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好莱坞当导演〕〔回到明朝当暴君〕〔穿越之傻王哑妃〕〔欧皇崛起〕〔娇妻在上,蜜蜜宠〕〔快穿:戏精男神,〕〔游戏王之背后灵系〕〔听说我爹要弄死我〕〔天朝女国师〕〔万界之我开挂了〕〔舌尖上的求生游戏〕〔梦幻西游大主播〕〔精灵之山巅之上〕〔鬼叫崖往事〕〔极品玄医〕〔我不是老二〕〔诸天最强大佬〕〔系统精灵才是真主〕〔重生之前方高能〕〔当上学变成可攻略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98章 父女归来
    他是抢着来报喜的,因为太激动了,有些歇斯底里、声音凄厉,不像报喜,倒像报丧。

    院子里陡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落无尘正编得起劲时被打断,笑容僵在脸上,木然看向江如澄;江如澄也正傻傻地看着他。

    江如澄想:“爷是瞎编的呀,真回来了?”

    落无尘则想:“难道我有预言成真的天赋?”

    李卓航父女一到家门口,便问家里情况,门房见老爷真回来了,再不敢隐瞒,三言两语把这几天的事说了。

    李卓航只听到一半,抬脚就走。

    李菡瑶更急不可耐,两手提着裙摆,撒腿就跑,观棋和品茗忙也跟着她跑。

    “母亲!我们回来了!”

    李菡瑶冲进正院,目光在院内一扫,在人群中捕捉到江玉真的身影,隔老远便张开双臂,扑向她。

    江玉真从愣怔中醒过神,疾步下了台阶,激动道:“瑶儿!”张开双臂接住女儿,一手扶着她的肩,一手抚摸她的小脸;两眼把她上下左右打量,看她可伤着了、可受了苦;一面开心地笑着,一面不住滚泪。

    郑妈妈在旁也不住用帕子擦泪。

    李卓航随后进来,众人纷纷叫“家主”“方舟”“老爷”,他一概不理,径直走向江玉真。

    江玉真抬眼,看着那颀长俊逸的身形、俊朗的脸颊,脑海里浮现一个念头:他瘦了!

    恍惚间,她想起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场景,她站在锦绣堂内,蓦然回首看见他,一眼万年。

    她含泪笑问:“你回来了?”

    李卓航笑答:“回来了。”

    他虽预见到妻子处境艰难,却没想到会看见这样一幕场景:平日受他多方照拂的族人蜂拥而至,如群狼环伺,面目狰狞,随时要将妻子撕成碎片。

    他心中戾气翻涌,就要爆发。

    李菡瑶因见娘亲掉泪,想宽慰她,忙插嘴道:“娘,我们好好的,一点没吃苦。娘,这是叶屠夫——”她瞥见叶屠夫等人进来了,忙招手示意他们来拜见主母;也是向众人显摆:他父女不但平安归来,还收服了土匪。

    叶屠夫等人忙上前给江玉真磕头。

    李菡瑶在旁引见:“娘,这是品茗,我新收的丫鬟。这是叶屠夫,是品茗的爹。他可厉害了,为人又豪放,两把杀猪刀使得出神入化——”

    这腔调有些像说书的,“杀猪刀”听着也难登大雅之堂,李菡瑶说到一半,警觉这引见有些不入流,好在她读书过目不忘,肚里攒了不少墨水,急忙补救——

    “就像庖丁解牛,技近乎道!”

