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个世界睡一遍〕〔杀毒猎人〕〔我要大宝箱〕〔何处可栖凰〕〔红包游戏群〕〔残存者游戏〕〔嫡色生香:侯爷,〕〔异界召唤之神豪无〕〔超神级加速系统〕〔重生军嫂逆袭记〕〔自在的美利坚田园〕〔头号婚宠:军少别〕〔神脉〕〔王者荣耀:陆神有〕〔为死者代言〕〔青瑶仙歌〕〔风雨大宋〕〔总裁大人,我不约〕〔西游记之我是唐僧〕〔上门萌爸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49章 赶紧跑啊姐姐
    在这片搜查的是县衙的潘县丞。

    李卓航听了阎掌柜回禀,忙问道:“这姓潘的可就是咱们交好的那个潘岳?”

    阎掌柜道:“正是他。”

    李卓航认得潘岳,是因为青华县前任县令鄢计。他和鄢计是至交好友,在鄢计入仕以前就相交了。

    鄢计任青华县令期间,李卓航常来青华府,一为巡查商铺买卖,二是拜望好友。后来鄢计赴镇江府就职,李卓航就来的少了。刘知府的为人品性,李卓航也有所耳闻,不愿与他打交道,一应官面上的应酬,都命阎掌柜找潘岳。

    潘岳二十来岁,其父祖都曾在衙门当差:祖父原是县衙牢头,父亲曾在县衙做捕头。因此,潘家在青华府人面广。潘岳为人讲义气,交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手眼通天,鄢计离任时,托了他照应李家买卖。

    当下,李卓航亲迎了出来,一面与潘岳寒暄,一面令阎掌柜:“大热的天,先开几个西瓜,给官爷们解解渴;再备些银耳绿豆汤,等官爷们查完了喝。”

    阎掌柜忙答应,即刻吩咐下去。

    李卓航趁机请潘岳进去说话。

    他要弄清楚:刘知府唱的什么戏!

    皇帝薨了,朝堂和官场定会产生变化,这变化对繁华富庶的江南尤其重要,他不能不防。

    堂上,两人坐下。

    李菡瑶进来奉茶奉瓜果,放下瓜果,她便不走了,站在李卓航身边,要探听消息。

    潘岳虽在衙门办公,对李卓航却是另眼相待。一来,阎掌柜这些年着实送了他不少东西,把他当个人供着;要知道,李家连新任刘知府都不大趋奉呢。二来,他常听鄢计说,李卓航满腹经纶,是个人物,不似一般的奸猾商贾;再者李家有钱,官面上人脉也很广,他很愿意交结。

    当下,他抱拳笑道:“搅扰李老爷。”

    李卓航微笑道:“魏大哥公务在身,怎能说搅扰。”

    一声“大哥”听得潘岳十分舒坦。

    李卓航又道:“这些年亏得魏大哥照应,小号才得以经营顺畅,兄弟不胜感激。”

    潘岳道:“哪里,并未照应多少。”

    客气一阵,李卓航便问他,此来为何事。

    潘岳道:“还不是刘少爷……”

    他有个表弟在府衙内当差,对此事一清二楚。当下他长话短说,将刘少爷联合丰盛粮行的谭东家,强占卖桃民女,却被那女子踩碎命根子一事说了。

    “刘知府只这一个儿子,现下出了这事,等于绝后了,能不怒吗?这不,衙门的人全出来了。”

    王壑并未告诉李菡瑶,他把刘公子的命根子给踩碎了。李菡瑶听了潘岳的话,对小姐姐佩服万分,引为知己,认为小姐姐是跟自己是一类人,换上一个娇弱的女孩,早吓得不知哭成什么样了,更遑论反击恶贼。

    只是有一点她不太明白:到底那命根子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踩碎了刘知府就要绝后了?

    她现在是下人,也不好问的。

    她想:“等回头去问姐姐吧。”

    李卓航暗想:“这才是报应呢。”

    嘴上道:“既是知府大人发令搜拿,我等无不从命。只望老哥吩咐他们:翻的时候手底下轻些。”

    潘岳一笑,道:“这不消兄弟吩咐。”

    这些官差如狼似虎,常打着办公事的名义,进了民宅便巧取豪夺,跟抄家一样,事后找谁说理去?李卓航也是知道他们的劣根性,故而请潘岳照应。

    李卓航拿出一个荷包,递给潘岳,道:“这点小意思,请大哥拿去,帮忙打点他们。”

    潘岳忙道:“有老哥在,无需这些。”

    李卓航道:“魏大哥应酬广,怎能让你倒贴呢?况且小号多亏了大哥照应,原该感谢的。”

    潘岳推脱一番,收下了。

    他怕人说自己怠忽职责,估摸着官差们西瓜也吃了,便起身道:“兄弟,大哥就放肆了。”

    李卓航忙道:“潘大人请便。”

    即刻便换了个称呼。

    两人往外走去。

    李菡瑶忙跟了出去。

    潘岳站在台阶上,吩咐带来的衙役:某人查前院,某人查后院,正说着,忽然外面进来两个人,前一个正是丰盛粮行的刁掌柜,直直地朝他走来,抱拳行礼。

    潘岳问:“刁掌柜何事?”

    刁掌柜赔笑道:“小的因为见过那两个凶犯,知府大人特命小人来协助潘县丞搜查,恐怕众位大爷不认得人,凶犯狡猾,被她们混过去了。”

    潘岳听了很不悦:混不混的且不说,他可不喜别人插入自己的权势范围,而且还不是公门中人。

    李卓航刚给了他好大的面子,太平商铺也不可能窝藏凶犯,所以他打算胡乱应付一番就走的。这姓刁的一来,在旁边看着,他怎么好徇私?

    当时他脸上就不好看了。

    他又不能抗拒刘知府的命令,只好点点头,道:“刁掌柜是该来。我听说,是掌柜的引那卖桃女子去的府衙。刘公子落得如此下场,掌柜的想必也不好受。”说罢又向众人道:“去搜吧。都是老街坊了,手脚轻一点。”

    众人忙都应是,四散分开。

    刁掌柜一路赶来,浑身是汗,脸红如关公,听了潘岳这话,顿时那汗都变成了冷汗。

    这番话指责他是罪魁祸首;而且,他诱骗卖桃女子去府衙,将人家好好的女儿推入火坑,用的是见不得人的手段,现被潘岳说破,脸上哪下的来。

    又见李卓航站在一旁,气度不凡,阎掌柜却根本不替他引见。他早就听说这太平绸缎庄背后的东家是徽州一富贾,与前任县令鄢计关系很好,看来就是此人了。怪不得潘岳如此关照。只是这人却从不拜刘知府。

    李卓航见他脸色变幻不定,知道这是个小人,懒得与他啰嗦,反正他又没窝藏凶犯,怕什么。

    他不怕,李菡瑶害怕了。

    这姓刁的一来,小姐姐怕是藏不住了。小姐姐若被搜出来,就凭她踩碎了知府公子的命根子,下场不用说,肯定凄惨。李家绸缎庄也会受到连累。到时候,爹爹会被抓去官府,她和娘亲怎么办?李家就垮了!

    李菡瑶越想越怕,心急如焚。

    她一溜小跑,跟着那些官差往后去,一面大声喊道:“我们这是不会窝藏凶犯的。各位官爷放手查,箱子、柜子,都打开了瞧。就是请各位官爷手脚轻点儿,别碰坏了东西……查完了回来,都有绿豆汤喝啊。”

    这是提醒王壑:赶紧跑啊。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