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龙妃很嚣张〕〔恐怖修仙世界〕〔无极限通灵〕〔两界通使〕〔机甲导师〕〔未来一亿年〕〔跳蚤有妖气〕〔诸天我为霸〕〔三国矿业大王〕〔历史科代表〕〔重生海贼当海军〕〔灿唐〕〔首富心尖宠:多面〕〔红包里面有系统〕〔降临诸天〕〔心理操纵师〕〔有钱就是了不起〕〔放浪形骸歌〕〔摄政王要造反〕〔有凤难仪潇湘妃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38章 捉奸拿双(2)
    郭晗玉吓得倒退一步,嚷道:“她已经去了呀。”

    观棋忙拉住江如蓝,劝道:“表姑娘,咱们消消气!莫要生气了!好好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到底怎么回事,待会去田湖瞧了再说。”一面又问郭晗玉:“郭姑娘,你在人家做客,竟派人跟踪主人?!”

    郭晗玉道:“我觉得奇怪。”

    观棋道:“好奇就要跟踪?”

    落无尘转脸,漠然看着方逸生。

    方逸生被他看得很狼狈。

    这时,观月楼所有丫鬟仆妇都被叫出来了,站了两排。

    王妈妈便问郭晗玉,秀禾是什么时候听到丫鬟说话,可看清楚了对方长相,并指认出来。

    郭晗玉道:“约莫在未时末。”

    秀禾道:“婢子怕惊动了她们,没敢看,就急忙上楼回禀姑娘去了,并不知她们是谁。”

    王妈妈又问观月楼众丫鬟,未时末,她们都在哪里、做什么,可有人去了后院,可有人作证,。

    众丫鬟仆妇纷纷开言、互相指证,说今儿来的客人多,大家都在各房忙,无人去后院嚼舌根。

    王妈妈冷冷道:“郭姑娘?”

    秀禾急叫“我真听见了!”

    郭晗玉刚要解释,方逸生断喝道:“好了表妹,还不向李老爷道歉?你太失礼了!”

    郭晗玉见表哥满眼怒色,半点不领自己为他的情分,反当众斥责自己,气得眼泪直打转。——她不过呈述了一个事实,为何这些人不去问李菡瑶,反诘责她?不过,她让丫鬟跟踪李菡瑶,确实失礼,当着众人,赔罪便赔罪吧,回头大家发现李菡瑶与潘子辰幽会证据确凿,那时便无人责怪自己失礼,只会不耻李菡瑶的所作所为。

    想罢,她冲李卓航盈盈下拜。

    李卓航冷冷道:“罢了。”

    郭晗玉见他没为难自己,心下感激,忍不住问:“你们真要去瞧?”似觉得不忍,她并不想李菡瑶身败名裂。

    李卓航坚定道:“当然要瞧!”

    潘织造原以为这趟来要跟李卓航费一番口舌,谁知冒出个郭晗玉,竟没让他费一点儿心,将事情连头带尾交代得清清楚楚,真是说不出的快慰和畅意。

    然面子上工夫还是要做的。

    他尴尬地笑着,低声对李卓航道:“这……唉!李老爷,此事不宜闹大,回头不好收场啊。”

    李卓航道;“去田湖!”

    竟根本不与他多说。

    江如澄等人见潘织造分明胸有成竹,却故作姿态,脸色都不好,又无法发作,只得忍着。

    江如蓝忽然看向东郭無名。

    东郭無名察觉,转脸迎向她想,难道这姑娘觉得他生得相貌清奇,又在潘织造身边做事,所以想请他证实并无此事?他若作证的话,更比旁人有说服力。

    江如蓝毫无预兆地骂道:“是你弄鬼,对不对?我早瞧你不像好人,鹰钩鼻子鹞子眼,吃人心挖人胆……”

    东郭無名:“……”

    良久,摸摸自己的鹰钩鼻。

    观棋慌忙又劝:“表姑娘,消消火……”

    江如蓝瞪眼道:“人家往你家姑娘头上泼了这大一盆脏水,你不替姑娘出头,还让我消火。妹妹白疼了你了!”

