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郡主难惹〕〔重生之神医军嫂〕〔军妻太迷人:八零〕〔重回八零当军嫂〕〔名门眷宠:娇妻养〕〔如影谁行〕〔天行缘记〕〔史上最强赘婿〕〔薄少盛宠:娇妻别〕〔贤妻威武〕〔凶兽横行〕〔王牌锋卫〕〔极品阎罗系统〕〔独家盛宠:总裁的〕〔小世界其乐无穷〕〔我的鬼恋〕〔青天骄云〕〔寻龙魔妃〕〔盛世娇宠:公子宠〕〔佛系御灵师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61章 发现内幕(五更)
    那日,潘岳搜查完太平绸缎庄,离开后,偷空看了李卓航塞给他的荷包,竟是一张两千两的银票,不由吃惊李卓航的慷慨。这银子虽说是让他打点衙门的官差用的,他顶多花上一百两,请那些人吃一顿,再分发些点心干果,剩下的还不都是他的?否则,李卓航不会把银票交给他。

    过几日,潘岳便来找李卓航说话、饮酒,跟他说些衙门里的事,因为这也是李卓航想听的。

    于是,李卓航便知道刘少爷狎玩**的事,莫名不安。他想起那日,墨竹(李菡瑶)放蛇咬刁掌柜。虽然刁掌柜没察觉,但肯定记住了墨竹的模样。刁掌柜得罪了刘少爷,会不想办法求刘知府饶命?既然要想办法赎罪,若知道刘少爷喜狎**,能不尽心谄媚?如此一来,难免不会把主意打到墨竹身上,横竖墨竹只是个小厮而已。

    这虽是猜想,却不无可能。

    因为墨竹长得太惹眼了。

    李卓航命李卓望加强护卫,又命李菡瑶不得出门,连赈灾施粥也不让她去了。这样还不放心,心想再严密的防护也总有疏漏的时候,须得告诉女儿真相,让她自己警惕。女儿聪慧机灵,若提防了,别人便很难得手。于是,他将刘少爷改性、喜狎玩***的事告诉李菡瑶。

    他原以为要解释一番,结果李菡瑶一听“***”二字,便失声叫道:“禽兽!怎没踩死他!”

    李卓航疑惑问:“你知道***?”

    李菡瑶用小手捂住嘴——坏了!

    李卓航见她扑闪着长睫毛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好笑,问:“这等话,你听谁说的?”

    李菡瑶见躲不过,只得放下手,道:“他们说的。”

    他们,无非是李家的家仆们。比如墨文墨武。李菡瑶既装扮小厮,不跟这些人接触是不可能的。说不得,这锅要让他们背了。不然,难道招供出小姐姐来?

    李卓航暗想,瑶儿不能再扮小子了。

    事涉女儿安危,李卓航不敢掉以轻心,不但太平绸缎庄内外都加强护卫,还令每天去买米粮的人盯着丰盛粮行的刁掌柜。做了这些布置,他仍不放心,因想:刘知府父子乃青华府的恶霸,若强行讨要墨竹,我若回绝了,他必恼羞成怒。须得想个法子,断了他这念头才好。

    急切间,他也想不出两全之计,又不敢离开青华府。万一对方在半道劫人,外面灾民流窜,对方推到乱民身上,他事后找谁说去?无奈之际,他便起早贪黑练起剑来,临时抱佛脚也总比没准备强。横竖他现在无事。

    他这样勤练剑还有一桩好处:可以瘦身。

    自那晚女儿说他发福了,他便留意节制饮食,他可不想长成腆胸凸肚、油光满面的富贾,毁了完美爹爹形象。

    李卓航练剑时,李菡瑶就在旁看书写字,不离李卓航的视线范围;等李卓昂停下,她便勤快地端茶送水,将机灵的小厮和孝顺女儿双重角色一并展现。

    “老爷这剑舞得好看。”她笑赞道。

    “你说老爷空有花架子?”李卓航问。

    “哎呀,老爷,小的不是那个意思。小的不内行,不知道老爷剑法怎么样,就觉得姿态甚美。”李菡瑶道。

    “这还是说老爷花架子,否则你看到寒气森森,便会害怕了。”李卓航心情很好,跟女儿逗起嘴来。

    李菡瑶黑眸闪闪、抿嘴一笑,不肯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他:“老爷怎会舞剑呢?”

    李卓航道:“君子六艺,包含骑射。我不喜射击,便学了这套剑法。近年练少了,手生了许多。”

    李菡瑶忙道:“老爷教小的吧。”

    李卓航道:“你能坚持?”

    李菡瑶道:“小的必定坚持。”

    连那丑的不能见人的字,她都一直坚持在练,何况这剑法,练个三招两式,将来可以防身嘛。

    李卓航道:“那好。”

    ……

    再说王壑主仆,离开太平绸缎庄后,找了个地方帮老仆改装,恢复成妈妈模样,便直奔丰盛粮行。

    丰盛粮行后临河,河边建了个碾坊,也属谭家。这几日,粮铺白天买卖红火,而碾坊的机子日夜都在转。眼下,前后各院均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地搬运粮米。

    这里的守护更加严密。

    王壑只看了一眼,便当机立断,吩咐老仆独自潜入粮行探听消息,自己隐在暗处等候。

    老仆便俏没声地进去了。

    他并未耽搁多少时候,很快转来,将所见所闻告诉王壑:里面热火朝天,碾米的,过称的、搬运的……说是要通宵达旦呢,指挥的人正是刁掌柜。不但这里,听说城外河边也新建了一碾坊,好几架大水车带动,所碾的米,等早上城门一开,便要运进来,供给粮铺售卖。

    王壑听着,皱起眉头,问:“还有呢?”

    老仆不确定道:“我听见刁掌柜叫一个汉子‘邱指挥’。”

    邱指挥?地方禁军军职。

    王壑霍然道:“我明白了!”

    老仆疑惑地看着他。

    王壑忙左右瞧了一瞧,这里是一条小巷,这时候,巷内黑漆漆的没一个人,他才放心,压低声音道:“他们在倒卖官粮。怪不得刘知府肯饶恕姓刁的。”

    老仆震惊,“那灾民吃什么?”

    王壑肯定道:“以次充好!”

    上面下令开仓放粮,也不过才十来天的工夫,他曾去过现场,发现那些粮食很差。他以为,官仓的粮食藏久了,都霉坏了,就是这个样子,谁知另有内幕。

    眼下该怎么办?

    这官商勾结背后,还不知牵连多少官员,若追查下去,势必要暴露他的身份。若撒手不管,只将此事传给父亲和母亲,又恐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一耽搁,不知要饿死多少百姓。若他隐在暗处,悄悄将刘知府倒卖官粮的事捅出来,又怕引发灾民暴乱,刘知府为了掩饰其罪行,必定会与地方禁军勾结,镇压暴乱,灾民必要吃大亏。

    少年思来想去,竟没了主意。这时候,他方才觉得自己以往的智谋仿佛纸上谈兵。

    在京中,各大世家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他都了然于胸,懂得借力打力、利用他们之间的倾轧,还有父母可以借力,然眼下山高皇帝远,青华府地方派系、刘知府背后势力等等,他并不熟悉,如何运筹帷幄?又无外力可借,要想周全处置这件大事,便感到力不从心了。怪不得父亲和母亲要放他出来历练。这才是真正的历练,没银子算什么!

    老仆静静地守护着少年,不敢打搅。这时候,他很希望王壑能像两位大人一样睿智。他是没主意的。他只是一介武夫,打打杀杀的事可以交给他。

    ********

    今天的加更完成啦,谢谢大家支持。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