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87章长发绾君心三更,姐姐儿盟主+
    溪水就在不远处,是从山里流出来的,约莫半丈宽,在低洼处形成一个清水潭,和尚们在谭边放了两块大青石板,上游的位置洗菜,下游的位置洗衣。

    山前空地上,稀稀落落散布着一些松树,林间一条土径,沿着土径可直达水潭边。

    深秋的天空碧蓝,秋阳温暖。

    水潭上,闪着粼粼波光

    李菡瑶一看这里就喜欢。

    小丫带了一小把稻草,扎了个草把子,用来刷山芋,对李菡瑶道:“瞧,一刷就干净了。”

    李菡瑶道:“小丫你真聪明。”

    小丫害羞道:“大家都这么刷。”

    并不是她聪明才发现的。

    李菡瑶觉得小丫很纯真,于是也放松了警惕,只留神防备胡齊亞使坏。她拿了几片黄心菜叶子,在清澈的溪水中洗涤。溪水有些凉,清洌洌的如同冰泉,令她(身shen)心归于宁静,不再有被掳劫的惶恐和不安。

    观棋问:“小丫,这山芋蒸着吃吗?”

    小丫道:“炒着吃。”

    观棋道:“山芋还能炒菜?”

    小丫道:“能呢。切山芋丝炒,糊哒哒的汤、粉粉的,伴饭吃可香了。加个辣子还香。”

    李菡瑶没吃过这样的,顿时被勾起食(欲yu),不由吞了一口口水,感觉好饿。实在是她这些天累惨了!

    她问:“千张呢,怎么做?”

    小丫道:“打疙瘩。”

    李菡瑶道:“打疙瘩不好,做素。”

    小丫迟疑道:“我不会做。”

    李菡瑶道:“我也不会,但我知道怎么做,我教你。”

    小丫居然听懂了这矛盾的话,欣喜道:“你说,我做!”

    李菡瑶振奋不已,详细地告诉小丫做素鸡的方法。她不会做,却会说,用精妙的词句、形象的语言将制作过程描绘出来,令听者仿佛亲眼看见一般。

    小丫何曾见识过这些,听着,不由悄悄吞口水;又尴尬提醒李菡瑶道:“没有鲜蘑菇。”

    李菡瑶道:“干的也行。”

    小丫道:“干的也没有。”

    李菡瑶:“……”

    忽然她想起来:灾民们饭都吃不饱,哪有条件挑三拣四,用什么鲜蘑菇干蘑菇呢?还好她机灵,想着寺里清贫,没有松茸,本来她还想说用松茸呢。

    她懊恼道:“对不起,我忘了。咱们改改吧,用别的东西提鲜,主材有千张就够了……”

    小丫重又高兴起来。

    三个小姑娘说得(热re)闹,忘记了(身shen)周以外的人事。

    不知不觉洗了菜,观棋用手沾了水当头油,帮李菡瑶把头发重新梳了,绑得死紧。然后众人起(身shen)回去。

    小丫即刻动手做饭,观棋帮忙烧火,李菡瑶在旁监察制作过程。

    观棋年纪小,在李家也不大进厨房的,烧火时差点失火。最后,还是小丫教了半天,才会。

    李菡瑶见识到小丫的烹饪天赋,(身shen)手灵活无比,比在厨房混了多少年的媳妇都要熟练,味觉极准。她一面按李菡瑶指点做素鸡腿,一面见缝插针地将山芋切丝下锅炒。须臾,一大海碗山芋丝便出锅了:黄绿色浓汤汁,带着香辣味,直往鼻子里钻,刺激得人腮帮子冒酸水。

    李菡瑶尝了一口,“好吃!”

    小丫立即笑逐颜开。

    小丫也见识到李菡瑶的灵慧:明明不会烧锅捣灶,说的却头头是道,就没有她不知道的食材和美味,凡她吃过的,也必定知道如何制作,深为敬佩。

    忙碌中,胡齊亞被她们彻底忘记了,就是在做素鸡腿时,需用竹子制作鸡腿骨,要他帮忙削了。

    灾民们一天吃两顿,这是晚饭。

    胡清风已知王诏要发兵剿灭他们,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早已调兵遣将,将一群灾民都分守在青华山各处,严阵以待,他自己却在后山精舍陪李卓航下棋。

    他既和李卓航达成协议,哪怕是做样子,也不能再把他父女关起来;又不放心这父女两个,便舍命陪君子,亲自陪着李卓航,顺便试探其虚实。

    净慧方丈在旁观战。

    李菡瑶和小丫打听他们一盘棋结束,忙叫吃饭。

    胡清风等人忙收拾,因叶屠夫醒了,只是(身shen)子还虚弱,但他素来(身shen)子强壮、底子厚,便挣扎着起来吃饭。

    大家刚坐好,就见三个女孩子各端了饭菜走来。

    叶屠夫闻见一股香味,伸着脖子一瞧,居然有一大碗鸡腿,顿时狐狸眼瞪圆了,问:“闺女,哪来的鸡?”