    人群中响起几声嗤笑。

    有人道:“这姑娘可爱的很。”

    刘嘉平已经知道这是江如澄妹妹了,瞅着江如蓝想:江南不止有李菡瑶,江姑娘似乎更可爱。若娶了这样女孩子为妻,那日子想必十分的精彩。

    江家,造船世家……

    观棋尴尬道:“婢子是想等水落石出再理论。”

    王壑见大难当头,观棋竟如此镇定,想想她的棋艺,再想想之前李菡瑶差人下楼来吩咐她话,对这事有了新的估量。没想到,棋盘内厮杀尚未结束,棋盘外的争斗就开始了!这是检验李菡瑶是否纸上谈兵的绝佳机会。她能应付得了东郭無名在棋盘外的算计吗?

    王壑也认定这是东郭無名的手笔。

    这一点,他很赞成江如蓝的猜测。

    前天,东郭無名破解李菡瑶的棋局,连退三步,步步陷阱,观棋则凛然无惧地踏入陷阱。

    第138章 捉奸拿双(2)-->>(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前天,东郭無名破解李菡瑶的棋局,连退三步,步步陷阱,观棋则凛然无惧地踏入陷阱。

    现在,到了分晓胜负的时候了!

    捉奸拿双,众人都要去看看。

    观棋对王壑道:“黄公子可记得这棋局?我让人封了,待此事水落石出,再回来接着下。”

    王壑见她此刻还惦记棋局,更笃定此事不简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李菡瑶定然早有安排。

    他便笑道:“封了吧。”

    他已记住了残局。

    观棋对小丫头道:“不许人动这棋局。”

    小丫头道:“是,姑娘。”

    于是,李卓航便带着众人,也不往前面去,直奔后院河埠头,潘织造上了李家的船,其他人也上了船,浩浩荡荡十几条画舫,迎着残阳往田湖划去。

    众闺秀也纷纷告辞,因郭晗玉闹了这一出,刘诗雨等女都觉得她有失涵养,都不愿跟她同行。

    吴佩蓉走在江如蓝身边,不住劝她。

    “没想到郭姑娘是这样的人。”

    “我早看她心思不对了!”

    观棋道:“表姑娘,别说了。”

    方逸生和王壑上了郭晗玉的船。

    王壑上船之前,悄悄对方逸生的小厮吩咐了一句话,那小厮一溜烟顺河堤跑了。

    王壑这才上船,站在船头。

    船舱内,方逸生和郭晗玉相对。

    他问郭晗玉:“你为何要这么做?”

    郭晗玉道:“不都是为了表哥。”

    方逸生道:“就算是为了我,你大可着人悄悄地告诉我,我自会处置,何必当众嚷出来?”

    郭晗玉道:“妹妹何曾要刻意嚷出来?秀禾发现这事,原是想悄悄来回我的,结果在回来的路上看见潘大人,抬着聘礼往李家来提亲。我怕表哥到时难堪,才先一步揭破。就算我不嚷,他们也来了,不是能瞒得住的。”

    方逸生道:“瞒不瞒得住,无需你操心。若是待会发现是一场误会,你要怎么办?”

    郭晗玉道:“绝不是误会!”

    方逸生道:“如果是呢?”

    郭晗玉道:“秀禾亲眼看见的。”

    方逸生甩手就走,一面道:“那便等着瞧吧。不论结果如何,李家你算是得罪了。李姑娘丢脸,你也没脸!郭李两家原是亲戚,你这样行事,外人怎么看你?”

    郭晗玉急扯住他衣袖,道:“表哥,妹妹知道错了,一时心急表哥,就没思虑周全。”

    方逸生道:“你知道就好。”

    依然甩手出了舱房。

    到船头,和王壑并肩而立。

    远远的,已经看到了田湖。

    傍晚的田湖极美,绵延的碧荷中嵌着星星点点的粉色荷花,无数的画舫穿行在碧波中,画舫窗棂内透出蒙蒙灯光,合着天边瑰丽的彩霞,给湖面染了一层如梦如幻的色彩。

    十字柳堤,柳带飘扬。

    四方田湖,拱桥飞渡。

    晚归的鸟儿在湖岸树林上空盘旋,叽叽喳喳声喧嚣又热烈;另有一些鸟儿在湖面起落,一点不怕人;更有点点萤火飞舞,青蛙阵阵,虫声唧唧。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谐!

    王壑望着前方,一时想到当年小墨竹机智地将刁二贵诱入粪坑淹死,一时又想到李菡瑶在青华山逼牛贩子两次卖身,自我安慰道:“定不会有事的。”

    可是,他还是很不放心。

    ********

    月末最后几天了,郑重求月票(*^__^*)下月我保证不唠叨你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