    利用一个典故,瞬间拔高屠夫形象。

    那时,江老太爷父子也下了台阶,围在他们一家身旁,看着李菡瑶笑得合不拢嘴,如看珍宝。江如澄和落无尘还没从谎言成真的震撼中回神,也盯着李菡瑶看,听了李菡瑶的话,两人都忍俊不禁,快活的很。

    在场好些人都没听懂,以为叶屠夫有什么独门秘技,才让李姑娘另眼相待,都专注地打量他。

    这情形取悦了叶屠夫,又深感自己鲁莽,导致李家遭遇此大祸,差点家破人亡,心中愧疚,忙又磕头请罪:“太太,都是小的糊涂,受人挑唆,才误会了老爷,把老爷和姑娘掳去,害得太太担惊受怕,请太太惩罚小的。”

    江玉真道:“老爷既饶了你,我又怎会罚你。记住这次教训,往后不可再轻易受人挑唆。”

    叶屠夫忙道:“是,小的再不敢糊涂了。”

    一转脸,忽看见李卓然,正往人后退呢,急忙大叫:“是你!——老爷,就是他告诉小的,说老爷跟官府勾结,倒卖赈灾官粮;逼死婶子,不仁不义……”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李卓然便暴露在众人目光下。

    他慌乱不已,色厉内荏道:“胡说,我从未见过你,何曾挑唆你?你敢胡乱攀咬!”

    叶屠夫恼了,道:“我一见你就认得怎么是攀咬?你想赖?咱们去徽州城里找那家酒馆的伙计作证。”

    李卓然心里咯噔一下,更慌了。

    李卓航却没有理会叶屠夫的指证,只扫了一眼三老太爷等人,问江玉真:“这是怎么回事?”

    这话他一进来就想问的,被李菡瑶打断了。

    这么多人,他只问妻子。

    因为他只相信妻子。

    江老太爷忍不住道:“贤婿,你今儿要没回来,你媳妇怕是要被这些人生吞了。”

    李卓航听了不语,依然盯着江玉真,等她说。

    江玉真这些日子所受的担忧、恐惧、愤怒、屈辱,一齐涌到嘴边,想要告诉他,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来。

    他回来了,她便放心了。

    所有的苦难都不值一提。

    再者,这些事一句话也说不清,还是捡最要紧的说罢。

    她转向正屋,看着廊檐下的慕容星,轻声道:“这位慕容居士来说,三十年前曾送了个孩子给李家。他们都说,这孩子就是李童生。”

    李卓航扭头看向慕容星。

    从李卓航跨入院门开始,慕容星的目光就没离开过他。初见的刹那,她感到心中犹如被一柄大锤重击,痛得微微前倾。待李卓航看过来,横眉微蹙,凤目凝视着她,她眼前一阵晕眩,耳边响起一声温柔的轻唤“星儿!”

    除了这声唤,她什么也听不见了。

    跟她同来的婢女担忧地扶住她,一面含泪看着李卓航,不像初见,倒像看到了久别的故主。

    见李卓航盯着慕容星,墨老管家怕他质疑慕容星的身份,忙上前道:“老爷,慕容居士确是老太爷的人。”

    李卓航静默了一会,道:“进去说。”

    说罢扶着江玉真的手臂,向正屋走去,李菡瑶在另一边牵着母亲的手,一家三口并肩而行。

    上了台阶,来到慕容星面前。

    李卓航顿了下,便越过她,进去了。

    慕容星刷地放下帷帽黑纱,遮住一脸泪水。

    郑妈妈等仆妇跟着鱼贯而入,刚回来的王妈妈经过慕容星身边,盯着她目光闪烁、神情奇怪。

    李卓航和江玉真在堂上坐下后,扬声道:“都进来!”

    墨老管家听了,忙吩咐一个小厮:“去请智善大师来。”然后颤巍巍地迈步上台阶。

    李卓然走到慕容星身旁,等她示下。奇怪的很,慕容星并不在意他这儿子,只盯着屋里。

    三老太爷和四老太爷看着上房大门,不敢动;李卓远讥讽地看了他们一眼,招呼落家父子进门。

    落霞却踌躇了:李卓航要处置家事,他们是外人,在场未免不合适。李卓航仿佛知道他心思,已经吩咐墨管家。墨管家赶出来,亲自带他父子去安置。

    江老太爷祖孙三个也没进去。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