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06章 圣旨褒奖
    很快落无尘便明白了:

    江家想亲上加亲!

    江如澄说起海外见闻,他仗着读书多,还能插得上一两句;后来说起造船,他便很难插得上了。再者,话题一涉及船舶的构造,江如澄便向李菡瑶附耳。

    而李菡瑶,听得目光炯炯。

    这不是有意避着他吗!

    落无尘倒也没在意。

    他知道各行都有规矩。

    只是,李菡瑶会嫁表哥吗?

    落无尘有些心焦。

    他不知自己怎么了,坐在那静静地看着江如澄和李菡瑶说笑,并无被冷落的尴尬,只是提不起兴致。

    在江如澄心里,不管他将来娶不娶李菡瑶,瑶妹妹都是他要呵护的人,和亲妹妹江如蓝一样。

    江如澄的人生抱负在海上,对大海有超乎寻常的热情,因为这点,他在同龄人中是寂寞的,跟同龄人聊造船、聊航海,谁有那耐心听?但瑶妹妹就肯听他说!

    两年不见,瑶妹妹竟钻研起机械制造。

    这使得他们之间的交流更加顺畅。

    他不肯放弃和妹妹交流的乐趣,背着长辈,执意跟妹妹分享造船心得,满足妹妹,更是满足他自己。

    他相信瑶妹妹的品性,不怕泄密。

    李菡瑶不知道江如澄告诉她的算不算江家造船秘密,可是既然表哥说了,她也不能装聋啊。

    小女孩对造船异常执着。

    可惜一到晚上,王妈妈盯得她很紧,吃了饭必须回菡萏院,想跟无尘哥哥和表哥多聊会儿都不行。

    ********

    景泰府的知府听说李卓航回来了,不免有些心虚,但自持身份,不肯登门认错。

    他想:“本官并未渎职,姚县令也是按律判处——李卓航自己不也认了李卓然是弟弟吗?可见没判错。”

    然而,仅过了两天,钦差来传旨,王诏被罢官,押解进京受审,一同获罪的徽州官员达十几个。

    这旨意为何传到景泰府来了呢?

    钦差是来送匾额给李卓航的。

    圣旨大意为:

    青华府灾民暴动,李家太平绸缎庄遭灾民洗劫,李卓航心怀大义,散尽余粮,平息了一场纷争。

    后去徽州府,又遭灾民掳劫。

    王诏身为徽州按察使,与青华府地方官员勾结,倒卖官粮,致使灾民暴乱;事发后,不细查暴乱缘由,安抚灾民,平息民愤,反借机勒索李家一百万,镇压灾民,掩盖真相,故而将所有涉案官员押解进京受审。

    皇上感念李卓航大义,特赐“积善之家”匾额,嘉奖其善心和善举,钦命青华府知府鄢计尽快平息民乱,解救李卓航,并昭告天下。

    圣旨下到青华府,李卓航已经启程回家了,鄢计告诉了钦差,钦差便追到湖州来送匾额。

    景泰知府慌了,生恐他插手李家的事被李卓航记恨,再去告他一状,牵连他丢官,忙不迭赶到李家,又是恭贺,又是赔罪,又为自己开脱,说自己被王诏蒙骗了云云。

    景泰县令也急惶惶地跑来。

    一时间,李家门庭若市。

    喧嚷了一天,众人才散。

    李卓航送客毕,转身请落霞到半月斋,坐下问:“王诏与刘知府勾连事发,不该这么快传到京城。我才回来几天,圣旨就来了,可是葛兄在背后使的力?”

    他问过江玉真,江玉真求了方家,也没几天,就算书信递到京城忠义公府,圣旨也没这么快来。

    那么,就是另有人在后操纵了。

    李卓航想到葛亭和落霞。

    落霞倒也没隐瞒,道:“正是。”

    遂将落无尘的计策说了一遍。

    又道:“我想他平常都是纸上谈兵,这次便让他亲力亲为,将消息透露给段启明的侄儿,引段启明弹劾王相和梁心铭治家不严,借王相之手除掉王诏;也是给王相和梁大人一个警醒,让他们防备段启明。

    “我料定李兄定能自保,便没去青华府。后来因听说李兄冒出个庶弟,又翻出老太爷旧事,唯恐李氏族人作乱,才和李大老爷来了景泰府,相机行事。”

    李卓航忙起身拜道:“多谢贤弟。”

    落霞忙道:“李兄客气了。小弟既奉李兄为东家,替东家谋划,不是应当应分的事?”

    李卓航道:“虽是这样,心意难得。”

    又赞道:“无尘果然年少有为。”

    落霞听了这话欣慰地笑了。

    他既立意跟江家争媳妇,当然要为儿子助力,让儿子在李卓航心中留个好印象;况且,这计策的确是落无尘谋划的,何必遮遮掩掩,不肯告诉李卓航?

    李卓航被掳后,本就存了考察落家父子和江家的心思,如今对落无尘更加满意,可让他现在就为女儿定亲,不知怎的,他总也不能下定决心。

    落无尘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少年秀才,前途无量,恐怕不少人上门提亲,万一落霞替儿子定了亲怎办?

    落霞见他欲言又止,忙问:“李兄还有事?”

    李卓航道:“无尘年少有为,贤弟可曾为他议亲?”

    落霞顿时明白了他的担忧——李菡瑶还小,又是独女,虽然定亲并非成亲,但做父母的总是舍不得,他不想太早为女儿定下亲事,又恐好女婿被人抢了。

    落霞笑道:“未曾定亲。小弟对犬子期望颇高,不想他过早为家室分心,命他先立业,后成家。”

    李卓航忙笑道:“愚兄也是。愚兄膝下空虚,就这一个女儿,很是舍不得。若议了亲,免不了要提前备嫁,做父母的触景生情,岂不整日活在离愁当中?故而,我想等她长大些再说。——这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落霞会意道:“都是痴心父母!”

    两人相视而笑,心照不宣。

    虽未定亲,李卓航却将这心思告诉了江玉真。

    江玉真之前因为家乱,未曾留心落无尘,听了李卓航的话,忙特地叫了侄儿和落无尘来说话,借机相看。

    见此情形,王妈妈咂摸出味道来了。

    王妈妈大惊:姑娘是要招赘婿的,落家肯让落少爷入赘吗?老爷想嫁女,怕是真当李天华亲侄子了。

    不行,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落家父子在李家住了三天,第四天便同李卓远回徽州去了,落无尘临走借了一箱子书。

    江家新船出坞,江家祖孙也告辞了。

    王妈妈立即向李卓航坦承真相。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