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郡主难惹〕〔重生之神医军嫂〕〔军妻太迷人:八零〕〔重回八零当军嫂〕〔名门眷宠:娇妻养〕〔如影谁行〕〔天行缘记〕〔史上最强赘婿〕〔薄少盛宠:娇妻别〕〔贤妻威武〕〔凶兽横行〕〔王牌锋卫〕〔极品阎罗系统〕〔独家盛宠:总裁的〕〔小世界其乐无穷〕〔我的鬼恋〕〔青天骄云〕〔寻龙魔妃〕〔盛世娇宠:公子宠〕〔佛系御灵师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26章 赏美人?还是赏美男?
    李菡瑶作为江南第一才女、李家女少东,这些年闯出的名气,靠的是非凡的智慧和气魄,而非美色,这正是各大世家要他们的女儿效仿的。

    李菡瑶招赘的举止虽然惊世骇俗,其目的是为了李氏一族宗祀的延续和兴盛,这也正是各大家族希望自家女儿能做的——为了家族鞠躬尽瘁!

    世人对于强者都会不自觉宽容,比如历史上的郭织女,再比如当朝帝师梁心铭。当然,这种宽容并非一成不变,一旦有机会踩下她们,有些人绝不犹豫。

    在纺织这一行,对李菡瑶的各种踩踏和打压,一直没有停止过,她却在逆境中强势崛起,由不得大家在表面上对她赞叹、宽容,并主动笼络结交。

    “到底是李妹妹,就是大气。”

    “明儿都去赏美男吧!”

    “哎呀,那可要好好装扮!”

    “扮那么美做什么?又不是你选婿。”

    “兴许歪打正着,欧阳妹妹也能得一良婿呢!”

    ……

    说笑打趣中,气氛重新活跃起来。

    ********

    夕阳沉坠,水乡城镇换上另一件美丽的衣衫:如蛛网般穿插在城中的流水上,飘着许多船,船上悬着各色彩灯,照亮了夏夜的水乡,倒映在水中,如梦如幻。

    风清月朗,蛙鸣阵阵。

    丝竹悠扬,清歌悦耳。

    江南的旖旎在夜晚更甚。

    李家,廊上厅上都点了灯。

    明晃晃地照着正中的棋盘。

    王壑和东郭無名依然在鏖战。

    东郭無名气势凌厉,步步杀机。

    王壑气定神闲,挥洒于无形。

    观棋觉得,东郭無名就像一只雄鹰,志向高远又狠厉决绝,其攻击手段层出不穷,而王壑明明可以一箭穿其心,却每每留其一线生机,纵容他飞入青冥。

    这不是猫戏老鼠的玩弄,这是怀柔手段,面对东郭無名凌厉的进攻,王壑的拦截和反击堂皇而尊重,没有致敌于死地的决心,耐心等对方弃械投降。

    观棋不由看向落无尘。

    他应该很紧张吧?

    果然,落无尘盯着王壑手下,清俊的面容凝重无比,尚未交手便感到沉重的压力。

    观棋见一时还不能结束,回头向墨竹做了个手势。

    墨竹立即出去了。

    少时,王妈妈引着两个大丫鬟进来,两丫鬟各自托着一梅花托盘,盘中有三个盖碗,分别放在王壑、东郭無名和观棋面前,一碗是冰糖燕窝,一碗是西洋参茶。

    他们这一局都没离开厅堂,除了如厕,就在桌边吃些精细食物,并喝西洋参茶,补充精力并提神。

    “二位且休战,先吃点吧。”

    王壑抬眼看向东郭無名。

    东郭無名微微点头。

    王壑便丢了棋子,端起碗来。

    东郭無名也拿起勺子。

    一时间,只听得细腻的“叮叮”声,乃是东郭無名的勺子碰触瓷碗发出的,王壑则一点声音也无。

    “他失了镇定。”观棋暗想。

    他,指的是东郭無名。

    方逸生等人都没有,饿了的话,自己去花厅吃,厨房备有各种酒饭,随时供给。晌午他们舍不得走开,只要了些点心,就着清茶胡乱填了几块,这时饿急了。

    刘嘉平扯着方逸生,拖出去。

    潘子辰忙跟了出去。

    一出厅堂,刘嘉平憋坏了似得长出一口气,一面叫了个丫鬟带他们去花厅,并嘱咐:“我们没空吃别的,也要燕窝和参茶。”一面问方逸生:“这黄观是什么人?”

    这也正是潘子辰想问的。

    方逸生道:“我北边一个朋友。”

    刘嘉平道:“他家做什么的?”

    方逸生道:“做皮草和药材生意。”

    潘子辰问:“北边哪个州的?怎不曾听说有这号人物?”

    方逸生瞅他道:“天下之大,难道只咱们江南人杰地灵、出才子?北边多豪杰,才子更多。”

    两人问来问去,只问出黄观是方逸生朋友,家住北边,家中做皮草和药材买卖的,其他再问不出来了。

    他们在花厅吃了一碗燕窝,灌了一碗参茶,紧赶慢赶回到正堂,王壑跟东郭無名已经结束了。

    潘子辰绝望地看着东郭無名,“下完了?”

    东郭無名道:“抱歉,输了。”

    口气却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

    神情也平静的很,毫不颓丧。

    潘子辰道:“输了……也好。”

    方逸生正喜悦,闻言神情古怪地看着他——也好是什么意思?找台阶下也不能说这两个字,要知道他之前可是口口声声说,他对李姑娘情深不悔呢。

    观棋笑道:“潘公子这是如释重负?”

    听了这率真的话,众人都忍笑。

    潘子辰道:“既输了,便要输得起。”

    观棋道:“婢子还担心你想不开呢。”

    潘子辰:“……”

    王壑正留意潘子辰和东郭無名,听了观棋的话,转脸,眼中带笑打量她,恍惚间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观棋察觉他注视,目光转过来。

    王壑便道:“这局结束了。”

    观棋点头,扬声道:“这一局——”她顿了下,才接道——“方少爷胜出。”没提黄公子了。

    王壑一滞,又没甚么好说,他之前可是强调自己是来帮忙的,人家这么说不正顺了他的意吗?

    他心里讪讪的,忙转移话题,玩笑问:“下场比试要开始吗?可否先让我等吃饱了再下?”

    观棋道:“这对你太不公了,明日再比吧。”

    王壑点头道:“也好。”

    观棋扫了众人一眼,又道:“还有一事——”众人都急忙竖起耳朵、悬了心听她说——“明日比试改在观月楼。”

    刘嘉平忙问:“观月楼在哪?”

    观棋道:“观月楼是姑娘住的地方。明日,姑娘请了各家姑娘来观看比试。到时,姑娘们在二楼,各位可要好好表现,莫在美人们面前失了脸面。”

    那口气,狡黠地戏谑。

    少年们听了这话,都双目发亮。

    王壑想的是,终于靠近神秘的李姑娘了。方逸生等都想,在李姑娘的香巢比试,这比试无疑令人期待。便是输了的潘子辰也要来,以他对东郭無名的了解,这人是一定要观摩王壑与落无尘对弈的。其他人则想,李姑娘跟他们是无缘了,能看其他美人也不错。

    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

    他们想欣赏美人;

    也正供美人欣赏!

    ********

    下旬了,拼命拼命求月票!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