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48章 再见小姐姐
    一秒记住,小说!

    叶屠夫简短和王壑二人道别,谢了救命之恩,说今后有机会定要报答,然后背着小丫赶上前去。

    王壑在街角看着他们。

    就见叶屠夫跟胡清风嘀咕几句,胡清风忙跳下破牛车,让他父女上了车,再若无其事地挥着牛鞭,继续往前走。

    官府的人尚未赶到北门,守城的官兵还不知出了事,所以对进出城的行人检查只是例行公事。

    王壑看着他们顺利出城,一颗心落下,转头对老仆道:“走!小爷要将这狗官扒皮抽筋!”

    老仆阻道:“少爷不可!”

    王壑道:“如何不可?”

    老仆道:“少爷是出来历练的。狗官可恶,少爷想惩治也无不可,却不能惹出人命官司。若留下首尾,再暴露身份,会给两位大人惹来麻烦。——朝中不知多少政敌虎视眈眈,等着揪两位大人的把柄呢。”

    王壑道:“爷有你说的那么蠢吗?”

    老仆:“……”

    他真是瞎操心,忘了这是个小魔王。

    王壑果断道:“先引开追兵。”

    他便和老仆故意在街面上现身,引得官府差役和捕快一窝蜂追来;各城门口也都接到通缉文书并他们的画像,对过往行人严加盘查,一时间,两人脱身不得。

    老仆低声道:“姑娘先藏起来,待我引开他们。”

    只要王壑藏好了,以他的身手,再多捕快和差役搜捕,也休想拿到他,如此才能引开追兵。

    王壑觉得有理,当即答应。

    只是城里风声鹤唳,躲哪呢?

    老仆扯着他来到一家宅子后院墙下,翻身跃入,一面低声道:“这家太平绸缎庄,我昨天留意过。少爷就躲在这里,我去引开追兵。”说完撒手就要走。

    王壑一把扯住他,道:“妈妈去哪儿?”

    老仆道:“引开追兵。”

    王壑笑道:“你老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我告诉妈妈一个好去处:你找人打听丰盛粮行东家住哪里,你就去他家住下,或者回去刘知府家安置。”

    老仆有些愣神——

    这不是自投罗网?

    王壑“真诚”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人家如此‘盛情’对待本姑娘,本姑娘不得回礼?不过,妈妈要记住了:咱们不是一般人家,这送礼有讲究的,可别惹来御史弹劾才好。要送些特别的、适合他们的……”

    老仆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打了个寒噤,在心里对谭东家等人道:“惹谁不好,惹这个小煞星!王大人和梁大人拿这个儿子都头疼,你们上赶着找霉运。”

    当下两人道别,分头去了。

    王壑站在院墙角落,打量四周一番,心想:偏僻旮旯里容易藏人,但也容易被人搜查,倒不如躲在众人眼皮底下,那才出人意料,没准就混过去了呢。

    想罢,遮遮掩掩地往前院跑去。

    他瞄见厅堂无人,右面屋里却有人说话,他胆大包天,一闪身窜进去,溜进左边屋里。

    他站在当中张望:躲哪好呢?

    藏在床底下?

    忽听外面有轻捷的脚步声过来,他急忙闪到床后,蹲在马桶边,屏息凝神。听那人进来后,将房门关了,径直走向床尾,掀开帘子往床后走来。

    王壑心一惊,难道这人发现自己了?

    不该呀!

    若真发现了,该叫人来拿他。

    他蓄势待发,等那人一进来,便迅速出手,一手扣住她脖颈,一手捂住她的嘴,“别叫,不然杀了你!”

    李菡瑶进房来是小解的,谁料裤子解一半,就被人给捉住了,且捂住她的嘴,大惊失色,抬眼一看,不由怔住。

    王壑也怔住了,“小兄弟?!”

    看看人家裤子快掉了,忙松手。

    李菡瑶获得自由,忙去提裤子,一面打量王壑,压低声音问道:“姐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王壑心想,你先把裤子系好吧,如厕时突然被一姑娘给拿住,纵然人还小,怎不脸红呢?

    殊不知李菡瑶是个女孩,在自己家的私密之地看见王壑这个“小姐姐”,首先感到的不是害羞——都是姑娘家,有什么好脸红的——而是震惊,不知王壑怎么闯进来的,又为什么闯进来,她当然要追问真相。

    王壑低声道:“唉,别提了。”

    李菡瑶催道:“说嘛,姐姐。”

    王壑愤愤道:“昨天我卖桃子,那家掌柜的说今天还要一百斤,叫我们一早送去府衙。谁知这狗东西目无王法,将本姑娘骗进府衙,送给知府大人的公子……”

    他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李菡瑶听得目瞪口呆。

    等他一说完,便道:“我就说,姐姐长得好看,一定要当心。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一副未卜先知的神情。

    王壑羞恼,道:“都是你不说好话!你见我落难了,你幸灾乐祸是不是?外面一堆人要抓我呢。你要是把我交出去,说不定还能得知府大人奖赏。”

    李菡瑶忙道:“我是那样人吗?姐姐放心,你就躲我这,我帮你掩护,定不让他们搜到你。”

    王壑这才笑了,道:“谢小兄弟。”

    他觉得这孩子很不错。

    李菡瑶两眼四处乱转,嘴里道:“躲哪呢?躲床底下?不好,一弯腰就瞧见了。躲箱子里……”

    王壑拉住她,低声道:“别费心了。你先出去帮我探探风声,看官府的人来了没有。我自己找地方。”

    李菡瑶醒悟道:“姐姐说的是。”

    转身就掀帘子出去了。

    才出去,复又退回来,睁着黑亮的杏眼对王壑笑道:“姐姐,小弟……这个……想方便一下,劳烦姐姐暂避。不然,坏了姐姐的闺誉,小弟就罪过了。”

    王壑见她一脸顽皮,竟调戏自己,伸手揪住她的小羊角一扯,道:“什么闺誉!你才多大?”

    李菡瑶悄声笑道:“再小也是男儿。”

    王壑心里想:姐姐也是个男儿。

    他还是掀帘子出去了。

    不出去,蹲里面闻臭吗?

    李菡瑶待他出去后,忙忙地解了裤子坐在便桶上方便,一面想刚才的事,真是惊险又好笑。想:到底小姐姐是个姑娘家,自己虽是假扮的男童,然而姐姐并不知道,待会说话行事可要留心些,别让人家难堪。

    一时事毕,收拾妥当才出来。

    王壑见她小脸红红的,以为她当着一姑娘面方便不自在呢,忍不住好笑。也想:人小鬼大!你若知我也是个男儿,不知什么神情。这番害羞也白害羞了。

    李菡瑶叮嘱他躲好,便出去了。

    王壑看着她背影,对自己莫名疑惑:怎就这么相信这孩子呢?就不担心对方会泄露自己行踪?

    嗯,小孩子不如大人险恶。

    街上,已经闹得沸沸扬扬。

    府衙和县衙的所有捕快、差役们全被拉了出来,挨家挨户地搜查凶犯,很快到了太平绸缎庄。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