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67章 不是我女儿干的
    潘岳出头,事事顺利。

    首先便是说服胡县令。

    潘岳将胡县令拉入后堂,正色问:“大人,你我并未参与倒卖赈灾粮,难道要替别人背这黑锅?”

    胡县令忙摆手道:“不不不!”

    潘岳道:“大人想置身事外?”

    胡县令急忙点点头。

    潘岳道:“今晚闹成这样,刘知府已经逃了,大人身为青华县父母官,能脱得了身吗?”

    胡县令懊恼不已,心想:父母官又不止本官一个,姓刘的还是知府呢。他惹下的事端,为何要本官来善后?本官若插手,两头不落好;不管又不得脱身……唉!他重重地叹口气,愁眉苦脸问道:“潘老弟,这可如何是好?”

    潘岳道:“眼下这城里数大人为尊。”

    胡县令:“……”

    他不想为尊,他想告病。

    潘岳道:“属下有个主意。”

    胡县令急道:“潘老弟快说!”

    潘岳道:“大人只管张罗起来:该出面的出面,该拿人的时候拿人,该审问时审问,只别轻易做判决,先将局面稳定下来。等朝廷派钦差,或者徽州府派官下来查证,咱们再见机行事,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别说。如此,既撇清了干系,说不好还能立大功呢。”

    胡县令听了动心,“这成吗?”

    潘岳道:“怎么不成?定能成。”

    胡县令道:“那些刁民岂肯甘休?”

    潘岳道:“这个交给属下去安排。”

    胡县令怕担事,忙奉承道:“潘老弟经验丰富,出面最好。本官不便出面,就由老弟出面。”

    潘岳答应了,心里冷笑:你想出面,我还不放心呢。以你那优柔寡断、一味自保的性子,将事情办砸了,我岂不是白忙一场?既要立功,便要下狠手。

    商议已定,潘岳转身出来。

    接着,他调集县衙各房胥吏、三班衙役,分赴府衙、丰盛粮行、太平绸缎庄等处,收集口供和书面证据,安抚百姓,稳定灾民,处理各项善后事宜。

    他自己则带人赶来丰盛粮行。

    丰盛粮行,醉红楼的人也来了,接着,去太平绸缎庄抢劫的灾民带着刁二贵的尸体也回来了。

    王壑听说刁二贵被墨竹诱入茅厕、掉进粪坑淹死,噗嗤一声笑了——这个死法还真憋屈。

    小兄弟果然不凡!

    随后他就觉得不对,问灾民:你们为何要去太平绸缎庄?灾民愧疚说受刁二贵挑唆云云。

    王壑脸一沉:好啊,都这个时候了,刁掌柜竟还不死心,还敢趁乱作恶,看小爷不扒了他的皮!

    于是,刁掌柜果真脱一层皮。

    正在这时,潘岳便来了。

    王壑急忙躲了起来。

    他在醉红楼的凶杀现场故意留下线索,衙门的人一查问,便知道是卖桃女干的。他不想暴露,悄悄对叶屠夫说不方便露面,又说明早便要离开。

    再者,他还怕暴露了真实身份。

    若让别人知道他是王亨和梁心铭之子,扮作卖桃女被刁掌柜拐卖给刘少爷,恢复男装又差点被刘少爷弄去做龙阳君,他还要不要脸面了?连他父母的脸面都丢尽了。再者他割了刘知府头发、杀了刘少爷,都是干犯律法的事,会给父母惹麻烦的,所以绝不能暴露身份。

    他要将这里的事传回京城。

    徽州并非没有他父母的亲信,只不便上门。王氏有个族人王诏,现任徽州按察使,此人极擅虚与委蛇,王亨和梁心铭不大待见他,王壑自然不会去找他。

    叶屠夫也猜到刘少爷是被王壑主仆杀死的,也不多问,小声道:“姑娘明早走吧。这有我呢。”

    王壑帮了他两次,他十分感激,这事闹这么大,若拖累了人家小姑娘,他一辈子都不安。

    王壑点头道:“我本来也准备明早走的。”又凑近他,低声告诫道:“那刘知府往城外逃,是有依仗的,他和驻扎在石村镇的禁军有勾结。若他们带禁军杀回来,你们可如此这般,等他放炮攻城时……”

    叶屠夫听完赞道:“好主意!”

