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58章 龙阳君(二更)
    一秒记住,小说!

    老仆道:“少爷想如何处置他,还请尽快动手。”

    王壑便问:“有什么事?”

    老仆道:“接到大人密信:玄武王奉先帝遗旨,转往北疆,途中悄悄派人将世子遣送回祖籍。大人命公子即刻前往湖州小青山与张世子会合,一同游历。大人有令:公子和张世子今后在外行走,绝不可暴露身份。”

    王壑先是一喜,心想谨言竟回来了,还要同自己一块游历,以后日子精彩了;跟着神情一肃,想道:“姑父这是不放心,所以将表弟悄悄送出来?先帝薨逝,父母虽被先帝临终托孤、辅佐新帝,终究不如从前。王家以后艰难了。否则,母亲不会郑重叮嘱我,不得暴露身份。”

    他心头不免有些沉重。

    少年人遇事,极容易振作。

    王壑思量后,决定先解决眼前事。就在今晚,将自己跟刘知府父子的恩怨了结,明早离开青华府。

    老仆藏在了床幔后。

    刘少爷是被小厮扶着进的醉红楼。他以前来醉红楼,是为了找女人寻欢作乐;今天来,却是为了龙阳之好,其中的曲折,想起来便令他感慨。他不愿想,急忙掐灭了心头的愤恨和屈辱,目不斜视地随妈妈上楼、进入雅间——主要是看见那些女人便不自在,干脆不看——只见一个少年坐在桌边,清茶一杯,正对着灯出神。

    刘少爷乍见他,不禁一愣,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弥漫在心头,细看,却是不认识的。

    王壑忙起身,谦恭施礼。

    这一站,便显出修长身形。

    夜晚就是好,灯火的光芒模糊了人的形象,哪怕相距很近,肌肤也因染上一层光晕,恍若涂粉。更何况,王壑的眉毛也长齐了,两道剑眉如浓墨,与之前扮女装时的一字眉截然不同。仗着晚上看不清,他对眼睛也做了改装。这些改变,再配上他躬身施礼、满口谦辞,一派书生气,刘少爷竟没认出他来,将第一眼的似曾相识当成了一见投缘。

    心里这么想,嘴上便这么说了。

    两人互相招呼后,坐下,刘少爷看着王壑笑道:“为兄一见叶贤弟便觉得面善,好似相知已久。”

    王壑自称姓叶,就是“爷”。

    他也笑道:“小弟也这么觉得呢。”又关切地看向刘少爷的腿,道:“刘兄的腿可好了?”

    这一问,等于揭开刘少爷的伤疤。

    刘少爷当即脸涨红了,勉强笑道:“慢慢走还行。”跟着就岔开话题,问他从何处来。

    王壑便说,自己是一乡绅的儿子,逃婚出来的。父母非让他先成亲、再科考;他才十六岁,想金榜题名后,再考虑终身大事,不想现在就被女人困住。

    王壑身量高,虚报了三岁,刘少爷丝毫未留意,正不自在呢。他命根子被踩碎了,现在就是废人,最恨听见的便是“成亲”、“女人”这些能勾起他伤痛的词。叶贤弟不肯成亲,再合他心意不过了。然叶贤弟人在青楼,说对女人不感兴趣,他是不信的。他便想试探一二。

    他便笑问:“那贤弟怎来了青楼?”

    王壑道:“心里烦,听个曲儿。”

    刘少爷放心了。来的路上,他已经听小厮说了:叶贤弟来醉红楼几次,只听曲,不留宿。

    刘少爷资质还是不错的,已经取了秀才功名,正经谈起话来,言语不俗。当然,他想在“叶贤弟”心中留个好印象,故而不似往日轻浮,说话都是经过字斟句酌的。

    王壑更不用说了,从容自信。

    刘少爷对他越看越爱。

    两人谈话越来越投契,不知不觉谈到刘少爷受伤一事。

    王壑当时是被刁掌柜骗去府衙的,若说恨刘知府父子五分,那恨刁掌柜便有十分。虽然刁掌柜也吃了大亏,但现在又威风起来了。王壑怎肯罢休!

    他不想暴露行迹,便要借刀杀人:让刘少爷出手对付姓刁的,狗咬狗,再合适不过了。

    他便对刘少爷道:“这件事小弟听说了。刘兄真是好度量,那女子没抓到就不提了,谁招她来的?”

    一句话点燃了刘少爷的怒火。

    他攥紧双拳,面色狰狞。

    几个小厮都缩了缩脖子。

    王壑还在火上浇油,“刘兄是府尊大人的长子,何等尊贵。不管什么女人,怎能不弄清楚底细就送来……”

    刘少爷邪笑吩咐小厮:“去请刁掌柜来。”

    他早就想报这个仇了。当日诱骗那卖桃的姑娘,是钱师爷的主意,谭东家和刁掌柜执行。钱师爷就罢了,是父亲得用之人,姓刁的和谭东家怎么也饶了呢?父亲还特地叮嘱他,还不许他妄动。这是亲爹吗?

    小厮领命,去请刁掌柜。

    这里,刘少爷又换上笑脸,同“叶贤弟”说笑。

    王壑瞧着这姓刘的小畜生,竟想诱骗他做男宠。他明天就要走了,没工夫同对方慢慢纠缠。他便反过来诱使对方上钩。因瞅着一个清俊的小厮含笑道:“刘兄这几个小子都不错,瞧着机灵的很。这个尤其好。”

    刘少爷心中一喜,忙道:“好什么,不过是个下人。”跟着就喝命那小厮,“还不给叶少爷斟茶!”

    那小厮忙道:“是。”

    遂上前替王壑斟茶。

    王壑便盯着他小脸瞧。

    刘少爷又喜又愁,喜的是“叶贤弟”果有龙阳之癖;愁的是如何引“叶贤弟”爱上自己。他不由吃起小厮的醋来。等小厮斟完茶,便令他们都退下。

    众小厮退出去,屋里只剩他二人。

    王壑笑道:“小弟也有个书童的,约莫七八岁,机灵又淘气。可惜这次逃婚匆忙,没带出来。”

    刘少爷暗喜,忙道,他家里有的是机灵小子,请叶贤弟去府中作客,到时相中谁,就送给贤弟。

    他今晚本是来验看货物的,若中意,便要将王壑或掳或骗弄回去。然见面后叙了一番话,竟被王壑风采折服。他便改了主意,一心要打动王壑,与他来一场龙阳之恋,将来携手同进同出,何等惬意。想到这,他双眼瞅着王壑,传递不可言说的情义,婉如怀春少女。

    王壑年少,于男女情事上尚未开窍,倒没觉得怎样,只看不惯他忸怩作态,不堪的很。

    刁掌柜进来时,恰看见这一幕。

    他深知今晚在劫难逃,一路都在思谋对策。

    还真让他想到好主意了。

    他紧上前几步跪下,伏在地上,狠狠磕了几个响头;再抬起时,额上都是血,悲痛道:“小的该死!少爷就算肯放过小的,小的也不能活了……”

    刘少爷阴测测问:“那你怎么还活着?”

    ********

    晚上还有加更。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