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龙妃很嚣张〕〔恐怖修仙世界〕〔无极限通灵〕〔两界通使〕〔机甲导师〕〔未来一亿年〕〔跳蚤有妖气〕〔诸天我为霸〕〔三国矿业大王〕〔历史科代表〕〔重生海贼当海军〕〔灿唐〕〔首富心尖宠:多面〕〔红包里面有系统〕〔降临诸天〕〔心理操纵师〕〔有钱就是了不起〕〔放浪形骸歌〕〔摄政王要造反〕〔有凤难仪潇湘妃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29章 随时准备做新郎
    他长到十来岁时,对父母的感情经历来了兴趣,可是母亲虽不古板,一身威严仿佛与生俱来,谁敢在她面前提这些话?于是,他便去问惠娘。惠娘是母亲女扮男装时名义上的妻子,现是他的干娘。干娘对他很是宠爱,将父母之间的坎坷经历,细细说与他听。

    在惠娘口中,父亲王亨是桀骜的、张扬的,活得恣意又任性,当年母亲被害,父亲无视祖父祖母为他定下的亲事,坚不成亲,直到母亲女扮男装出现。

    父亲年轻时,最爱穿一身红。

    而母亲,优雅、从容、淡定!

    王壑的性子像母亲,狡黠如狐,喜欢于不动声色间运筹帷幄、制敌于死地,但他骨子里流淌着父亲的血,敛藏着桀骜和张扬,偶尔迸发,出人意表。

    他鬼使神差般就挑了红衣,穿戴整齐,头上未做任何装饰,也摇身一变为丰神如玉的美少年。

    人靠衣装马靠鞍,再不错的!

    方逸生顿觉自己沦为陪衬,看着长身玉立的王壑,他张张嘴,又闭上——总不能让王壑把衣裳脱下来吧?衣裳是他拿来的,他隐隐后悔,不该挑红的来。

    于是,王壑就这样出现在李家。

    落无尘看见他,心一沉。

    王壑冲他微微一笑,自信而张扬。

    众人到观月楼外,王壑留心打量。

    只见院门上一匾额:观月楼。

    是狂草,狂放、豪放!

    王壑一惊,看向方逸生。

    方逸生轻轻点头,意思他猜对了,这便是李菡瑶的字。

    王壑沉下心,仔细观看:

    这三个字,笔势狂放不羁之外,内中更蕴含一股气势,登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对着这三个字,观者仿佛置身于山巅,皓月当空,近在咫尺,如李太白诗所绘“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与天相接!

    王壑觉得不可思议——

    这真是李菡瑶写的字?

    她才十五岁呢!

    王壑再次被李菡瑶打动。

    院外榆柳成荫,墙头爬满青藤,形成一带翠嶂。踏入院门,转过照壁,院子左手边有个葡萄架,架下桌椅排列,沿墙根种着许多花草。右边假山堆叠,下缠流水,一条木质游廊从假山中间穿过,通向一栋精致的二层小楼。

    王壑想:李姑娘独立特行,又将比试地点挪到观月楼,说不定今日会现身,亲自观战。然而,上房门帘一掀,一个红色身影闪出来,又是观棋!

    观棋看着一身红的王壑,眨眨眼,坦白坦诚地流露出自己的困惑:你不是来帮忙的么,打扮成这样,好像随时准备做新郎一样,不觉得喧宾夺主?

    王壑在她的目光下脸红了。

    这丫头,让人牙根痒痒的!

    观棋招呼众人在葡萄架下坐了。

    小丫鬟们流水般捧上茶果。

    众少年已经察觉到二楼上绣窗内的动静,他们正被美人的含情眸、秋水眼注视,一个个坐、立都比昨天规矩,举止极尽风度,力求展现最完美的一面。

    落无尘却完全没留意楼上。

    他脑海里浮现昨晚父亲说的话:“……李姑娘向来有主意,你那想法她不会同意的,放手吧子安。”

    第一次,父亲直面劝他放手。

    可是他怎会舍得放手!

    不试一试,怎知不行?

    就像今天跟王壑的对弈,不试一试,怎知不能赢?况且,他下棋、闯关,不过是做给李妹妹瞧的,目的是表明他的心迹,让李妹妹明白他的心。

    李妹妹对他的心是怎样呢?

    若她肩上没有担负着李家的宗祀继承,会不会早就答应了落家的亲事,与他缔结连理?

    倘若是这样,他们该共同面对这困局,一同破解,各让一步,以求两全,才不至抱憾终身。

    他悄悄地看向观棋。

    观棋正看过来,两人目光相撞。

    落无尘冲她温柔地一笑。

    观棋也回了他一笑,想想,回头冲王妈妈做了个手势,王妈妈便命两个小丫头拿了绢扇,一个站在王壑椅子后,一个站在落无尘椅子后,替他们扇风。

    王壑二人忙都道谢。

    其他人则随意落座。

    坐定,观棋便宣布比试开始,如昨日一般,迅速布了一局,黑白子势均力敌,让他二人抽签决先后。

    昨日,她这一手让人佩服她;今日她的表现却让人不由自主想到她的主子——李菡瑶,又是怎样厉害呢?

    众人均把目光投向二楼。

    二楼上,李菡瑶对众女道:“姐姐们就在这里瞧。这有望远镜,调准了,连棋盘上的棋子儿都瞧得清清楚楚呢。”

    刘诗雨等女都站在月洞窗前,视线越过窗棂,集中在楼下院内、葡萄架下。方逸生、刘嘉平、江如澄等人大家都见过的,王壑、落无尘和东郭無名却是大家没见过了。

    一看之下,不由失神。

    王壑,如朝阳旭日。

    落无尘,似清风朗月。

    东郭無名,神秘莫测。

    方逸生、江如澄、刘嘉平等俊彦,往日里光彩夺目,今日却有些黯然失色,沦为陪衬。

    少女的情怀本就如春日的花草,萌动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春意,此时这情怀忽然进入夏季,那点春意蓬勃如盛夏的骄阳,炙烤得一颗心滚烫、火热。

    她们被这火热鼓动着,很轻易地越过平日谨守的矜持和规矩,像任何正常冲动的少年男女一样,打听自己想要知道的人事,聪慧些的,会问的很巧妙、含蓄;单纯些的,便问的率真、鲁莽。

    刘诗雨脸色红红的,眼望着窗外问:“听说落公子在青山书院就读,如今已是举人了?”

    李菡瑶点头道:“是。”

    吴佩蓉评道:“这人风光霁月,倒是配得上妹妹。”

    郭晗玉也道:“我瞧他对李妹妹颇有情义。”

    吴佩蓉瞅着郭晗玉,对她的心思一目了然:竭力怂恿李菡瑶选落无尘,那方逸生便会落选。

    郭晗玉一心都在葡萄架下,没留意吴佩蓉。

    江如蓝却注意到未来嫂子的异样,从而意会了郭晗玉那话的意思,立即道:“方少爷势在必得呢。”

    郭晗玉便揪紧了帕子。

    李菡瑶道:“落哥哥当然好,人品、才学都出色,却与小妹无缘,他绝不会入赘的。”

    欧阳薇薇问:“那他怎么来了呢?”

    李菡瑶道:“想是落叔叔的意思。落叔叔和爹爹互相心许,想做儿女亲家,却不知我要招赘婿。”

    “互相心许”一词,惹得众女一阵笑。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