    王壑又道:“若城里守不住,不要硬碰,可先撤到城外,去青华山落脚,等待朝廷派钦差下来查证。”

    叶屠夫道:“嗯,嗯,不硬碰。”

    他脑子简单,还没想那么深远,但王壑叮嘱他的话他却记住了,这小姑娘厉害着呢。

    王壑交代完,便和老仆便告辞了。

    他主仆曾帮灾民捉拿刘知府,潘岳来后一问,便问出来了,忙命人请来相见,结果找不到人。

    潘岳结合刘少爷被杀一事,才明白他们逃走了。

    此时潘岳没心思找卖桃女、替刘少爷伸冤,刘知府倒卖官粮的罪行还没理清呢,先命人去各处搜拿刘知府。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确定逃出城去了。他便提审钱师爷、谭东家和刁掌柜等一干刘知府的心腹,收集证据。

    这些人还指望刘知府杀回来,他们好翻身呢,怎肯招供,都咬死不松口,反告刁民暴动抢粮。

    潘岳便请了胡县令来审问。

    那胡县令便私下审钱师爷。

    钱师爷素知胡县令是个胆小懦弱的,在刘知府面前一向言听计从,不敢有半分违抗,因此先喊冤,接着又威胁他,后来又攀交情,道:“县尊大人,咱们常见的。知府大人什么脾性,大人最清楚。别说这件事是刁民诬陷,便真是有什么内情,也不是知府大人一个人的事。”

    胡县令正想探听刘知府背后有什么大靠山,好决定偏向哪一边。忙问:“老夫子,这道理本官能不明白?刚才刁民告状,本官便说他们诬陷。但他们人多,又在气头上,本官也不敢激怒他们,恐造反起来,连累城中百姓。老夫子不妨说明白些,本官心里有本账,才好酌情处置,为知府大人效力。潘县丞也是愿意为知府大人效力的。”

    钱师爷大喜,顿觉心胸舒畅。

    他之前就对刘知府撇开胡县令的做法不赞同,无奈刘知府瞧不起胡县令,不肯带胡县令一块发财。谁知到头来还是落在胡县令手上,现在拉拢也不晚。

    钱师爷便低声说了一番话。

    这一幕都被潘岳听见了。

    他在衙门里熬了二十多年,是老吏了,自然有些手段,这一招反间计用的极妙,不费力便套出了内幕。

    接着,他又亲自审刁掌柜等人,弄清了刁掌柜献毒计、唆使其兄弟混入灾民中煽风点火,污蔑太平绸缎庄参与倒卖官粮,并强掳太平绸缎庄小厮墨竹的内幕。

    潘岳作为青华府的地头蛇,很有些实力,迅速出手,将刘知府的心腹爪牙抓的抓、囚的囚,全肃清了,最要紧的城门和水闸几处地方的守卫全换上他自己的心腹,一夜间控制全城,使胡县令成了摆设,也断绝了刘知府和城里的联系,彻底将刘知府和地方禁军隔绝在城外。

    潘岳并未奢望能轻易立功。

    现在,他的前程和灾民的命运捆绑在一起,他已做好了坚守的准备,若禁军攻城,大家处境堪忧,但只要守住了,事后他便能平步青云,而刘知府将罪加一等。

    潘岳有信心,却不会掉以轻心。

    诸事完毕,他换上便服,悄悄去了太平绸缎庄,与李卓航商议了一个多时辰才离开。

    次日一早,李卓航便离开了。刁二贵到太平绸缎庄掳小厮墨竹一事已经传开,他唯恐女儿身份被识破,有损闺誉,因此急忙要带李菡瑶走。

    王壑主仆一早也离开了。

    他们从府衙马厩顺了两匹马,到城外隐蔽处,又换了一副形象,想到与张谨言会合,从此兄弟联手,王壑便意气飞扬、豪情万丈,策马扬鞭疾驰而去。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