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性感女总裁〕〔大文学家〕〔咕咕的艾泽拉斯〕〔虎威娇女〕〔慵懒的魔王系统〕〔神奇兽宠进化〕〔逆锋〕〔虚空魔潮〕〔红包游戏群〕〔田螺姑娘求人宠〕〔超级万能摇一摇〕〔网游之无敌神豪直〕〔氪无不胜〕〔都市无敌僵尸王〕〔海贼之超神天赋〕〔仙为道魔为情〕〔明星聊天群〕〔恙化装甲之可爱的〕〔钧天道祖〕〔无限寻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36章 霹雳:要定亲了?
    :

    李卓航吃了一惊,太平工坊从不拖欠工人的工银,他在管理上也非无能之辈,管事若克扣织工的工银达几月之久,他绝不会毫无察觉,其中定有缘故。

    他沉声道:“待我去瞧瞧。”

    又转身吩咐墨文:“悄悄地叫落先生出来。记住,别惊动了观月楼的人,别告诉姑娘。”

    墨文忙答应,进去唤落霞。

    一时落霞出来,两人赶往工坊。

    在织锦大会前期闹出这样的事,非同小可。今年,不仅朝廷派了内监和宫嬷来霞照,巡视江南的钦差大臣也正在湖州,若被他们知道,李家麻烦大了。

    李家在霞照的工坊,就在杏花巷,紧挨着别苑,比景泰府的工坊要小些,专门织锦。

    葡萄架下,众人都凝神观看对弈,李卓航和落霞悄悄离开,无人察觉,只潘子辰瞟了一眼。

    随着战局推进,王壑和观棋再顾不上说话,每每都要思考许久,才会落下一子,举轻若重。

    东郭无名觉得,王壑对观棋怜香惜玉了些,比如刚才这一步,明明可以下杀手,他却手下留情。

    观棋抬眼,冲王壑一笑道:“多谢公子手下留情。”

    王壑亦微笑道:“不过是看朋友的情面。姑娘不可懈怠。下面可要小心了,在下不会手软。”

    观棋道:“这个自然。”

    众人都当王壑说的“朋友”是方逸生。

    其实,他说的是李菡瑶。

    观棋虽然难缠,但他看在小墨竹的面上,总要给这丫头留几分颜面,况且他也拿不准这丫头的后手。

    东郭无名想,若是他定要制敌于死地,然几步过后,王壑因刚才手下留情而逃过观棋的围杀时,他才明白王壑的襟怀和远见,竟换得这一线生机。

    落无尘也觉得观棋对着王壑不如平日杀伐果断,他疑心观棋被王壑的风采所折服,乱了心,然半个时辰后,观棋以雷霆之势迅捷出击,看得他惊心动魄,才恍然明白:她从未放弃棋盘上的争霸,之前不过是等待时机。

    两人一时惺惺相惜,一时生死相搏,一时又和睦共处,转眼却暗中偷袭,当真是精彩绝伦。

    下棋的人固然全神贯注,看棋的人也深陷其中,观棋烂柯而不自知,转眼已到正午。

    王妈妈带着小丫鬟捧上吃食。

    观棋胡乱吞了一碗不知什么,又喝了一碗什么,把碗一放,吩咐小丫鬟道:“再来两碗!”

    小丫鬟一怔。

    王妈妈忙问:“要什么?”

    观棋头也不抬道:“都要!”

    王妈妈忙朝小丫鬟使眼色。

    小丫鬟急忙往厨房跑。

    王壑先对王妈妈道:“给在下也来两碗。”又转向观棋道:“姑娘,昨儿你为何不肯多给我们吃?”

    观棋这才回神,看看王壑,再看看另一个小丫鬟正收拾碗勺,道:“我是怕你们吃多了犯困。”

    王壑追问:“那姑娘不怕困?”

    观棋道:“我吃的多才有劲儿。”

    王壑:“……”

    跟张谨言一样能吃!

    观棋又道:“你若不怕困,只管吃!”

    一时小丫头又捧了燕窝绿豆粥和参汤来,两人默不作声地吃了,丫头撤了碗勺,又继续下。

    潘子辰悄悄靠近东郭无名。

    东郭无名毫无所觉。

    潘子辰暗暗扯他衣袖。

    东郭无名转脸见是他,皱眉,以眼神询问“什么事?”

    潘子辰凑近他耳畔,悄声道:“昨天和前天都下到晚上;今儿这局,看样子怕是两天也不能完。咱们不如先回家洗漱歇息,睡一觉,等明天早上再来。”

    他说话的气息喷到东郭无名脸上,东郭无名把头往后挪开几寸,低声道:“也好。回去吧。”

    潘子辰只当他同意了,转身就走。

    等他出了院子,觉得身后没动静,转身一看,东郭无名还在葡萄架下看棋呢,根本没跟来。

    原来,他是让潘子辰回去。

    潘子辰恼怒地看着院内。

    墨管家迎上来,赔笑问:“潘少爷这是哪去?”

