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16章 沾染了情债
    张谨言一听有热闹可瞧,忙不迭点头道:“我也想去。他要是文比呢,就表哥上;要是武比呢,本世子就上,一定帮方兄弟抢到这个媳妇。”

    方逸生把他二人一扫,不满道:“你俩去了,兄弟还想入选吗?尤其是你——”他瞅着王壑,一副嫌弃的模样——“往那一站,还有我什么事?”

    王壑急忙道:“我又不求亲。”

    方逸生道:“若李姑娘看上你了呢?”

    王壑道:“这不可能。”

    方逸生道:“怎不可能!你别坏我好事。”

    王壑:“……”

    方砚听得忍俊不禁,道:“王纳,你还是别去了。子逸虽是玩笑,却也有理。——我的意思是,贤侄还是别凑这热闹了,倘或沾染了情债,岂不麻烦?”

    王壑想要去李家、弄清墨竹身份的心理执着且坚决,忽听方砚说“情债”二字,浑身一颤,想起一件事:那年的那晚,他曾挠了小墨竹脚心!

    这算不算欺辱朋友妻?

    他惶恐地看向方逸生——若方逸生知道他曾挠李姑娘的小脚心,会不会跟他绝交?

    “绝不告诉他!”王壑立誓。

    他还想起一件事:这事若搁在诗礼大家,唯有求娶李姑娘,才能保全她的名节;王氏一族乃天下公认的诗礼豪族,他若有担当,就该上门求亲。

    这……这如何能行?

    当年,他以为墨竹是“小兄弟”,看墨竹就像看弟弟王均一样,并无非礼之心。墨竹也当他是“小姐姐”,才和他坦然共处一室。他挠墨竹脚心,是想叫醒墨竹,跟墨竹道别。总之,这完全是个误会!

    王壑竭力在心中辩解,心虚地不肯正视现实。

    按理说,这时候最明智的做法便是躲远远的,管那墨竹是不是李姑娘扮的呢,一辈子别见才好。

    可他竟说服不了自己。

    原本他是想给墨竹一个惊喜和惊吓的,结果墨竹给了他一个——也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

    总之,对方勾起他强烈的兴趣。

    他在京城长到一十三岁,出门游历,从南到北,由东到西,七年时间,绕大靖转了一圈,不论遇见什么事,他都能理智冷静地处理,也处理的很完美。

    墨竹(李姑娘)竟不逊于他。

    不对,人家年纪更小。

    他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心底痒痒酥酥的,萌动着渴望,那渴望的源头正是墨竹!

    他被这股情绪左右,心不在焉,方砚等人说了什么,问了什么,他又是如何回答的,一概不知。

    后来,便去花厅入席。

    他不知喝了几杯,熏熏然。

    窗外,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高悬在深邃的青冥,夏虫唧唧,蛙鸣阵阵,夜风送来淡淡花香和潮湿的青草气息;屋里悬着花梨木镶玻璃六角花鸟宫灯。

    酒至半酣,方砚唯恐自己在场,几个少年拘束;再者,为了不暴露王壑和张世子的身份,他也不宜一直陪着两个晚辈,于是嘱咐了方逸生一番,先走了。

    方逸生顿时活络起来。

    他端起酒杯,笑嘻嘻对王壑和张谨言道:“来来来,咱们兄弟久别重逢,今晚不醉不归!”

    张谨言笑一笑,仰头就干了。

    方逸生便看着王壑,催他喝。

    王壑也仰头干了。

    酒壮英雄胆,况且他不是个无决断的人,这杯酒饮罢,心中已然有了决定:一定要见到李姑娘!

    如何见呢?

    最好明天跟方逸生同去。

    可惜,这小子竟然怕自己会夺了他的风头。他这么钟情李姑娘,所以势在必得吗?

    王壑拿过桌上的玉壶,帮方逸生斟了一杯酒。

    方逸生忙道:“怎敢劳烦贤弟。”

    王壑笑道:“无妨。”

    又帮谨言斟了一杯,放下玉壶,似闲聊般不经意地问道:“子逸见过李姑娘?”

    方逸生笑道:“见过。”

    王壑问:“一见倾心?”

    方逸生道:“一见倾心!”

    张谨言插问:“李姑娘美吗?”

    王壑瞅他道:“关你何事?”

    张谨言有点害羞地笑了,低头吃菜——他就是好奇嘛。

    方逸生却答道:“美!”

    忽然抒怀般地叹息一声,神情陶醉、自醉,嘴角含笑,想要说什么,看看面前两少年,又止住,把目光投向窗外,似乎那一腔情愫只能对月亮传递。

    方逸生对着月亮出了一会神,忽道:“李妹妹可是江南四大才女之首。”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将心中的愉悦和甜蜜与好友分享,憋着实在太难受了。

    “四大才女?”

    “对!”

    “都有谁?”

    “才女的评选,只论才情和容貌,不论身份和地位。李妹妹是商女,位列第一;翰林学士魏奉举之孙女魏若锦,位列第二;徽州按察使鄢计之女鄢芸,位列第三;火凰滢乃是青楼女子,清官人,位列第四。”

    “李姑娘有什么才情?”

    “李妹妹的才情一言难尽。她从七八岁上便跟着李老爷在外历练,经历无数艰难,每次均能破除难碍,更上层楼。如今以十五岁的妙龄执掌李家,是纺织行内年纪最小、最杀伐果决的女少东。去年织锦大会上,她以一一幅狂草织锦‘江山如画’,夺得第一。那幅字是她亲自书写并设计的,气势磅礴,若非亲眼所见,绝不敢相信出自一个少女之手。原稿和织锦贡入皇家后,皇上见了很是喜欢。梁大人也很是称赞。从那日起,江南第一才女的名声便传了出来。”

    王壑没想到李菡瑶的字能得母亲夸赞,不由一怔——再有天赋,才十五岁,能写出什么好字?

    他对她更加的好奇了。

    他又问:“江南既有四大才女,就没有四大才子?”

    方逸生笑道:“当然有。”

    王壑笑道:“都有谁?说来听听。”

    有机会也要会一会。

    方逸生道:“第一,便是落无尘,字子安,现于青山书院就读,嘉兴六年中举。第二,东郭無名,表字隐,现在潘织造门下效力。其人背景不详,查了许久也不知其来历。第三是湖州镇江府知府宁浩长子,宁致远,表字子静,嘉兴六年中举,现在碧水书院。愚兄忝列第四。”

    王壑忙问:“明日这四大才子,可有人会上李家?”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