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魅医倾城:逆天宝〕〔诅咒之龙〕〔重生九七当军嫂〕〔娇妻在上,蜜蜜宠〕〔我就是大德鲁伊〕〔妖孽强者在都市〕〔霸道boss甜医妻〕〔大明世祖朱慈烺〕〔重生农村小媳妇〕〔美女总裁的近身武〕〔我在好莱坞当导演〕〔重生吕布之汉末霸〕〔华娱特效大亨〕〔我有一刀在手〕〔男人的女神之路〕〔怎么又是天谴圈〕〔电影世界开拓者〕〔秦农〕〔聂小妖之灵火〕〔穿越木叶开宝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78章 无尘哥哥你定亲了吗(三更)
    落无尘听后一滞——往后绝不能找李妹妹借钱!

    他虽家境清寒,父母却从不曾让他为生计操心。在他印象中,没人上门借钱,他们也不曾向别人借钱过,因为舅舅葛亭十分照应他家;再者,他家风淳朴,以助人为乐,像李菡瑶这样有钱不肯借……他实无法体会。

    但他没有以此教导李菡瑶。

    他努力将自己代入李家的处境:李家豪富,若是随便什么人来借钱,都来者不拒,显然非长久之计。定要有个行事原则。听舅舅说,李伯父颇有君子之风,所以才将父亲荐到他家做事。李家不肯借钱,应该非吝啬之故,而是有不借的理由……既然不能借,便不借!

    毫无经验的少年霍然贯通。

    他认真对李菡瑶道:“不想借,就不借,不必委屈自己。若这次委屈了,下次呢?”

    李菡瑶道:“若你有权有势,我不借钱你,得罪了你,你往后找我麻烦怎办?得罪不起呢。”

    落无尘顿时明白了。

    王诏向徽州豪绅募捐一事,他也听说了,原来李菡瑶是为这个烦恼。奇怪,李伯父没主意吗?

    落无尘便问:“伯父怎么说?”

    李菡瑶道:“爹爹这不问我吗。”

    落无尘不可置信道:“问妹妹?”

    有这样当爹的吗?

    李菡瑶不欲让人知道爹爹对她的磨练,忙道:“哎呀,无尘哥哥你别管那个了!你就说你到底有没有法子吧。”

    落无尘道:“让我想想。”

    之前李菡瑶问他,不想借钱如何回绝,事关人情,而他在人情世故方面还很稚嫩,所以想了好一会;现在知道是王诏勒索李家,以他的智谋,反觉容易应对。

    当下他权衡利弊,分析道:“若对方有权势,直面拒绝肯定是不智的,宁可损失些钱财,消除灾祸……”

    李菡瑶断然道:“那不行!”

    小脸上神情十分坚决。

    落无尘心道:“李妹妹平日瞧着率真可爱,其实性子刚烈的很呢。”

    他道:“别急,愚兄这不在分析吗。还有第二个办法:既不能与他相抗,可找一个能制住他的人,借力掐住他七寸,在此之前,只需拖延借款就行。”

    找一个能制住王诏的人?

    李菡瑶脑海里浮现梁心铭的名字,而爹爹已经通过鄢计鄢伯伯将青华府的情况传到京城去了。也就是说,王诏是秋后的蚂蚱,已经蹦跶不长了。既然这样,她还操心个什么劲儿?就说现在没钱,拖着呗。

    小姑娘抿嘴一笑,对落无尘道:“我知道了。无尘哥哥,你果然年少有为,将来必定能金榜题名、名垂青史……”恭维了一堆吉祥话儿。

    落无尘看着她笑出一嘴白牙。

    “妹妹到底想出什么主意?”

    “就是不借呗。”

    “先前不敢不借,现在怎么敢了?”

    “我们家其实也艰难。无尘哥哥,我跟你说,做纺织这行的,春夏要收茧子,要压许多的银子,不然没有能力应付织锦大会的订单。每次织锦大会都要签许多单子呢,总有一年收入的六七成。等秋季,又要收棉花……真没钱!”

    落无尘怪异地看着她,才八岁就操心这些事?

    李菡瑶落下一子,对落无尘道:“该哥哥了。”

    落无尘一瞧,道:“哎呀,妹妹你偷袭!”

    李菡瑶道:“谁说我偷袭,我是正大光明地袭击!”

    落无尘道:“妹妹能一心二用?”

    李菡瑶道:“那当然。无尘哥哥,我也是很聪明的。”

    落无尘郁闷道:“你不聪明,谁敢说自己聪明?”

