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魅医倾城:逆天宝〕〔诅咒之龙〕〔重生九七当军嫂〕〔娇妻在上,蜜蜜宠〕〔我就是大德鲁伊〕〔妖孽强者在都市〕〔霸道boss甜医妻〕〔大明世祖朱慈烺〕〔重生农村小媳妇〕〔美女总裁的近身武〕〔我在好莱坞当导演〕〔重生吕布之汉末霸〕〔华娱特效大亨〕〔我有一刀在手〕〔男人的女神之路〕〔怎么又是天谴圈〕〔电影世界开拓者〕〔秦农〕〔聂小妖之灵火〕〔穿越木叶开宝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47章 月下乌篷船
    张谨言便将他在水底与穿水靠、戴头套的黑衣人激斗的经过说了一遍,末了郁闷不服道:“那人水性好生厉害,在水底像不用出气一样,差点没憋死小爷!”

    王壑沉吟道:“这不是潘家人。”

    方逸生道:“嗯,是李家人。”

    王壑摇头道:“是江如澄的人。”

    张谨言诧异道:“怎么回事?快告诉我。我到现在还糊涂着呢,也不知对方是敌是友。”

    王壑分析道:“李姑娘利用芳姨娘李代桃僵,这事李老爷是否知情还两说,但江之瀚肯定不知道。他害怕表妹身败名裂,派人抢先一步去营救。江家是造船世家,更经营海上贸易,江家不缺通水性的好手。”

    方逸生道:“这就对了。”

    谨言忙追问江之瀚是谁。

    方逸生道:“回头再细跟你说。”说罢问王壑:“宁子静之言,贤弟怎么看?可有高见?”

    王壑道:“先找齐县令,其他等去了李家再酌情应对。”

    他不知潘织造用什么手段对付李家,李菡瑶又是如何布局的,须得去看了,再随机应变。

    方逸生道:“愚兄也这样想。”

    因问随从:“叫人请老爷了?”

    随从道:“水陆都派了人。”

    方逸生满意点头,对王壑道:“父亲如此看重李姑娘,定不会对此事坐视不理。”

    这是方家向李家示恩的机会,也是他的转机,他要不惜代价救李家,阻止潘织造;李菡瑶看清了他的真心,定会感动,从而重新考虑两家的亲事。

    想到这,他脸上露出喜色。

    忽然又暗自呸了一声,骂自己“李妹妹遭难,自己居然还这么喜欢,正中下怀似得,真混账!”

    于是,他脸色又阴沉下来。

    他在舱内团团转起圈子来。

    忽地疾步走到窗边向外瞧,只见月色如水,照得河岸上房屋树木等历历在目,因问随从:“到了吗?”

    随从忙朝外瞧,道:“还没呢少爷。”

    方逸生道:“叫他们划快些。”

    随从道:“是。”

    匆匆就出去催了。

    王壑见方逸生面色阴晴不定,一时喜一时忧,坐立不安,行走不定,不禁默然。若在今天以前,他定会安慰好友,说会尽力助他抱得美人归,眼下却一个字都不想说。

    他想,自己是旁观者清,明白李菡瑶绝不会选方逸生,所以不忍欺骗好友,更不忍打击好友。

    对,就是这样!

    ********

    一条乌篷船在水面移动。

    月色下,依稀可见两个女子并排坐在船尾,有节律地摇着船桨,船桨不出水面,只在水下搅动,驱使乌篷船无声无息地前行,而不带一点水声。

    两个女子衣裙一紫一粉。

    粉衣女子环视两岸,水乡的民宅在月下像一幅没有色彩的水墨画,静谧美好,可她很紧张。

    她侧首微声道:“姑娘,这太冒险了。”

    紫衣女子道:“是冒险。李菡瑶有志向,不屈服于命运,弄什么选婿招赘,我亦不屈服,也要搏一回。”

    粉衣女子道:“落公子虽然有些才名,可家世太清贫了,姑娘为他如此用心,值得吗?”

    紫衣女子道:“当然值得。他绝非池中之物!李菡瑶的拼搏终将竹篮打水一场空;而我,定会成功!”

    粉衣女子问:“被发现怎办?”

    紫衣女子道:“那就推到潘子辰身上。横竖他白天已经对李菡瑶用过这下作的招数,人尽皆知,再用一次也没什么可稀奇的。我来帮李姑娘,才被连累了。”微微垂眸,扫一眼身上的紫衣,和李菡瑶身上穿的接近,连发髻式样也梳得相近,为这事,她已经做了万全谋划。

    粉衣女子又问:“若落公子没来呢?”

    紫衣女子声音轻的恍若呓语,却坚定异常,“只要去的人按我吩咐的说,他就一定会来!”

    粉衣女子又道:“姑娘为何让人去杀观棋?她不过是个会下棋的丫头,咱犯不上冒这个险。”

    紫衣女子道:“这你不必知道。”

    她仿佛窥破某个玄机,嘴角勾起自信的微笑,心想:“人人都说李菡瑶聪慧过人,那是她张扬不知收敛,怎比我内蕴风华、蕙质兰心。纵千算万算,也瞒不过我!”

    她眼前浮光掠影般晃过一幕幕场景,都是这两天在观月楼捕捉到的:落无尘无意中流露出的意乱情迷,竟是对观棋!除了痴恋落无尘的人,谁能发现?

    她发现了!

    落无尘和李菡瑶便都在她局中了。

    小船在一处僻静处靠岸,两个女子下了船,悄悄往杏花巷织锦坊的河埠头——李家货运码头走去。

    上了货运码头,站在河堤上,只见李家织锦坊内灯火通明、喧哗阵阵,一场纷争正进行,两个女子没理会那喧哗,沿河堤直奔李家别苑后门。

    李家织锦坊内,一触即发。

    潘织造带着大批衙门官差。

    李卓航身后是乌压压的工人,进货的,库房的,染坊的,缫丝的,修织机的,织锦的……男人在左,女人在右,女人多是妇人,一个个都面色不善。

    双方隔着一道大门对峙。

    公务房内,李菡瑶和观棋等人隐在窗后,密切关注外面的情势,七八个管事媳妇守在门外待命。

    李卓航躬身道:“不知潘大人深夜来此,有何公干?”

    潘织造道:“本官接到太平织锦坊工人告发,道你盘剥、克扣工人工银,特来查问。还不开门!”

    李卓航道:“这原是管事欺上瞒下,小民已经处置了他们,现工人已经复工。有劳大人跑一趟。”

    潘织造冷笑道:“你威胁他们的吧?妄想压下此事!李卓航,你伪善奸猾,枉顾圣恩,玷辱了皇上亲赐的匾额‘积善之家’,本官定会秉公处置、为民作主!”

    李卓航道:“绝无此事!大人若不信,可唤他们问话,或者派人进工坊去察看,看小民可曾说谎。”

    不等潘织造问,织工们纷纷道:

    “李老爷没有克扣我们工钱,都是黄舒朗几个弄的鬼,老爷已经赔我们银子了。”

    “就是,我们开工了。”

    “为什么还要查?”

    ********

    新的一月,笑眯眯地问一声早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