

    养大这个儿子,她可谓殚精竭虑,如今越大越难管教,也不知如何管教。京城许多有女儿的权贵人家,都向她表露出结亲的意思;每次王家举办宴会,哪怕是个简单的生日呢,都是贵女云集。她挑来挑去,竟没挑出一个能与儿子相配的。是“相配”,不是“不配”!梁大人没有看不起人家女儿,相反她很忧心,唯恐选择不当,害了人家女儿。

    儿子外出游历,亲事便可推几年。

    这一走,多少闺中少女要惆怅了!

    梁心铭嘴上叮嘱儿子别在外招惹女人,其实她心底是希望儿子能带个媳妇回来,这样就省了她操心了。知子莫如母,她并不怕儿子被什么女人迷惑。凭儿子那性情和手段,能入了他的眼、并被他接纳的女子,定然不俗。

    闲言少述,当晚,王壑拜别了祖父祖母。次日清晨,挽着个包裹,和老仆离开京城,除了祖父母、父亲母亲和大姐,其他人一概没惊动。既是出门游历,便要有游历的样子,若呼奴唤婢,便不是游历的本意了。

    他长到十三岁,这是第一次离开京城。出城后,眼前天高地阔、前方山长水远,对前程充满期待。京畿附近他都熟悉的很,无需停留,于是放马疾奔,朝江南去了。

    一路晓行夜宿,无甚可说。

    转眼七天过去,进入荆州地界。

    这日傍晚,他们来到一城镇,准备投宿。

    老仆平静地告诉王壑:“没有盘缠了。”

    王壑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老仆道:“没有银子了。”

    王壑问:“银子呢?”

    ********

    今天依然是两更,恭请朋友们入坑!(*^_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