    解决问题的李菡瑶很快乐,觉得人生还是很美好的,等落无尘时,好心情地仔细打量他。

    看看看着,李菡瑶忽然心一动:她是要招赘的。以前她小,不清楚招赘被世人所不容;这两年才明白,自己想找个像样的上门夫婿并不容易,须早做打算。澄哥哥是嫡长子,要替江家撑门立户,不能入赘李家,那无尘哥哥呢?若是无尘哥哥能入赘嫁她的话,也不错啊。

    她品评对面的少年:相貌清俊,气质文雅,性子恬淡,笑容就像廊檐外的秋阳,暖暖的,说话不急不缓,脾气很好,和表哥是完全不同的样子,倒有些爹爹的神韵——李卓航便是发怒也温文儒雅,绝不会暴跳如雷。

    澄哥哥表面稳重,对她也温柔,其实她知道表哥内里焉儿坏。有次,江如波不知怎么惹到他,他在江如波经过的大树底下设了一个埋伏,等江如波走到树下,突然被套住脚,“嗖”一下吊到半空,头下脚上。江如波吓得哇哇大哭,还不知道是谁干的,在树上吊了一刻钟才被放下来。

    这一幕正好被李菡瑶发现了。

    李菡瑶问江如澄,怎么吊的人。

    江如澄为了封表妹的口,告诉她说,这道理就同船上的桅杆升帆一样,又亲自教给她。

    后来,李菡瑶便想学造船了。

    思绪飘忽的李菡瑶想的忘了神,不知不觉就问道:“无尘哥哥,你定亲了没有?”

    落无尘并不多想,只当小孩子好奇心强,所以问这个,随口回道:“还没有。”说罢落下一子,然后抬眼看向李菡瑶,问道:“难道妹妹定亲了?妹妹这么小呢。”

    李菡瑶眼睛一亮,欣喜道:“我也没有。我家就我一个女儿,要招赘婿、立门户。”说罢两眼期待地看着他,

    落无尘:“……”

    他怎么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等等,李妹妹要招赘婿?

    他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仿佛回答李菡瑶:他是不可能给人当上门女婿的,他爹他娘也不许。

    少年莫名有些脸红。

    他对李菡瑶道:“妹妹要招赘婿吗?这可不容易。”

    李菡瑶见他说这话,估量着是没指望了,他也是不能给人当赘婿的,于是道:“我努力些,定能娶个好夫君。”

    落无尘结巴道:“娶……个夫君?”

    李菡瑶理所当然道:“对呀。”

    落无尘道:“男子……肯嫁你?”

    肯嫁她的,怕都是有所图的。

    李菡瑶道:“怎么没有?我家境不错,人长得也不丑,还算聪明,又听话,若是他喜欢我,怎不肯嫁我?”

    落无尘:“……”

    喜欢你,很可能想娶你。

    这跟愿意嫁你,天差地别!

    李菡瑶“啪”拍下一子,“无尘哥哥你又输了!”

    落无尘无奈地看着小女孩。

    李菡瑶瞅着观棋收拾棋子,忽然想起一事来,忙问落无尘:“无尘哥哥,你有学过机关制造术吗?”

    落无尘道:“学过一点。”

    李菡瑶大喜道:“我有个题目想请教哥哥。”说罢命观棋将自己昨晚上看的文稿取来。

    观棋忙进屋,少时取了来。

    李菡瑶翻到某一页,指着书页上的机关图问落无尘:这怎么破解?她有几步看不懂呢。

    落无尘接过文稿看起来。

    李菡瑶自那年从江家回来,时常研究那些鬼画符一样的造船图纸。她不好明目张胆地搜罗船舶制造方面的书籍来学习,便从侧面钻研器械制造。有时为了弄清一个数据的计算过程,她需要查阅好多书籍,把从古至今的能工巧匠都熟悉了,潜心学习他们传于后世的著作。如鲁班、墨子、张衡、马均、诸葛孔明、靖国公林春等。

    因此,她接触了机关制造。

    她也没个师傅教,自己自学,想到哪学到哪,毫无章法和门径,其艰难可想而知。

    这不,这道题难住她了。

    根本看不懂!

    这是靖国公林春的手稿。

    靖国公林春是大靖历史上有名的机械制造名家,改造了许多工用、农用的器械,利在千秋。他在机关术上的造诣尤其高,哪怕一个小小的梳妆盒的机关,也难破解。

    李菡瑶原本是学造船的,现在偏了方向,对机关制造感兴趣起来,所以一头扎进去了。

    落无尘看后道:“机关术,妹妹到底懂多少?这图颇为复杂,愚兄不知妹妹的底子,不知如何讲起。”

    李菡瑶振奋道:“这不要紧,我告诉哥哥。今儿解不开,明儿再接着来。劳烦哥哥教我!”

    落无尘巴不得明天来,欣然应允。

    两人不再下棋,钻研起机关术来。

    经过询问,落无尘发现李菡瑶并不了解机关术,只是在学习机械制造时有所涉及而已。但她极为聪明,几乎可算是“触类旁通”,所以他教起来也不费力。

    落无尘还惦记刚才李菡瑶说要娶个夫君的话,想要劝阻她。他认为这定是李卓航的主意,对李伯父有些不满,心想:招赘婿的话,李妹妹如何能觅得良婿?

    他便趁着喝茶歇息时劝道:“妹妹,世人都是男娶女嫁的。妹妹想要娶个夫君,恐难如意。”

    李菡瑶道:“世人都男娶女嫁,我偏要娶个夫君。若他真心喜欢我,就不会被这规矩束缚。”

    落无尘:“……”

    什么样的真心能抗住这规矩?

    这话题谈不下去了!

    他不知怎的,有些闷闷的。

    家业继承,都是家业继承!

    落无尘忽然对功名和前程急迫起来,因为他想要创建一份家业,一份大大的家业!

    ********

    三更求十月保底月票。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