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魅医倾城:逆天宝〕〔诅咒之龙〕〔重生九七当军嫂〕〔娇妻在上,蜜蜜宠〕〔我就是大德鲁伊〕〔妖孽强者在都市〕〔霸道boss甜医妻〕〔大明世祖朱慈烺〕〔重生农村小媳妇〕〔美女总裁的近身武〕〔我在好莱坞当导演〕〔重生吕布之汉末霸〕〔华娱特效大亨〕〔我有一刀在手〕〔男人的女神之路〕〔怎么又是天谴圈〕〔电影世界开拓者〕〔秦农〕〔聂小妖之灵火〕〔穿越木叶开宝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33章 绝不放弃
    方逸生不见他跟来,回头叫他,“贤弟,你做什么?”

    众人也都回头,纳闷地看着这一幕。

    观棋被王壑瞧得莫名其妙,问:“黄公子还有何指教?”

    王壑微笑道:“观棋姑娘,你忠心为主是好事,可若是照你这么忠心,你家姑娘很有可能终老闺阁,寂寞一生。若真有这一天,姑娘就是罪魁祸首!”

    观棋笑眯眯道:“这个不劳黄公子牵挂,若真有那一天,我便陪我家姑娘终老闺阁。”

    王壑扬眉道:“天地分阴阳,世间有男女。男欢女爱,阴阳配偶,既是天地之大义,也是人性之所归。姑娘陪得了吗?我怕你等不及,自己先找人嫁了。”

    他之所以对观棋说这番话,是因为他察觉这丫头并不想让他们见李姑娘,一直全力阻挡,仿佛他们这些人不是来李家求亲的,而要对李菡瑶不利。

    潘子辰是来者不善,但方逸生却是真心求亲,李家若要对抗潘织造,与方家联姻乃上上策。

    观棋为何拼命阻拦呢?

    这太奇怪了!

    所以他出言点醒。

    观棋错愕地看着他。

    观月楼的匾额下,两边各悬着一架紫檀透雕嵌玻璃六角宫灯,映着上方龙飞凤舞的狂草,也映着下方的少男少女。

    一样都着红衣,高个的王壑微微低头,看着观棋似笑非笑;观棋似嗔似怒,小脸泛出一抹嫣红,在灯光映照下,恍若涂了一层胭脂,耀得众人眼花。

    “看来,黄公子是花丛老手,经验丰富的很。不过,世间万物,人间百态,黄公子难道都能一一经历、品尝?如若不能,还请不要以己之心度他人之意。——你自己做不到的,未必旁人也做不到!慢走,不送!”

    观棋说罢,客气地矮了下身。

    很快又站直了,俏伶伶的。

    王壑告诫自己:不能生气,被一个小丫鬟给激怒,自己首先就失了风度,许多人看着呢。

    可是他不能不生气。

    他一直谨守母亲教诲,一直守身如玉,这丫头竟然说他是花丛老手,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卓航本不悦,见观棋回击更加犀利,一点没吃亏,急忙把手一伸,对王壑道:“请——”他该说“丫头无礼”赔罪的,可是他不想说,所以便送客。

    王壑不肯走,对观棋道:“在下不过说了几句人人皆知的话,怎见得就是花丛老手、经验丰富?”

    观棋道:“那公子为何说小女子等不及嫁人呢?”

    王壑道:“……”

    你难道一辈子不嫁人?

    方逸生急忙跑来,扯着王壑就走,一面对观棋道:“说笑的,说笑的!观棋姑娘莫生气。”

    李卓航也忙道:“丫头无礼,请黄公子海涵。”虽然这话说晚了片刻,但总算是说了。

    王壑不想海涵,可是这么多人瞧着,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跟小丫头计较?只得海涵了,走了。

    等出了李家,方逸生问:“表姑娘呢?”

    他问的是表妹郭晗玉。

    小厮回道:“出来了。”

    方逸生会齐了郭晗玉,要送她回家,以尽兄长的责任,他和王壑骑马走在前面,郭晗玉的马车在后。

    走着走着,方逸生忽然大笑。

    王壑板脸道:“你还笑得出来?”

    方逸生道:“苦中作乐!”

    他心里真汪了一汪苦水。

    王壑道:“我没看出你苦。”

    方逸生收了笑,认真道:“正要问贤弟,可有什么好法子,帮愚兄达成此心愿?”

    王壑摇头道:“没有。”

    李菡瑶执意要招赘婿,连身边丫头都油盐不进,李老爷也不管,他能有什么办法两全?

    方逸生道:“若是贤弟,会入赘吗?”

    王壑斩截道:“不会!”

    方逸生再问:“贤弟的意思是就此罢手?”

    王壑沉默半晌,道:“不。”

    方逸生再问:“贤弟会怎么做?”

    王壑道:“不知道。但若真是我心悦的女子,我绝不会轻易放手。今日没法,就等明日;明日心愿不能了,就等将来,总有一天能想到解决的办法,或者打动她,而不是放弃。当年,你的曾祖父和曾祖母若放弃了,就不会有你;家父母当年若是放弃了,也不会有我。”

    方逸生刚才当众求亲,李菡瑶一个字也没回复他,却被观棋抢白一通,本颓丧之极,听王壑这么一说,又豪情满怀,激动道:“愚兄明白了。绝不放弃!”

    王壑忽然有些后悔告诉他这些。

    两人对话,都被郭晗玉听去了。

    郭晗玉难受到绝望——

    都这样了,表哥还不放弃?

    李菡瑶有志向,以家族为重,表哥难道是没有家族的?同样都肩负责任,为何要男子退让?李菡瑶就这么大的魅力,让这些好男儿为她不顾世俗规矩?

    郭晗玉讨厌极了出主意的王壑。

    李家,李卓航送客后,回到正院,见江玉真带了一群仆妇,正要去观月楼呢,他忙拦住。

    “别去了。”

    “我不放心。”

    “随她玩去吧。”

    李卓航仰面看天上的月,口气很平静。

    江玉真困惑了,因见他出神,不敢打搅,便静静地同他一起站在庭院当中,一起看天上的月。

    良久,李卓航才轻声道:“不论她做什么,横竖都是为了李家。这也是她的心愿。她是我唯一的女儿,拼着这份家业不要,让她玩一把,又有何妨!”

    玩一把,又有何妨?

    这话说得云淡风轻。

    江玉真迟疑道:“可是……”

    李卓航道:“没有可是!我的女儿我清楚:她是不甘平庸的。纵嫁得一良婿,也不过困在内宅,相夫教子、平平淡淡过一辈子,那还不如让她像梁心铭一样,轰轰烈烈争一回,哪怕最后输了,也不枉此生!”

    江玉真道:“瑶儿怎能跟梁大人比呢?”

    李卓航道:“怎么不能?”

    商女一样可做出一番事业!

    眼下,李家后继无人,李菡瑶青春貌美,难免引得群狼环伺,如何在这虎狼挡道的世道中立足,便是她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当她的人生第二次历练吧。

    之前年幼,有他做父亲的护着。

    今后的路,还要靠她自己!

    李卓航很期待女儿的表现。

    ********

    另一间院内,落无尘也坐在月下。

    落霞没有聒噪他,任他自己想开。

    墨竹忙完了,来寻他了。

    落无尘心情极其寥落,想要抚琴,或者吹箫,又不敢,怕琴音和箫声泄露了他的心思,令李菡瑶烦恼——她明天还要跟黄观对弈呢——只好干坐在台阶上。

    他便仰着头,看月亮。

    墨竹来时,他已经看了半天了。

    无尽的苍穹,深邃而悠远。

    星辰点点,烘托着碧月。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