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82章 把自己卖给八岁的小姑娘(二更求月票)
    农家小子是胡清风的儿子胡齊亞,两个小姑娘则是李菡瑶和观棋,背靠着石壁坐在地上。

    李菡瑶的丫髻散了半边,身上衣服也脏兮兮的,唯一没变的是,依然肤白眼黑。她正盯着对面石壁上一方石雕看得出神,石雕内容是飞禽走兽,图案繁复。

    胡齊亞说完那番话,便用竹竿将竹篓推倒了。

    篓子倒地的动静,惊动了李菡瑶。

    观棋一声尖叫,直往后缩,想逃走,然而身后抵着墙,退无可退,慌张之下抱住李菡瑶。

    李菡瑶死死盯着竹篓,只见篓子口游出一条蛇,蛇首朝她们探过来,不动了,双方陷入对峙。

    李菡瑶自小养蛇,以蛇为宠物,但那是家蛇、无毒的,她也不再是五岁第一次见蛇的懵懂年纪,面对这五步倒,她全身紧绷,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杏眼比任何时候都要黑、深,一眨不眨地凝视着那蛇。

    观棋抱着她的胳膊发抖。

    李菡瑶轻声道:“放开。”

    观棋一愣,顿了下才明白,姑娘是在命令她,忙松手。心里羞愧:这时候,她该保护姑娘的。结果姑娘没怕,她却吓得这样,还抱着姑娘求保护。

    胡齊亞催道:“你写不写?”

    胡齊亞想逼李菡瑶给江玉真写信,送银子来赎他们父女,是他自己想的主意,并非受叶屠夫和胡清风指使,那两人此时刚离开大殿,往后山来呢。

    胡齊亞听叶屠夫说,李卓航勾结官府才害得他们流落至此,又见李菡瑶生得粉雕玉琢,嫌弃她比小丫长得好——坏人的女儿凭什么长得像小仙女一样?便萌生出要这女孩屈服的念头,哭着喊着对他求饶。

    李菡瑶若是个小子,他肯定挥拳头就上,打到对方跪地求饶;但李菡瑶是个娇滴滴的女孩,他不能用拳头招呼她,想着小女孩都怕蛇,于是弄了条蛇来吓唬她。

    他要逼李菡瑶屈服,却又怕李菡瑶真被蛇咬了。

    这可是五步蛇,咬了没救的!

    他仗着自己自幼便满山钻的经验,信心十足地认为:他能在李菡瑶求饶之前将蛇挑开。

    尽管有这信心,他还是全神贯注地提着竹竿,唯恐一个疏忽,李菡瑶就被蛇给咬了。

    李菡瑶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仍全神贯注地盯着蛇。

    胡齊亞觉得这女孩比自己想象要胆大几分,看见蛇竟然没叫、也没哭,黑少年很意外。

    李菡瑶内心远不如外表平静,强烈的危机感令她极度紧张。她觉得自己就像一根绷紧的弦,随时会断裂。她想不起来爹爹,想不起来娘亲,更不会对胡齊亞求饶,汗水顺着她额角滴落,看着就像眼泪滚落。

    事实上,她眼中的确沁出了泪。

    她感到身边的观棋在瑟瑟发抖。

    她还察觉对面的蛇首有轻微的移动,蛇的后半节依然在篓子内,她却知道它正蓄势待发。

    就在这时,观棋一咬牙,挺身就要挡在李菡瑶面前,宁愿自己被蛇咬,也要保护姑娘。

    李菡瑶迅速伸出小手,纤细的手指灵活无比,就像掐住麻点的七寸,她掐住了五步蛇的七寸,蛇身扭曲起来,迅速缠上她的手腕,像镯子一样套了几圈。

    这一刻,她小脸格外白,汗水浸湿了碎发,一缕缕贴在脸上;身子有些虚软、脱力。

    胡齊亞呆呆地看着她,不敢相信她竟徒手抓住五步蛇。

    观棋也激动万分,一骨碌坐直了,敬畏地看着李菡瑶和蛇,“姑……娘,抓住了……”

    李菡瑶捏着蛇站了起来,抬脚向胡齊亞走过去,杏眼黑黝黝的不见底,手里的蛇吐着信子。

    胡齊亞黑脸都变黄了,一边往后退,一边紧张道:“你、你要干什么?别过来!”