    潘子辰微笑道:“天晚了,在下要告辞。”

    墨管家忙道:“小人送潘少爷。”

    客客气气地将潘子辰送出别苑,才转来。

    二楼上,李菡瑶端着望远镜站在窗前,紧紧盯着葡萄架下。刘诗雨等女看了一会下面,再把目光移到李菡瑶身上,满心复杂地想:观棋已经这么厉害,李姑娘又该如何?

    郭晗玉今天脸色一直不好。

    又过了不知多久,太阳西斜。

    这时,一身白衣的听琴俏没声地走到李菡瑶身后,轻声唤道:“姑娘。”唤一声没听见,又唤一声。

    李菡瑶回过头来。

    听琴道:“鉴书有事回禀。”

    李菡瑶便将望远镜往刘诗雨手上一塞,随着听琴走到外间去了,鉴书急忙迎上来。

    郭晗玉透过槅扇看过去,只见鉴书将一封信交给李菡瑶,李菡瑶打开来看,郭晗玉忙走到槅扇旁的茶几边,装作端茶来喝,一面听着外面说话。

    “这信是谁送来的?”

    “不知道。婢子在这桌上发现的。”

    “刚才谁在这屋里?”

    “这可不好说。姑娘们的丫头进进出出的,不止一人在这待过,说不定是谁。”

    外间一时没了声音。

    郭晗玉正要悄悄对外看,忽见李菡瑶匆匆走进来,走到窗前,目光朝楼下一扫,似乎找什么人。

    扫了一圈,李菡瑶又出去了。

    到外间,她对听琴说了一句话。

    然后,听琴便下楼去了。

    郭晗玉不知听琴往哪里去,便走到窗前向下瞧,就见下面院子里伺候的王妈妈有动静了。

    王妈妈走到葡萄架下叫观棋:“观棋。”

    观棋正凝神盯着棋盘,没反应。

    王妈妈推了她肩膀一下,“观棋!”

    观棋这才惊醒,转脸问:“妈妈什么事?”

    王妈妈道:“姑娘差听琴下来,有事吩咐。”

    观棋朝上房看去,果见听琴站在廊下,忙转脸对王壑道:“黄公子,我家姑娘有事吩咐,可否容我去去就来?”

    王壑听了观棋的话,又见她朝上房看,心想“难道李姑娘下来了?”忙看向那边,只见廊下站着一个白衣少女,他忙使劲眨眨眼,想看清对方面容。

    观棋笑道:“公子不会以为,我家姑娘叫人来对婢子面授机宜、当众作弊吧?”

    王壑立即明白,那不是李菡瑶,也是一个丫鬟。

    他收回目光,坦然一笑,道:“在下怎会以小人之心猜度李姑娘。再者,在下虽与观棋姑娘对弈,对李姑娘的棋艺更心向往之,若是李姑娘肯指点观棋姑娘,那在下就是与李姑娘在交手。怎能说是作弊呢!”

    观棋笑道:“如此,那我去了。”

    说罢起身,走到上房廊下。

    王壑就见观棋与那白衣女孩子对面站定,白衣女孩子对她说了几句什么,观棋沉吟不语。过了好一会,观棋才轻声对那白衣女孩子说了一番话。白衣女孩子点点头,转身进去了。观棋也转身,重回到葡萄架下。

    两人又重新开始对弈。

    刚才李菡瑶究竟对观棋吩咐了什么,楼下看棋的少年很好奇,楼上观看的少女也很好奇。

    郭晗玉发现,听琴上楼回复李菡瑶,然后李菡瑶便下楼去了,不知去了哪里。

    郭晗玉想了想,叫过贴身大丫鬟秀禾吩咐了几句。

    秀禾便下楼,往后院去了。

    彩霞满天的时候,夏蝉愈发声嘶力竭地鸣叫,而性急的青蛙也不甘示弱,在别苑的藕湖和后门河埠头等处呱呱叫起来,昭示着夜晚降临,它们出来了。

    方逸生正盯着棋盘,想着今晚能不能分出胜负呢?

    忽然一阵脚步声响,郭晗玉从上房冲出来,满脸怒色,对他喊道:“表哥,你还在这里比什么?”

    方逸生皱眉问:“怎么了?”

    郭晗玉道:“李菡瑶都跟潘子辰定亲了,你们还在这里争?纵然下赢了又能怎样!”

    这话如同一个响雷劈下来。

    ********

    鞠躬感谢各位朋友的月票支持,有些恐怕已经投满五票了,可我还是要打滚求月票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