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05章 这下不用招赘婿了吧?
    落无尘还在旁催她:

    “再快些!”

    “抛开以往,尽情挥洒!”

    “不要受任何习字规范所拘,就像写狂草一样。草书的特点便是:存字之梗概,损隶之规矩。恣意纵横,如行云流水,不拘一格!此正符合妹妹的性子。”

    李菡瑶被他说得激情澎湃,那笔挥洒得愈加急促,再不管什么横平竖直、形体方正,只随自己心意来泼墨。

    落无尘继续点评:

    “都连起来了。注意平衡!”

    “平衡懂吗?布局平衡。”

    李菡瑶道:“懂。”

    书画的鉴赏她学的可不差。

    落无尘忽转身,奔向一排排书架,找到书法碑刻那个区域,将王羲之的《初月》临摹本,张旭、怀素的狂草帖各抽了一本出来,再转身回到书案前。

    李菡瑶已经写完了。

    落无尘绕到书桌后,凝目观看,只瞄了一眼,便抬头看着李菡瑶微笑,双目亮晶晶的。

    李菡瑶看出他赞赏,也喜悦地笑了。

    字依然很不好,但总体看来,比她之前写的字形要流畅,这便令人振奋了。这可是她第一次尝试另外的写法,方向对了,再苦练个十年,还怕练不成?

    落无尘将手中的帖子递给她,“妹妹可以自成一家,但也要学习前人的经验。这几人皆是狂草的名家。观摩他们的书法,或能给妹妹启发和灵思。”

    李菡瑶接过去,这是她家的书,她当然见过,不过未曾仔细观摩。一直以来,她都在学习入门基础。正如俗语说的:还没学走就想跑,怎么成呢。

    眼下看来,却格外亲切。

    落无尘见她翻开王羲之的《初月》,便先念一遍给她听,又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她笔画走势。

    李菡瑶一边听,一边提问。

    “无尘哥哥,这些字好难认。”

    “是很难认。所以我让妹妹不拘章法、放纵挥毫,可以使笔势流畅,扬长避短。但这只能糊弄外行,要想真正学习草书的精髓,妹妹还需努力。”

    “这我知道。我喜欢草书。”

    李菡瑶有种预感:她能写好草书!果然如此,她便是第一个还没学走就想跑,还跑稳了的人。

    朝阳从窗棂射进来,照在他们身上。

    江如澄进来便看见这样一幅场景:

    落无尘一身月白长袍,如清风、如朗月,站在书桌旁,低首看着李菡瑶,不知嘴里说着什么;李菡瑶伏在桌上,小脸肃然,小手急速挥舞正写字。

    忽然她停笔收势,仰脸看落无尘,笑了。

    落无尘也笑了。

    透窗而入的朝阳在他们身上镶了一层金边,映着他们眼中的笑意,传递和分享不可言说的秘密。

    “你们在做什么?”

    “看书。表哥你来啦。”

    李菡瑶顺手扯过一张白纸,盖在写过的字纸上。

    她不想透露自己习草书的事,字还很丑,她要多练习几年,等将来给人一个意外。

    落无尘转身,见江如澄一身红衣,头发还是湿的,身形矫健,神采奕奕,惊讶问:“江少爷又去游水了?”

    江如澄道:“嗯。看什么书?”

    落无尘便将自己挑的书让他看。

    李菡瑶趁机收拾书桌,嚷道:“吃饭去了。我都饿死了。”

    李卓航这天依然没有时间陪客,家里、商铺、太平工坊的人事大动荡,太多的事等他处置。连带的,李菡瑶这个少东家也跟着忙,只在吃饭时才能歇会儿。

    李菡瑶忙时,落无尘和江如澄都在半月斋看书。

    李卓航既已认下李卓然,又幽禁了他,对李天华这个侄儿便不再放任,亲自管教。他令李天华待在书斋里习字,等忙过这阵子,再跟姐姐一块读书。

    落无尘一本书翻完,送回书架。

    经过李天华身边时,脚下一顿,停步看去。不得不说,这孩子的字比李菡瑶写的强多了。

    落无尘不由唏嘘。

    忽然他想到:李菡瑶有了这个堂弟,还需要招赘婿吗?

    这念头一起,便再也按捺不下去。

    李天华见他只管看,也不走,有些拘谨地站起来,叫道:“落哥哥。”难道他写的字太难看了吗?

    落无尘却夸他写的好,又指点了他几句。

    李天华很是开心,忙又坐下写起来。

    江如澄见落无尘看李天华写字,不由狐疑,早上的事他还没忘呢,现在这又做什么?

    想了一会,江如澄也明白了。

    他想,瑶妹妹如果不招赘婿的话,肯定要嫁他的,这是妹妹亲口说的,怎会嫁外人呢?

    可惜这话他不能告诉落无尘。

    不能告诉,便找机会暗示!

    傍晚时,李菡瑶忙完来找他们,落无尘见她脚步匆匆,一面走一面还吩咐观棋什么事,一副日理万机、分身乏术的小模样,只是头上的丫髻不应景,小脸也稚嫩得煞风景,他忍不住嘴角微扬,无声轻笑。

    这样的她格外可爱!

    才八岁就担起家事,虽然只是跟着父母学习打理家务,这也使年长她五岁的他感到钦佩和心痛。

    有了李天华,就无需她辛苦了吧?

    最要紧的,不需要她招赘婿了吧?

    落无尘很想问她,然当着江如澄的面,哪里问得出来!

    江如澄早迎上去,温柔问:“妹妹忙完了?”

    李菡瑶道:“还没。明儿再说。”

    因看着两位少年,歉意道:“表哥,无尘哥哥,把你们丢在这里,真是失礼了。”又问李天华:“弟弟,你可有尽心招呼两位哥哥?”

    李天华一脸懵懂——

    他需要陪客吗?

    他只顾写字去了。

    江如澄笑道:“妹妹别难为他了,他也才来呢,还不如我对这儿熟悉。”

    李菡瑶一想也是,遂不再客套。

    接下来,江如澄一直和李菡瑶说话,“……我上年出海了,好多新鲜事跟妹妹说呢。”

    李菡瑶忙道:“吃了晚饭你说。”

    江如澄道:“好。”

    又道:“船坞正建一艘海船,就要完工了……将来,我定要为妹妹造一艘独一无二的大船,载着妹妹出海,到海外各国逛一圈再回来。妹妹可想同我去?”

    李菡瑶欣喜道:“想啊!叫上如蓝姐姐。”

    江如澄瞥了落无尘一眼,笑了。

    落无尘一楞,这兄妹两个……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