    李菡瑶忽然对他一笑。

    胡齊亞觉得很不正常,若是李菡瑶变脸凶他、骂他,他还能接受;这么笑,笑得他心里毛毛的。

    李菡瑶轻声道:“别怕。”

    胡齊亞大喊:“别过来!”

    这小丫头太邪门了。

    ……

    叶屠夫派了个媳妇过来带李菡瑶。这次可没弄错了,顺利将李菡瑶带到了胡清风那。

    胡清风打量面前的小姑娘:头发有些乱,衣服有些脏,却很镇定,黑眼珠盯着他。

    胡清风也没太在意,大户人家的姑娘,一般要比小户人家的女儿大方,这并不足为奇。

    他比较尴尬的是如何开口。

    威逼小孩子,还是女孩子,这事他可没干过。再者,这小姑娘长得真是好,瞧那双眼睛,多灵动。牛贩子有些不忍心,他一直想生个女儿的。

    他正酝酿,怎么说才能显得义正严辞、不那么卑劣呢?叶屠夫免了他的苦差事。

    杀猪的汉子提着一竹篓子、一脸决然地走向李菡瑶。

    李菡瑶警觉地将目光转向叶屠夫,在一脸络腮胡子中捕捉到深藏的狐狸眼,专注凝视。

    胡清风动动嘴,似想阻止。

    叶屠夫已经提起了篓子,作势准备打开篓子盖。

    胡清风心提到嗓子眼,心里催李菡瑶:“快哭啊!求饶啊!杀猪的看着凶,其实最心软了。”

    然这时,李菡瑶抬起右手。

    “啊!”叶屠夫发出短促一声叫,似被蜜蜂蛰了一般,右手捂着左手背直往后退。

    篓子掉在地上,滚远了。

    胡清风睁大了眼睛,只见李菡瑶纤细的手指正捏着一条蛇的七寸,刚才趁着叶屠夫不备,抢先出击。

    叶屠夫大叫:“你哪来的蛇?”

    胡清风则紧张询问屠夫:“可咬到你了?”

    他认出这是五步蛇。

    叶屠夫很想说“老子还能栽在这丫头片子手上”,然他的手迅速肿了起来,伴着头晕眼花,身子摇摇欲坠,眼看站不稳,想逞英雄也力不从心。

    胡清风骇然,急忙扶住他。

    一个汉子急道:“我去叫大夫。”说完人已跑出去了。

    李菡瑶默不作声在旁看着,忽道:“我有办法救他。”

    胡清风看向小姑娘,神情严肃地问:“如何救?”

    李菡瑶道:“你先写个卖身契给我。你们成了李家的奴仆,不得以下犯上。先放了我爹爹。”

    小姑娘很镇定地提条件。

    胡清风沉默了,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指的就是他和叶屠夫这种情形。

    他却不想就此服软。

    他把屠夫交给一个矮黑农汉,自己过来抓李菡瑶。

    李菡瑶一扭身躲过去。

    胡清风也不追,认真道:“他死了你父女也别想逃。”

    李菡瑶也看着他认真回:“他不死我也逃不掉。”

    胡清风:“……”

    他看着倒在椅子内的屠夫,果断转身,放弃了抓住李菡瑶逼她救人的企图,因为耽搁不起。

    他走到桌边,那里有准备好的笔墨——本是为李卓航准备的,现在他自己用上了——提笔、蘸墨,一挥而就。

    混迹于市井最底层,哄骗过无数买牛和卖牛人的牛贩子,这次把自己给卖了,卖给了一个八岁的小姑娘。

    写完,拿给李菡瑶看。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