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性感女总裁〕〔大文学家〕〔咕咕的艾泽拉斯〕〔虎威娇女〕〔慵懒的魔王系统〕〔神奇兽宠进化〕〔逆锋〕〔虚空魔潮〕〔红包游戏群〕〔田螺姑娘求人宠〕〔超级万能摇一摇〕〔网游之无敌神豪直〕〔氪无不胜〕〔都市无敌僵尸王〕〔海贼之超神天赋〕〔仙为道魔为情〕〔明星聊天群〕〔恙化装甲之可爱的〕〔钧天道祖〕〔无限寻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54章 脑袋被割了韭菜(三更)
    王均今年才六岁,也生的粉雕玉琢。

    母亲常命王壑带弟弟玩。

    他不愿做奶妈子,又不敢违抗母亲命令,只好敷衍,背着人时,他便磋磨那小子。

    王均被捉弄得哭兮兮,找母亲告状。

    王壑更厌弃这小子了,然王均依然锲而不舍地跟着他,“哥哥、哥哥”地叫,就像他的小尾巴。

    王壑心一软,有时也耐心教王均玩各种游戏,出去玩也带着弟弟,别人欺负弟弟时更挺身护着。

    他想,这大概就是血脉亲情吧,打着闹着,过后依然是兄弟;手足相残什么的,他们兄弟绝不会干。

    这次出门,他没告诉弟弟,怕弟弟知道了会哭。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他离家的消息瞒不了两天,也不知那小子知道他出远门了,会哭成什么样子。

    王壑越发想家、想弟弟了。

    他默默上前,将被单整理好,因天热,只搭了一角在李菡瑶肚子上,又将她裤腿扯下来。

    做这些的时候,他又想起之前进来的老爷,也给小兄弟盖被单,若是心怀不良企图之人,是不会做出如此细致、温馨举动的,看来自己确实误解了人家。

    整理好,他端详了一会墨竹的睡颜,才回到床后,也不坐便桶了,席地而坐,背靠着床腿,双手抱膝,安静地想父母、想姐姐、想弟弟、想祖父祖母……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回到眼前。

    接下来,他该如何行动?

    想起叶屠夫提供的消息,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往醉红楼走一趟,弄清刘知府父子与青楼的肮脏交易。

    迷迷糊糊的,他合上了眼,睡梦中,弟弟王均倒腾着两条小短腿撵着他哭喊:“哥哥!哥哥!”

    这小子,真烦死人了!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

    丰盛粮行的刁掌柜,幸得医馆大夫妙手回春、拨乱反正,诊断他并未中蛇毒,而是暑热晕倒,开了方子,煎了一副药喝下,才醒过来,人也精神了。

    到了晚上,正睡得安稳,半夜却被莫名惊醒,睁开眼睛便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生生又被吓得晕过去,而照顾的他媳妇和小丫头,却一点动静也无。

    府衙后宅,刘知府守了儿子一整天。

    一个又一个大夫来了又走,来时,刘知府对他们满怀期待;离开时,他大发雷霆,每个大夫都是被骂走的。等大夫都走了,他感到一阵心力憔悴和绝望。

    他身心疲惫,不知不觉歪在美人榻上睡着了。

    下半夜,刘少爷哼哼唧唧要水喝。

    刘知府听见惊醒,睁开眼睛四下一望:夫人和丫鬟都歪的歪、倒的倒,全都睡死不醒,不由十分恼火。

    他喝叫丫鬟名字。

    那丫头竟然不醒。

    他起身,猛推那丫头。

    丫头睡眼惺忪地醒来,听见老爷骂她“睡死了?少爷叫也听不见!”吓得忙跪下磕头,求“老爷饶命!”

    刘知府无暇责罚她,喝道:“还不快倒水去!”

