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12章 小墨竹,姐姐来看你了!
    这最后一票买卖,王壑自然用心。

    他在码头向人打听了这城里有数的生药铺、药材行、医馆等,选了最为人称道的济世堂。

    到济世堂,他直接求见掌柜的。

    掌柜的见他们来卖药材,看那几个篓子,还有不少货,忙将他们让到后堂,上茶、谈买卖。

    王壑放松喝茶,耐心等他看货。

    掌柜的看完,又把几人打量一番,见年纪最大的老仆不理会,黑小子也一心喝茶吃点心,便问最先开口的王壑:“敢问小哥,这药材你们打算要什么价?”

    王壑反问,他能出什么价。

    掌柜的咳嗽了一声,报了一个数。

    王壑笑了,道:“掌柜的,我们可是听说了济世堂的口碑才来的。掌柜的可别糊弄小子。”

    掌柜的忙道:“不敢糊弄。”

    王壑道:“这些药材多新鲜——人参刚出土不足两月。这要是卖到药材铺和生药铺,经他们手一炮制,再拿到市面上,怕是要翻倍。钱还在其次,你能买到这么好的?”

    掌柜心里赞同他:这些药材经过炮制后,再不是这个价了。别的不说,就那人参,必定要截成两节,哪里肯卖这么完整的给人呢?除非留着自用。

    可是自来谈买卖,都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他进货,怎么能不还价呢?因此挑剔压价。

    王壑一看不行,这要磨到什么时候?

    他笑道:“掌柜的要这么说,咱们谈不成。小子刚下船,也没工夫跟掌柜的磨。我们还是先去寻个客栈住了,明日在醉仙楼摆一桌酒席,把城里药材铺、永安堂等医馆的人都请去,大家当面验货叫价,价高者得。”

    说着就站了起来。

    掌柜的一见急了,忙起身拦住,双手往下虚压,道:“小哥别急呀!坐下,咱们好好谈。我去请东家来。”

    张谨言吃完了点心,皱眉问:“你做不了主?”

    掌柜的忙道:“能做主。只是这批货多了些,要一大笔银子呢,肯定要告诉东家一声。”

    王壑道:“那快去吧。”

    掌柜的忙进内院去了。

    须臾转来,带了一个中年人来,替双方引见,说是莫先生,莫先生看了货后,满意点头。

    不过,他还是想压一压价。

    他先不提价钱,坐下后,问王壑走过哪些地方,这药材的产地,想摸摸他们的底细。

    王壑顿时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起南疆的雨林、西疆的雪莲、西北的沙漠、北疆的黑莽原、东北的红松林以及人参鹿茸……令听者如临其境。

    掌柜的和莫先生都听住了。

    两人都明白,碰上行家了,这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不好糊弄,还是给足了价买下吧。

    最后,一万九千二百两成交。

    王壑等人收了银票和散碎银子,告辞出来。

    有银子了,张谨言觉得气壮了不少,不自觉地咧嘴笑,紧挨着王壑走,道:“哥,咱们去哪吃饭?”

    王壑道:“先更衣。”

    张谨言一楞:“更衣?”

    王壑道:“不对,先把骡子卖了。往后用不着骡子了,得买马。先也不用买马,先去置办两身衣裳,不然咱们就这么牵着骡子、戴着斗笠去醉仙楼吃饭?”

    张谨言“哦哦”,赞他想的周到。

    他又问:“哥,咱们住哪?”

    王壑道:“去方家。”

    张谨言又一愣,“忠义公?”

    王壑点头道:“对。”

    所以他要换衣裳,恢复身份。

    霞照是江南纺织中心城镇、江南织造总局所在地,绫罗绸缎数不胜数,绣坊、成衣铺子也多。

    很快,他们寻到一家成衣铺,进去挑了几身衣裳,又寻了一家客栈,当即梳洗换衣。

    老仆就不说了,且看王壑和张谨言:

    王壑换了一身宝蓝色的锦袍,俊面如玉,剑眉斜飞,双目沉凝如渊,直鼻下、红唇上淡淡一层绒毛,观之如朝阳旭日般蓬勃、温暖,使人亲近!

    张谨言则是一身藏蓝色锦袍。他的世子吉服是栗黑色绣金线玄武,他穿惯了这种厚重、沉稳的颜色,不习惯穿鲜明的色彩,故而挑了藏蓝和玄色。

    也是一张俊朗的脸,自小在西北关外晒出来的栗色肌肤,健康英气;八字浓眉配着沉静的杏眼,嘴唇稍厚,唇上绒毛要比王壑的颜色深一些,慢吞吞的罕言寡语,不知道的都当他是个憨的,岂知他大智若愚。

    两人对视,彼此会心一笑。

    这一换,又恢复了世家子形象。

    三人便往醉仙楼去了。

    坐在醉仙楼的二楼雅间,窗外就是田湖: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连绵的青荷随着清风吹送,荡起层层碧波,更凸显一支支粉荷亭亭玉立。碧湖中间,十字柳堤交叉分割这碧波,分成了四小块湖面。四小块湖面之间,拱桥飞渡,柳带飞扬,轻舟在莲叶间穿梭,歌声飘荡……

    张谨言满足地舒口气,感觉就像坐在京城如意楼上,不过如意楼窗外是皇城,对着连绵的宫阙。

    “江南水乡的确不一样,连歌都软绵绵的。”他道。

    “你觉出来了?”王壑笑问。

    “嗯。哥,那船头上有个姑娘。”张谨言指给他看。

    王壑戏谑道:“我说弟,你没见过姑娘?”

    张谨言哑然,栗色脸颊可疑地泛红。

    王壑见他窘,敛不住嘴角的笑意。

    别说张谨言,在大靖游历一圈,有六七年了,眼下被江南旖旎的风光熏陶,他也莫名地雀跃。现在是夏日,他却感受到春日的勃勃生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按捺不住,蠢蠢欲动,总想看点什么、干点什么。

    正在这时,一阵喧哗声透过窗棂传进来:

    “明日早早地去李家,抢占先机。”

    “去李家做什么?”

    “原来刘兄不知道?李老爷要为女儿择婿了。”

    “哪个李家?”

    “还有哪个李家,就是皇上亲赐‘积善之家’匾额的锦商李家——李卓航李老爷,要选女婿了。”

    “哦,李家呀!我想起来了。”

    “听说李姑娘才貌双全,才十五岁就执掌家业了。”

    “可不是。李老爷没有儿子,谁要是能抱得美人归,可就人财两得了。”

    “在什么地方选?”

    “杏花巷李家别苑。”

    ……

    后面的话王壑再听不见,只留心到“李家”和“李卓航”——墨竹所在的李家?!墨竹!!!

    他眼前浮现一个粉雕玉琢的男童形象,瞬间知道该干什么了:去访友、找小墨竹!

    ********

    有没有像王壑一样兴奋?(*^__^*)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