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命工厂〕〔重生九零年之虐渣〕〔荒原闲农〕〔从邪恶力量出走的〕〔我在漫威作大死〕〔史上最强子嗣系统〕〔末世之圈养万物〕〔军友之家俱乐部〕〔鬼神避难所〕〔只有我的微信群〕〔炮灰军嫂翻身记〕〔三国悍刀行〕〔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网游之召唤王〕〔常理不存在的轮回〕〔我开了一家黑店〕〔杨广的逆袭〕〔重生之完美未来〕〔嫡女难逑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28章 少男少女齐聚观月楼
    观棋喝了两口,才道:“姓潘的请了东郭無名来,我只当他要赢了,谁知强中自有强中手,竟输给了方少爷请来的帮手。你们猜潘子辰说什么?”

    江如蓝忙问:“他说什么?”

    观棋学着潘子辰当时的表情和口气,粗着嗓子道:“输了……也好!哎哟,我还担心他想不开呢,之前说那么深情,一副非姑娘不娶的样儿……”

    这时鉴书和赏画都上来了,都围在美人榻旁边听她讲,听到这话一齐发笑,瞅着观棋笑。

    李菡瑶嫌弃道:“他原没说错,可不就是输了也好,他好我们也好。——方少爷请的什么人,这样厉害?”

    观棋道:“姓黄,名不见经传,出手却不凡,长相也不凡,可惜是个帮忙的。生怕别人误会他似得,含沙射影地解释说,他‘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哼,叫我反唇相讥,给刺了回去。这人棋艺相当高明……”

    李菡瑶忙问:“比落公子如何?”

    观棋道:“恐怕落公子要略逊一筹。”

    李菡瑶喜道:“那他能下过你?”

    观棋笑道:“我才不怕他!”

    李菡瑶笑容一僵,幽怨地看着她。

    江如蓝笑问:“观棋,你把他们都杀败了,你们姑娘娶谁?那这次选婿不是白忙活了?”

    李菡瑶赌气般道:“那就一辈子不娶!”

    观棋笑道:“姑娘放心,婢子定帮你寻个好夫君,不会耽误你终身的,也不会误了李家的香火大计。”

    众女听了一齐掩口娇笑。

    李菡瑶警告似得嗔道:“你别玩过了头!”

    观棋吐了下粉红的小舌头。

    江如蓝宣告:“明天我跟观棋去看。”

    李菡瑶道:“姐姐别去捣乱了。”

    品茗很快端了莲叶羹来,还有一碗清汤面,清亮的汤色,闻着那味道鲜美之极。

    观棋便开始用饭。

    当时,听琴、鉴书、赏画、纹绣、品茗都聚集在美人榻旁,六个丫鬟的衣服颜色各不相同:

    听琴着白色衣裙,飘然若仙。

    观棋着红色衣裙,活泼伶俐。

    鉴书着蓝色衣裙,浑身书卷气。

    赏画着鹅黄衣裙,娇俏明媚。

    品茗着绿色衣裙,乖巧文静。

    纹绣着粉色衣裙,精致可人。

    观棋道:“听琴姐姐,弹一支曲子我听听。”

    听琴笑着起身,走到琴案后,坐下来,须臾,袅袅清音从她指下泻出,飘到窗外,融入夏夜。

    一曲毕,观棋也吃完了。

    李菡瑶扫一圈大丫鬟,郑重叮嘱道:“明日都要仔细了……”才说了一句,外面小丫头回:“老爷太太来了。”

    珠帘轻响,李卓航夫妻走进来。

    众女纷纷道:“老爷,太太。”

    李卓航看看观棋,再看看李菡瑶,静了会,才对李菡瑶道:“你太宠着观棋这丫头了,宠得她胆子忑大。”

    李菡瑶忙道:“爹爹别生气……”

    观棋道:“老爷,我哪有胆子大!”

    李卓航一语不发,走到月洞窗前椅子上坐下,江玉真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了。

    李卓航问李菡瑶:“你为何把比试挪到观月楼,还下帖子请各家姑娘来观看选婿?还嫌不够乱吗?”

    江玉真也道:“太胡闹了!”

    李菡瑶尴尬道:“我……”

    观棋忙道:“老爷——”

    才说了两个字,便被李卓航截断,“我问你了吗?乱插话,没规矩!”

    观棋讪讪地闭嘴。

    江如蓝扭脸偷笑。

    观棋夺过鉴书手中的鹅毛扇,走到李卓航身边,殷切替他扇着,一边笑道:“老爷别生气。天气热,气坏了身子姑娘该心疼了。老爷想怎么罚婢子,婢子领受。”

    李菡瑶道:“对对,爹你罚她吧。我早想罚她了。”

    观棋道:“姑娘,你别落井下石!”

    李菡瑶道:“罚你也是为你好。”

    江如蓝唯恐天下不乱一般笑道:“是该罚!”

    江玉真微笑,李卓航哼了一声。

    观棋目光一闪,道:“老爷,之前东郭無名和那黄公子对弈十分精妙,婢子推演给老爷瞧如何?”

    李卓航果然被吸引,忘了惩罚的事,点点头。

    赏画忙去搬棋具。

    观棋和李卓航便坐在窗下推演起来。

    李菡瑶和江如蓝在旁观看。

    鉴书替江玉真打扇。

    品茗上茶,纹绣捧果。

    听琴走到琴案后,拨动琴弦。

    李卓航原本是有些不悦的,怨女儿擅自主张,违背了他选婿的初衷,竟公然招赘起来,故而前来责问。此时对着窗外皎洁的明月,听着悠悠的琴音,看着围绕在身前的七八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除了江如蓝,倒像拥有七个女儿一般,温馨、美好,若忽略无子的缺憾,这人生可算圆满了。

    他心里那点不悦便烟消云散。

    细究起来,女儿还不是为了李家!

    这更使得他心疼。

    观棋见他气色平静了,朝李菡瑶吐了下舌头。

    第二日,李家别苑河埠头来了许多画舫,都是闺秀们乘坐的,少年们则骑马的多,走前门入。

    闺秀们从后门被引去观月楼。

    而少年们则在墨文墨武的引领下,先去正院由江如澄陪着喝茶,待人来齐了,再领着他们去观月楼。

    李菡瑶带着众丫鬟婆子先接女客,引到楼上分宾主坐下,上茶果招待,并互相寒暄问好。

    众女都与江如蓝招呼,因吴佩蓉是江如澄的未婚妻,大家免不了含蓄地开她姑嫂两个的玩笑。江如蓝是小姑子,又天真烂漫,浑不在意;吴佩蓉也不害羞。

    说笑一阵,楼下院中有了动静。

    少年们在江如澄引领下来了。

    观棋忙代李菡瑶下楼去招呼。

    王壑今日穿一身红色锦袍。

    他穿衣一向多选宝蓝、天青、银灰等色,即便遇上年节等喜庆日子,需要穿的喜庆,他也只选暗红,很少选正红、秋香等鲜亮的色彩,清淡而内敛。

    这次住方家,郭嘉懿见他们带的衣裳少,忙替他们添置。因是现赶着制作,总要几天工夫,而王壑要随方逸生去李家,衣着不可太简便,他身量同方逸生差不多,方逸生便将自己没穿过的衣裳拿了好几身给他。

    有宝蓝,有朱红,有秋香色。

    王壑目光一扫,定在朱红上,是一袭宽袖锦袍,绣八团金线如意纹,另配一条嵌八宝平安如意扣的腰带。

    ********

    嗯,今儿打滚求月票!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