    丫鬟忙道:“是。”

    一面起身,去倒水。

    起身的刹那,眼角余光瞥见刘知府,忽然惊叫一声“啊——”满眼惊恐地看着刘知府。

    刘知府叫醒了人,才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床边,想看看儿子,一面心里埋怨夫人:他叫丫鬟这么大动静,夫人居然都没醒来,可见未将儿子放在心上。

    忽听丫鬟惊叫,他没防备吓一哆嗦。

    他猛转身瞪着那丫头,怒喝道:“没规矩的贱婢,大呼小叫什么?你是不想活了!”

    丫鬟惊颤道:“老老老……爷……头头头……”

    刘知府气道:“喊你娘的头!”

    丫鬟被骂,红着眼睛哭道:“头发!老爷头发没了!”

    刘知府一惊,抬手摸向头顶——

    入手光滑一片。不,这么说也不正确,手感很毛糙、扎手,像是短短的毛发桩扎人的感觉。他以前刮完胡子,用手摸着就这种感觉,熟悉的很。

    刘知府恐惧了,奔向镜子。

    然后……

    “哗啦”一声,镜子碎了。

    丫鬟正倒水端给刘少爷喝,见此情形,吓得缩脖子,端杯子的手不住颤抖,都洒在凉席上了。

    刘知府被人割了头发。

    是割的,像割韭菜一样割的。

    参差不齐的发根就是证明。

    没了头发,还不是最可怕的,做个假发套上就是了;最可怕的是,人家能无声无息地割他的头发,自然也能无声无息地割他的脑袋,没有割,是在警告他。

    刘知府明白:儿子招惹了硬茬子。

    他若再追究下去,只怕性命不保。

    然而,儿子的仇就不报了吗?

    他当然想报仇,然权衡利弊后还是放弃了。若他死了,别说儿子,这一大家子连上他的兄弟子侄、亲眷都没了靠山。不如留下性命,保住官位,再慢慢查访。反正他正当壮年,再纳几房小妾,不愁生不出儿子来。

    拿定主意,他命人叫钱师爷来。

    *********

    一声鸟鸣,王壑猛然惊醒。

    随即站起身来,侧耳细听。

    果然,又听见了一声。

    这是他与老仆约定的暗语,他忙从床后走出来,到外间窗户下又细听一回,确实是老仆在叫他。

    他便转身,就着孤灯寻找纸笔,给小兄弟留书。

    因来不及研墨,拿了一支硬笔,写了四个字“后会有期”。想了想,总觉意犹未尽,又飞快勾勒了一幅画:画中一童子熟睡,藕节般的小腿,足踝圆润得看不见骨头,小脚板像玉雕的精致,五个指头珠圆玉润……

    画完,他才满意地笑了。

    他将画卡在床尾雕花围栏内。

    小兄弟明早起来,定会第一时间到床后来找他,或者小解,那时便能看见这留书了。他将小兄弟画的这么可爱,希望小兄弟喜欢,别怪他不告而别。

    从床后走出来,他朝床上看去,李菡瑶睡得正香。他忍不住上前,伸出食指挠她脚底心,若她醒来,正好说一声;若不能醒来,这也算是道别了。

    李菡瑶腿一缩,蹬了两下。

    王壑静等了一会,她又不动了。

    王壑有些失望,转身出来。

    王妈妈和宁儿住在后面抱厦,他不敢从抱厦的后窗翻出去,也不敢走大门,只能从李菡瑶卧房的窗户离开。

    黎明前的夜格外寂静,一弯下弦月斜挂在天际。经过一个晚上,燥热仿佛沉淀了,空气清凉,花草鲜活。

    王壑刚出来,便被老仆扯住。

    是恢复了男装的老仆,他拉着王壑左拐右拐,来到后院北墙角下,将包裹递给他,低声道:“快换装吧。”

    王壑问:“昨晚可顺利?”

    老仆点头道:“很顺利。”

    王壑道:“我昨天差点被捉住了呢。”

    老仆目光一闪,道:“公子放心。今天应该没事了。那狗官再不敢大张旗鼓地抓人了。”

    他只对刁掌柜和刘知府下了手,因为不知道钱师爷和谭东家才是幕后主使,那二人便逃脱了。

    ********

    稍后还有加更哟,朋友们!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