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龙妃很嚣张〕〔恐怖修仙世界〕〔无极限通灵〕〔两界通使〕〔机甲导师〕〔未来一亿年〕〔跳蚤有妖气〕〔诸天我为霸〕〔三国矿业大王〕〔历史科代表〕〔重生海贼当海军〕〔灿唐〕〔首富心尖宠:多面〕〔红包里面有系统〕〔降临诸天〕〔心理操纵师〕〔有钱就是了不起〕〔放浪形骸歌〕〔摄政王要造反〕〔有凤难仪潇湘妃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35章 不要自作多情
    方逸生见王壑不但要应付观棋手下的攻势,还要防备她的心理攻势,十分同情。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最无奈的是,明知这丫头在给他施加心理压力,他也只能接着。谁让他比人家年长呢?赢了不足夸,输了就丢尽颜面。

    王大少爷何曾这样憋屈?

    方逸生决定,无论比试结果如何,都要好好感谢王壑,人家是为了帮他,才受个丫头的气。

    观棋弄清了王壑的年纪和生日,接着又问:“公子年已弱冠,想必成亲了吧?”

    鉴于刚才的教训,王壑警惕地没有再跟她饶舌,十分坦然地回道:“尚未成亲。”

    观棋再问:“可定亲了?”

    王壑道:“没有?”

    观棋再问:“可想过要寻个什么样的女子为妻?”

    王壑手里举着一枚棋子正要往下落,闻言也不落了,就这么举着,两眼瞅着观棋,似笑非笑。那目光有探究,有怀疑,有玩味,还有……一丝丝不明的暧昧,可令任何少女脸红心跳,他也等着观棋脸红、局促。

    观棋脸没红,乌溜溜的双眼转了转,定在他脸上,并配上自然的微笑,十分诚恳地等着听他回答。

    王壑见她这样,决定加把火。

    他轻笑道:“在下想要寻一个温柔贤惠的,像姑娘这般古灵精怪的,在下可无福消受。”

    意料中的嗔怒并没有发生。

    观棋诧异道:“这不像你呀!”

    王壑道:“怎见得不像我?”

    观棋用葱白的食指点了点棋盘,道:“看公子在棋盘上的胸襟和手段,不像是懦弱之人,怎不敢娶强势媳妇呢?当朝王相那才是真丈夫,媳妇做了内阁大臣,一样无损他的名望和成就,反更增他的自信和风采。因为自信,所以他不惧梁大人压过他的名望;因为自信,所以他任由梁大人纵横官场。先帝开古往今来之先例,更是气魄雄伟!”

    王壑:“……”

    他能说这话不对吗?

    那可是他的爹和娘!

    这件事不能反驳,就另选切入口。

    他笑道:“姑娘好自信,竟敢与梁大人比肩。”

    观棋道:“小女子怎敢与梁大人比肩,不过拿梁大人和王相的事来做个比喻而已,说的是公子!”

    王壑悠然问道:“那在下可否认为:姑娘这是在暗示在下,莫要懦弱,赶紧向姑娘求亲?”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顾不得看棋盘了,都盯着他二人,什么时候交战从手上转到嘴上了?

    观棋摇头道:“公子想多了。”

    王壑道:“在下意会错了?”

    观棋道:“错不错的先不说,你不行——”说着仔细盯了王壑两眼,再次摇头——“你不行!”

    王壑耐心问:“在下怎不行?”

    观棋道:“小女子虽然卑微,却仰慕王相那样的伟丈夫,似公子这样的,非小女子心仪之类。公子还是不要自作多情的好。我家姑娘也不会答应的。”

    王壑深深地看着观棋——

    他有向她求亲吗?

    怎么就自作多情了呢?

    怎么就被拒绝了呢?!

    母亲大人的话果真乃至理名言:外面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小心,儿子受教了!

    他没有再反击,对观棋这样的女孩子,说轻了打击不了她,或许还会招致她更犀利的反击;说重了难免尖酸刻薄,即便能令观棋难堪,却有损他的风度。

    他便盯着观棋不语。

    两人近在咫尺,近得彼此能看清对方脸上的毛孔。

    哦不,王壑发现这丫头脸上肌肤细腻得看不见毛孔;密密的睫毛笼罩着一双乌溜溜的眸子,极澄澈;红唇润泽鲜艳,微微露出中间雪白的贝齿。平心而论,这丫头长得很美,可是他自小见过的美人多了,岂会在意。在他眼里,观棋不是美人,仅是对手,很难缠的对手!

    观棋用目光描摹着王壑的眉眼,剑眉下的星眸平静如渊,诡谲的心思都敛藏在渊底;鼻子高直,嘴唇上有一层绒绒的细毛,令她感到陌生新奇;笑容很温煦,她却看得出这阳光的笑脸下藏着秘密。总之,这是个丰神俊朗的少年。可在她眼里,只是个丰神俊朗的对手!

    气氛诡异地安静。

    方逸生深深地垂头,不敢抬。

    他内疚、他惶恐。

    都是他的错!

    他不该让王壑来帮忙。

    可怜王壑长这么大,哪怕在卧虎藏龙的京城,也没吃过这样的亏,受过这样的奚落。

    就在这时,观棋“啪”拍下一子,声音清脆之极,差点让人以为,这棋子要被她拍碎了。

    王壑紧跟着她落一子,轻笑道:“观棋姑娘一面谈笑风生,一面下手偷袭,未免有失磊落。”

    观棋道:“错!婢子是正面迎击。”

    王壑道:“嘴上干扰在下。”

    观棋道:“婢子跟姑娘下棋时,常论古今,没想到公子竟受不得干扰的,那婢子就不说了。”

    王壑:“……”

    斗口,他是斗不过她的了。

    那么,就在棋盘上赢她。

    今日,他只能赢不能输!

    输给一个小自己四岁的少女,还是个丫鬟——他并非瞧不起丫鬟,只是一般而言,丫鬟到底是伺候人的,不像主子那般被精心栽培,成就的机会便小——他将无颜面对好友,无颜面对父母,无颜面对天下人!

    方逸生等少年都这样想。这已经不是王壑一个人的脸面了,事关在场所有少年的脸面。东郭無名还想争得与观棋对弈的机会呢,更盼望王壑赢。

    唯有落无尘希望观棋赢。

    大家都紧盯着棋盘。

    李卓航和落霞也在旁观看。

    王壑和观棋落子都仿若随心所欲,也没见谁攻势凌厉,也没见谁掌控全局。王壑占据西北,观棋便霸住中原;王壑攻占正北,观棋便拿下东南……

    不知不觉间,两人各占了半壁江山。

    正在这时,墨文匆匆进来,轻轻碰下李卓航,朝院外努嘴,李卓航忙朝外看去,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管事站在院门口,正焦急地看着自己,他认得是织锦坊的管事。

    李卓航情知有事,忙走出来。

    那管事禀道:“老爷,工坊的工人停工了,在闹事。”

    李卓航忙问:“为什么?”

    管事道:“说是几个月没拿到工钱了。”

    李卓航再问:“有多少人?”

    管事道:“若是几个人,小的就算再无能,也不敢来烦老爷,早处置了——几百人呢,要砸织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