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魅医倾城:逆天宝〕〔诅咒之龙〕〔重生九七当军嫂〕〔娇妻在上,蜜蜜宠〕〔我就是大德鲁伊〕〔妖孽强者在都市〕〔霸道boss甜医妻〕〔大明世祖朱慈烺〕〔重生农村小媳妇〕〔美女总裁的近身武〕〔我在好莱坞当导演〕〔重生吕布之汉末霸〕〔华娱特效大亨〕〔我有一刀在手〕〔男人的女神之路〕〔怎么又是天谴圈〕〔电影世界开拓者〕〔秦农〕〔聂小妖之灵火〕〔穿越木叶开宝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57章 缘分不浅啊
    一秒记住,小说!

    青楼这种地方,最好别去;若进去了,又叫了姑娘作陪,便不能不付钱。青楼女子都是沦落风尘的可怜人,连人家卖笑的钱都要赖,也太没气度。

    王壑是独自去的醉红楼,老仆隐藏在暗处保护他,这是怕两个人一起,会被人认出来是卖桃的主仆。

    暮色降临,醉红楼里外彩灯高悬,雾蒙蒙光华流转,映着一群妖娆女子的脸颊,魅惑之极;莺声燕语,勾魂摄魄,来者便身不由己陷入这潭温柔乡。

    王壑往醉红楼大堂一站,妈妈眼前一亮,觉得天上掉下个金主,忙捧凤凰似得迎进去,叫了几个姑娘来作陪,又命人将各种果品和珍馐肴馔摆了一桌。

    王壑皱眉道:“大热天,谁要这些!”命将这些都撤下,换清茶,并叫善弹琴的姑娘来,他想听曲。

    妈妈摸不清他的来路,只好从命,临去时叮嘱那弹琴的姑娘,要好生“伺候”这位小爷。

    小爷只听了两支曲子便离开了,赏了姑娘一角银子。

    妈妈虽不满意,却不敢出言讥讽他,图他下次再来,等摸清了他的底细,再想法子掏空他钱袋。

    然王壑去了几次,每次都只叫个姑娘来弹琴,只要一杯清茶,然后听几支曲子,同姑娘闲谈几句,便走了。

    妈妈不由嘀咕:难道看走眼了?这是个穷小子?不能啊。她做这行多少年了,绝不会看错。

    这天,王壑又去了醉红楼。

    依然是一杯清茶。

    妈妈含沙射影地暗示,王壑只不理她。妈妈生气,然看他的举止气度实在不像普通人,终究还是忍下了,等出了房间就嘀咕发泄,然后便遇见一个人。

    这个人便是刘少爷身边的小厮,以前常跟刘少爷来醉红楼;现在么,他揣着从刘少爷那里赚来了赏银,自己来买欢,妈妈一样将他当大爷,不比对刘少爷的尊敬少半分。

    他探头朝房里一看,不由暗赞王壑好风采,心里一动,便问妈妈,这位公子是谁家的。

    妈妈说,外来的,也不知哪里的。

    小厮道:“看样子家世不错。”

    妈妈哼了一声,道:“鬼晓得!”

    小厮见她神情不对,便问:“难道是穷书生?”

    妈妈气恼道:“不知道。”

    于是将王壑来了几次,每次都只要杯清茶,也不拘叫年纪大的还是年轻貌美的姑娘,只要善弹琴便行,他喝着茶,听几支曲子,完了丢几文钱就走。——几文钱当然不止,这是她嘲弄王壑小气,给的钱少。

    小厮越听眼睛越亮,道:“只怕这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妈妈别被他骗了。我给妈妈指一条发财路……”他靠近妈妈耳语了一阵,完了塞给妈妈一个银元宝。

    妈妈笑道:“放心,包在奴家身上。”

    里间,陪王壑的红杏弹的很专心。

    做这行的姑娘,眼里只认银子,若有幸碰见一个品貌出众的少年,心里也会有其他想头,虽然有前辈告诫,说这终究是痴心妄想,依然挡不住她们做梦。

    红杏便对王壑有了妄想,并不图他银子,心里想着,能多陪他一会是一会,等他走了,就靠回忆他的音容笑貌挨日子,不然,这日子可怎么过呢?

    所以,王壑问她话,她知无不言,几次下来,刘知府父子和醉红楼的勾结便打听清楚了。

    事情了结,王壑便准备告辞。

    这次是他最后一次来醉红楼。

    临走,他给了红杏十两银子。

    红杏接了,当珍宝一样塞到胸前,以免被妈妈给搜去。这银锭子她要留作念想的。——她也看出来,面前的少年怕是不会再来了。他来这里,似乎并不为买欢,而是为了排解烦忧。每次她想坐到他身边,都被他阻止。这令她很沮丧,越发怨怪命运不公,让自己沦落风尘。

    王壑出来,被妈妈挡住了。

    妈妈笑道:“这位爷,有位贵客想见爷。”

    王壑心中警惕,问:“谁?”

    妈妈道:“就是知府大人的公子,刘少爷!”

    王壑诧异:刘少爷怎会要见自己?难道认出来了?心里疑惑,面上却展开笑脸,故作惊喜的神情,道:“果真?在下久慕刘公子大名,想要上门拜会,听说他受了伤,恐怕心烦不愿见人,才没敢上门搅扰。”

    那妈妈见他一听刘少爷的名头就露出谄媚嘴脸,心道:晦气!果然看走眼了。这样趋炎附势,看来家里不会好,说不定很艰难,他才到处钻营拍马。

    她心里最后那一丝不安也没了,笑得跟朵花一样,道:“这再好不过了。刘少爷那天远远看见公子,觉得器宇不凡,当时就要来交结的,又怕耽误了公子的好事。所以留下话:倘若公子再来,一定要替他引见。”

    王壑道:“如此,请妈妈带路。”

    妈妈便引着他上二楼去了。

    二人到一间精致的雅间,绕过描花绣草的六扇屏风,入目是粉色帐幔,里面香榻玉枕,引人遐思。

    妈妈让他在桌边坐下,道:“公子请稍候。已经着人去请刘少爷了,一会子就到。”

    王壑道:“无妨。妈妈请便。”

    妈妈知道他不喜人打扰,便退出去了。

    王壑见桌上摆着各色果品并茶点,屋里也没个姑娘;再去到门口朝外张望,门口也没守着人,心头隐隐明了:这刘少爷应该没认出自己,而是另有图谋——他的宝贝没了,玩不成女人,转好男风了。

    他去到后窗边,吹了一声口哨。这是他和老仆之间的约定。否则,在喧嚣的青楼忽来一声鸟叫,定会惹人怀疑,而男人们寻欢作乐时,吹口哨很平常。

    不大工夫,老仆便闪身进门。

    见了王壑问:“少爷怎不走?”

    王壑道:“等刘少爷。”

    老仆一愣,道:“等他干什么。”

    王壑道:“这东西想死了!”

    老仆依然不明其意。

    王壑便将缘故说了。

    老仆静默半晌,道:“少爷与他缘分不浅。”

    很正经的一句话,并无调笑意味,王壑却气得剑眉倒竖——可不是缘分不浅吗!小爷扮姑娘,被那狗东西强占民女;小爷恢复男装,那狗东西爱男风,又看上他!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这么想死,他就送一程!

    ********

    今天继续加更朋友们!有条件的可在qq书城通过投票、打赏、在书评区留言、发章节感言等形式支持作者pk冲榜。谢谢大家!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