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魅医倾城:逆天宝〕〔诅咒之龙〕〔重生九七当军嫂〕〔娇妻在上,蜜蜜宠〕〔我就是大德鲁伊〕〔妖孽强者在都市〕〔霸道boss甜医妻〕〔大明世祖朱慈烺〕〔重生农村小媳妇〕〔美女总裁的近身武〕〔我在好莱坞当导演〕〔重生吕布之汉末霸〕〔华娱特效大亨〕〔我有一刀在手〕〔男人的女神之路〕〔怎么又是天谴圈〕〔电影世界开拓者〕〔秦农〕〔聂小妖之灵火〕〔穿越木叶开宝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34章 公子贵庚了
    墨竹见他坐在台阶上,忙道:“落公子,你怎坐地上?”

    落无尘依然仰着头,口里道:“你来了,坐。”

    墨竹只得在他身边坐下。

    两人静静地看月亮。

    看了一会,墨竹想找些话来开解落无尘,他认为落无尘受了打击,因道:“落少爷,姑娘她……”

    落无尘忽然截断他,道:“你瞧,月亮很亮。”

    墨竹无语,月亮是很亮,可是你看着很不好。

    落无尘微笑道:“天地分阴阳,可是天也只能占一半,还有一半是大地;日虽烈,也不能十二个时辰照在人间,到了夜晚,却是月亮照着我们。”

    墨竹懵懂——

    这什么意思?

    落无尘对着月亮道:“我不会放弃的。墨竹,我会一直等她。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我对她的心,任沧海变成桑田,也不会改变。我们一定能想出两全的法子。”

    他刚才已然想通了。

    他无法入赘李家,别人也和他一样情形;李妹妹未对他起心思,也同样未对其他人起心思。

    哪怕赢了棋的黄观亦是。

    既这样,他为何要难受?

    继续努力就是了。

    至少,他跟李妹妹有青梅竹马的情义和相知的根底,这就比别人有优势,由相知到相爱,只一步之遥。

    他会守在她身边。

    守到云开见月明!

    想通的他,心如夏夜的碧空一般澄澈。

    他请墨竹帮忙,从室内搬出一架焦尾琴,就搁在庭院当中,在月下操起琴来。

    琴音冲淡悠远,隐含激励。

    观月楼二楼窗户上映着光亮。

    窗内,有细细的声音低语:

    “……是无尘哥哥在操琴。嗯,无尘哥哥在激励我。他是个风光霁月的人,我就知道他不会颓废。”

    “姑娘,落公子这样好,姑娘为何不选他?”

    “无尘哥哥有自己的责任。”

    “可是他说有办法解决。”

    “我知道他,无非是跟方少爷一样的打算。”

    “这不行吗?妹妹嫁给落公子,生的第二个孩子送给李家,姓李。这完全可以的呀。”

    “哎呀如蓝姐姐你说的容易,生孩子是好容易的事吗?我们家每一代都只能生一个。我怕我生不出来!倘或只生了一个,怎么办?这事怎么能冒险呢?”

    “这说的也是……”

    窗内沉寂下来,说话人似乎都发愁。

    静了一会,果断的声音:

    “所以我不想祸害无尘哥哥,就让他安心娶个嫂子,给落家开枝散叶吧。我另找个*害去。”

    “祸害?!”

    一阵清脆又压抑的笑飘出来。

    又有人低声问:

    “妹妹,潘家会善罢甘休吗?”

    “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那妹妹怎么办?”

    “天气这么热,自然要凉拌。潘家老贼和小贼不足为虑,我虑的是东郭無名,要好好的拌他一拌!”

    ……

    落霞半夜起来,落无尘还在院子里。

    他不放心,忙出来查看,发现儿子神情轻松的违反常理,疑惑地问:“无尘,你……”

    落无尘看着他道:“父亲,人不风流枉少年。请容儿子任性一回可好?儿子定不会误了前程。”

    落霞深深地叹息,无语。

    次日,众少年和少女才辰时就纷纷来到李家,一个不落,比他们自己参加比试还要紧张。

    王壑因为昨日临去时被观棋奚落,再没心情装扮,穿衣时,没挑红衣,也没挑杏色,连宝蓝也被他嫌弃了,只挑了一身最素淡的银灰锦袍穿了。

    到观月楼,观棋在院门口迎接。

    依然是一身红,石榴红!

    她站在气势磅礴的“观月楼”匾额下,裙摆被晨风吹动,仿佛站在山巅的仙子,飘然欲飞。

    方逸生记起昨天这丫头对自己毫不留情,心里不满,忍不住就想取个笑儿,便对王壑低笑道:“贤弟今儿这身银灰甚好,压得住她的石榴红,挺相配。”

    王壑转脸瞅他,不喜不怒。

    方逸生干笑道:“淡定,淡定。”

    王壑道:“你哪只眼瞧小弟不淡定了?”

    方逸生摸摸鼻子闭嘴。

    王壑再转脸,已经是面带微笑,走向观棋,“姑娘早!”

    观棋也笑容灿烂道:“黄公子早。”

    两人若无其事地寒暄,根本忘了昨晚互相讥刺的情形。

    王壑道:“不敢不早来。待会姑娘可要手下留情。”

    观棋道:“也请黄公子莫要辣手摧花。”

    王壑:“……”

    接连几声嗤笑在身周响起。

    观棋镇定自如地请大家进去。

    王壑与方逸生跨过门槛。

    东郭無名、潘子辰紧跟其后。

    落无尘飘然而入。

    刘嘉平等人少年人数仿佛又多了,从角门进去的闺秀,也已经在观月楼二楼聚集,上上下下的人都寻到各自的位置,既不影响比试,又方便观看。

    观棋虽是个丫鬟,少年们也不好挤在她身边,大热天的,恐冲撞了她,于是都站在王壑那一边。

    很快,比试便开始了。

    相比昨天和前天,今天的战局又是一番景象,两人都轻松闲适的很,一边下一边聊天,时不时在落子后看向对方,脸上笑吟吟的,手底下却毫不放松。

    “黄公子哪里人?”

    “北边的。”

    “北边大着呢,究竟是哪个州?”

    “姑娘猜呢?”

    “我听黄公子口音,像是西北京城的官话。”

    “姑娘聪明。在下父祖本在京畿附近做买卖,后来回到祖籍金州,在下受他们影响,口音就带了点儿官腔。”

    “哦,原来是这样。黄公子今年贵庚?生日何时?”

    “横竖没超过二十,没有违背你家姑娘定下的规则。观棋姑娘就别盘问这么细了。要问,也该去问方少爷。在下不过是来帮忙的,可不是来求亲的!”

    “怎能不问呢?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小女子的底细公子已尽知;公子的来历,小女子却一无所知。不问清楚了,怎能心安?待会若侥幸赢了公子还罢,倘若不幸输了,我总得明白公子比我多吃了几年饭、多走了多少路,输了也不必气馁。公子说,是不是这道理?”

    ……

    王壑抬眼,定定地看着观棋。

    观棋笑吟吟地迎视着他。

    默了一会,王壑才道:“在下今年虚二十。四月份生日。痴长了姑娘四岁。”

    观棋点头道:“才四岁,也没长多少。”

    王壑往前凑近一寸,凝视着她的眼睛,轻声道:“四岁,一千四五百个日子,不少了。姑娘无需提醒,在下也知自己占尽先机,赢了理所当然,若输了……”

    若输了,可就丢脸了!

    ********

    快月底了,求月票啊求月票,各位朋友们(*^_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