    小丫抿嘴笑道:“这不是鸡。”

    叶屠夫道:“这明明就是鸡!”

    他以为女儿当着方丈不敢说,他却是不管这些的,直嚷了出来,反正他们又不是佛门中人。

    李卓航一瞧,微笑道:“这是素鸡,千张做的。令(爱ai)好手艺,这味道很是地道。”

    叶屠夫听李卓航夸他女儿,眉开眼笑,看对方顺眼不少。

    小丫道:“李姑娘教我做的。”

    叶屠夫不信道:“她能教你?”

    小丫道:“嗳。”

    叶屠夫问:“她会煮饭吗?”

    小丫:“……”

    李卓航道:“小女不善厨艺,胜在见多识广,凡吃过的佳肴,必要追问其做法。她虽能指点令(爱ai),能不能做出来,却是令(爱ai)的本事。换个人,未必能做出来。”

    叶屠夫道:“那是。”

    这一顿,个个吃的香。

    饭后,小丫又捧上茶来。

    茶叶是方丈送的。

    泡茶,是李菡瑶教的。

    胡清风是(爱ai)喝茶的,见李菡瑶在厨房并非毫无用处,也没有作怪,倒也无话可说。

    饭后,李菡瑶又掏出一个小纸包,包的是药膏,递给叶屠夫道:“这个外敷,不然你的毒伤好不了。”

    叶屠夫:“……”

    胡清风:“……”

    怪不得屠夫总那么虚弱。

    他就知道小姑娘还留了后手。

    可是,这药她藏哪儿的?

    胡清风彻底没脾气了,绝了翻脸的心思。李菡瑶肯把外伤药拿出来,是看在小丫面子上;若他再翻脸,恐怕李菡瑶再也不会相信他,要跟他不死不休了。到目前为止,双方行事都留有余地,都没把事(情qing)做绝。

    李菡瑶见他们没发作,松了口气。

    刚才这纸包,她藏在鞋子里。

    当然,她还有两个药瓶,关押胡齊亞时,顺手藏在了精舍密室内,因她要用那蛇防(身shen),又不想闹出人命,才将药丸和药膏各取些出来,带在(身shen)上以防万一。

    这一天,李卓航父女把最艰难的一关度过了,虽还不能自由行动,见面的机会是有的。

    掌灯前,父女两个终于得以单独相处,李卓航示意女儿过来,“来,到爹爹这来坐。”

    李菡瑶笑嘻嘻地走过去。

    李卓航将她按坐下,自己在她(身shen)后站着,将她头发打散,插开五指当梳子,替她梳头。

    暮色朦胧,山野寂静。

    寂静中,李卓航问女儿:“你怎么能抓那蛇呢?”声音满满的都是后怕和担忧。

    李菡瑶抿嘴不语,忽然想哭。

    她不敢出声,怕爹爹听出来。

    她已不再是懵懂幼童了,当然知道那蛇危险,可是她真的没有选择,只能放手一搏。

    现在想来,(禁jin)不住心底发寒。

    李卓航似乎感受到女儿的惊惧,没有再谴责和唠叨,只一心一意地帮她梳头,动作轻柔。

    观棋在旁看着,觉得这一幕很是温馨,好奇地问:“老爷原来会梳头?婢子都梳不好呢。”

    李卓航瞅她一眼,道:“嗯,你还算有自知之明。姑娘这头发让你这么五花大绑,再不松开,头皮都要掀掉了。你呀,也就会下棋,别的都废了。”

    观棋听了,惭愧地低头。

    她与李菡瑶(性xing)子有些相像,在下棋方面有天赋,还善吹笛,至于女红等都不擅长,也不大会梳头。李菡瑶出门,都是由王妈妈贴(身shen)伺候的。王妈妈不在,观棋只好替姑娘梳。谁知老爷看不过眼,竟然亲自动手。

    李菡瑶虽然看不见后面,却能感受到爹爹的动作熟练无比,一点不像观棋,扯得她头皮生疼。

    她不(禁jin)问:“爹爹怎会梳头的?”

    李卓航静默,眼神却温润如水。

    他学梳头,是娶了江玉真后。

    新婚头几年,他常帮妻子梳头;妻子也帮他梳,长发绾君心,那是一段美好的岁月。后来有了女儿,家务、商务都繁重,便再没那个闲心了。

    现在,他把这份柔(情qing)转移到女儿头上,一样地梳发,不一样的(情qing)怀,寄托了他对妻子的感(情qing)。

    晚点还有一更,若等不及大家可先睡美容觉,明早再起来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