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郡主难惹〕〔重生之神医军嫂〕〔军妻太迷人:八零〕〔重回八零当军嫂〕〔名门眷宠:娇妻养〕〔如影谁行〕〔天行缘记〕〔史上最强赘婿〕〔薄少盛宠:娇妻别〕〔贤妻威武〕〔凶兽横行〕〔王牌锋卫〕〔极品阎罗系统〕〔独家盛宠:总裁的〕〔小世界其乐无穷〕〔我的鬼恋〕〔青天骄云〕〔寻龙魔妃〕〔盛世娇宠:公子宠〕〔佛系御灵师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69章 相见不如怀念
    李卓航派李卓望去镇江府找鄢计,细说刘知府倒卖官粮的事,并要他回头时将真墨竹和李菡瑶的丫鬟带来。

    李卓望便先走一步。

    双方约好在湖州景泰府霞照县会合。

    数日后,李卓航到霞照县。

    霞照县乃是江南水路重镇、通衢要道,汇集了天下纺织商贾,江南织造局也设在此处,每年七月初一都要召开织锦大会,是丝绸、棉纺中心。因商贸繁荣,江南的紫砂、漆器、竹器和瓷器也都云集此处,景江上南来北往的商船不计其数,其繁华富庶便是州府治地也比不上。

    李家有几处宅院和商铺在此。

    李卓航的外祖郭家也在霞照,还有郭家的姻亲方家,乃是忠义公一脉,其在江南的产业由三房经管着,李卓航的表妹郭嘉懿便嫁入了忠义公三房。

    李卓航此来,该去郭家和方家拜见的,因他误了织锦大会,有许多事要处置,等李卓望回头后,才备了两份礼,命人送去郭家和方家,他自己没去。

    青石巷方家别苑,内院正堂。

    郭嘉懿正听管事妈妈回禀:“太太,表舅爷命李家大管事送了些徽州土仪来,有宣纸、徽墨、歙砚……”

    郭嘉懿急问:“表舅爷人呢?”

    管事妈妈道:“没来。”

    郭嘉懿怔住了,“没来?”

    管事妈妈道:“是。表舅爷原是从青华府、宣府过来的,来霞照有事,说接下来要去徽州……”

    郭嘉懿听了怔怔出神,忽听有人道:“娘,这方抄手歙砚细密柔腻、温润如玉,是上品呢。赏给儿子吧。”

    郭嘉懿一瞧,是儿子方逸生,正翻看李卓航送来的土仪,便道:“这本就是你表舅送你的。”

    方逸生欢喜道:“表舅怎没来?”

    郭嘉懿微笑道:“你表舅忙。”

    方逸生随口道:“表舅一个人,也没个兄弟姊妹帮忙,自然要比别人忙。娘,表舅还只一个女儿吗?有没有生个表弟?——哎呀,还有徽墨嗳!”

    郭嘉懿又沉默了。

    ……

    墨竹来后,李菡瑶恢复了女装。

    她将这段日子的经历告诉墨竹,以防有人问起来,墨竹答不出来,会露了马脚。小事就罢了,可推说忘了;像把刁二贵诱入粪坑的事,却一定要记牢的。

    她没提王壑在她房里藏身的事。她答应过小姐姐不告诉任何人,自然要守诺。再者,这件事只有她和小姐姐两个人知道,不会有别人问。若说担心,她只担心将来有一天小姐姐来找她,找到墨竹那,可怎么办呢?

    思索再三,她将买桃的事告诉墨竹,并叮嘱道:“要是这个卖桃的小姐姐来找你,你带她来见我。”

    墨竹问:“她做什么来找我?”

    不过是买桃子认识的而已。

    李菡瑶哑然,憋了半天才道:“倘若碰上了,她认出你来了呢?跟你打招呼,你可别不搭理。这个姐姐好厉害的,青华府的知府公子欺辱她,她狠狠地教训了那人一顿。我最钦佩这样人。总之,她来了你一定要带她来见我。”

    墨竹忙道记住了,又问:“姑娘,她长的什么样儿?要来了,我怎么认得是她呢?”

    李菡瑶道:“小姐姐个子高高的,平眉,眉尾细细的,眼睛很黑很亮,鼻子直直的,笑起来看着很舒服……她跟一般女孩子不一样,落落大方,眉宇间一股子英气,很好认的。等你见了就知道了,绝不会认错。”

    墨竹根据她的描述,努力在心中勾画卖桃子小姐姐的形象,等哪天人家找来,不至于对面不相识。

    李菡瑶叮嘱完毕,才放心。

    接下来,他们便往徽州府去,先走水路,再上岸走陆路、乘马车,然后到青溪坐船直达徽州府。

    李菡瑶既已恢复女装,走陆路时,便与丫鬟观棋乘马车,王妈妈和宁儿另乘一辆车。每到客栈投宿,马车直进院内,极少在人前露面。一路走来,她精神怏怏的,没了从前的兴致勃勃,常摸着怀里的画想念小姐姐。

    她自幼在父母宠爱下长大,生活无忧,温馨又生动,小姐姐的出现就像一束光芒,给她在青华府的经历染上了一层光彩,虽只相处一晚,却令她难忘。

    可是,她不再是墨竹了。

    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随意出现在人前,进进出出时,身边都跟着人,处处受约束。

    李卓航将女儿的表现看在眼里,旁敲侧击了好几次,也没问出缘故。女儿的心思这么深了吗?身为父亲有些挫败,却十分宽厚包容,没有追问。

    等到青溪上船,他便想办法开解女儿。

    两人在舱内下棋,李菡瑶心不在焉。

    李卓航便说起自己的从商经历,从少年时说起,来往于各地,监察各处的管事和掌柜,与纺织同行各种竞争,与官府的各种周旋,对族人的各种措施……

    他不是平铺直叙的,每说一件事,便问李菡瑶:若是你,会如何应对?就像布置课业一样。

    李菡瑶不得不用心思考。

    想出来,一五一十告诉父亲。

    李卓航便指点她,这样不可行,又告诉她不可行的原因,督促她再想别的解决办法。

    李菡瑶便重新思考出路。

    她完全被吸引了心神,就像下棋时脑海里全是错综复杂的棋路一样,如今她脑子里充满了商场、官场、人情和利益关系,如何在这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闯出一条路,为李家争取最大的利益,不仅要考虑眼前的利益,更要兼顾将来长远的利益,需要她慎重布局、走一步预十步。

    这对一般孩子来说太强求。

    但李菡瑶不是一般孩子。

    从她五岁那年被李卓航宣布为李家女少东开始,李卓航就对她展开了循序渐进的培养,下棋时考虑的是纵横捭阖,又逼她将这些谋略运用到经管商务中。

    比如这次青华府事件,李卓航将刘知府父子的行径说了,再将青华府官场情况罗列出来,结合灾民暴乱,问她:如何对付刘知府,而不累及李家?

    李菡瑶开始想的很简单:她不是已经使巧计,将刁二贵那两人弄进粪坑里了吗?也算报复了。

    李卓航提醒她:刁二贵背后主使者是刁掌柜,罪魁祸首是刘少爷,刘知府是他们的靠山;还有,灾民抢劫太平绸缎庄是刁掌柜的主意,倒卖官粮的祸首却是刘知府……若被刘知府逃脱,绝不会放过太平绸缎庄和杀他儿子的卖桃女。

    李菡瑶一步步被引进棋局,开始谋划围杀刘知府。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