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49章 少东家有令
    ..日月同辉

    潘织造道:“黄舒朗呢?你关着他不许见人,分明心虚。你放他出来,看他怎么说。齐县令马上就到。”

    李卓航道:“大人,黄舒朗克扣工人月银,以至于工人罢工。大人难道要为这等人出头?”

    潘织造强辩道:“这事要弄清楚。岂能听你一人之言。”

    工人们愤怒道:“还有我们!”

    潘织造发现,非常手段也不是那么好使的。当着这些人的面,想寻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把李卓航父女弄进牢房,竟寻不到。工人们看他的目光鄙夷又痛恨,因为他连最后一层遮羞布也没了,只剩赤裸裸的欺压!

    而他欺压的,可不只李家。

    太平工坊现在是大家的了!

    潘织造心急如焚,想齐县令为何还不来?他实在拖不下去了,强把人带走是不成的,李卓航摆这阵仗,一个不好,都能跟官差冲突起来,他未必占上风。

    他吩咐高三胖:“叫人去催齐县令。”

    高三胖忙出了织锦坊。

    齐县令现在哪里呢?

    他受了潘织造邀请,带着人往杏花巷李家太平织锦坊赶来,刚走到半路,忽然有个衙役冲来报信,说城南兴宇织锦坊工人闹罢工,还打死了人。

    齐县令一听,忙吩咐手下人道:“快,去兴宇!”

    众人急忙抬着轿子掉头。

    这时王壑和方逸生等人来了,忙拦住轿子,不让齐县令走,请他去李家太平织锦坊主持公道。

    齐县令急得冒汗道:“太平织锦坊死人了吗?没死人!本官分身乏术,哪里死人先去哪儿。”

    王壑:“……”

    方逸生忙问:“哪里死人了?”

    齐县令道:“城南,兴宇织锦坊。”

    他看在方逸生是忠义公府的大少爷,耐着性子将兴宇工人罢工的事说了一遍,表示自己不能懈怠,必须立即赶去,否则酿成大祸,后果难以预料。

    方逸生听了微怔。

    兴宇,那不是潘织造的远亲名下的产业吗?其实就是潘织造的,不过大家装聋作哑而已。

    江南织造局主官是个肥缺,油水最丰厚,一任官做下来,再不贪,子孙吃喝几辈子都不愁了。

    然官场应酬多,挣的多,花费需要更多。潘氏尤其如此:贵妃在宫中要银子打点,潘家做官的要银子在官场联络上下,族中子弟要精心培养,世交亲友要人情来往,潘氏旁支、远亲也不能都断绝了,求上门来的总要照应一二……如此算下来,这开销就大了,总不能都收贿赂,那太显眼了,迟早要出事,还是找些来钱的路子实在。

    幸好江南富庶,纺织业更是兴旺,随便弄个作坊经营,有潘织造在后撑腰,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兴宇商行背后就是潘织造。

    方逸生隔着轿帘对齐县令低声道:“大人,兴宇同潘织造有些干系。大人不如先去太平织锦坊,叫了潘织造同去。万一有什么事,大人也好卸了责任。”

    齐县令一想可不是,自己真是糊涂了,竟忘了兴宇是潘织造的隐性产业。如今工人罢工,还打死了人,潘织造不去,自己怎能应付?很容易吃力不讨好。

    他忙道:“方少爷考虑周全。”

    又急令众人掉头,去李家。

    然才走了几步,又有人来回禀:祥盛棉纺厂工人罢工闹事,差点烧了厂房,如今一触即发。

    齐县令急得叫道:“今晚怎么了?为何出事都赶在一块,这不是要本官的命嘛!”越是这样,他越不肯先去,一定要拖了潘织造一块去,好推卸责任。

    齐县令叫苦,王壑听了心中一动:这两处约好了似得出事,不会跟李菡瑶的布置有关吧?

    他问方逸生:“这祥盛也是潘织造的?”

    方逸生低声道:“似乎是。”

    王壑问:“他还有哪些产业?”

    方逸生道:“我也不太清楚。”

    不过,他很快便清楚了:接下来又有三处工坊工人暴动,都来向齐县令报案、告急,显然不是巧合。

    那时,他们已到太平织锦坊。

    潘织造也接到表叔派来的人报信,说是兴宇出事,他一直不舍离开,坚决要将李家父女送进牢房,不然错过了这时机,再要计划这样一回行动就难了。

    后来接二连三有人来回禀,兴宇等五个作坊都爆发了工人暴动,且事态严重,他觉得不对了。

    高三胖急道:“大人,李家认了工人的股份,我们怎办?有李家比着,我们若不认,工人非造反不可。”

    潘织造何尝不知这道理,别说让工人参股分红利,便是让他把克扣的工人月银本金还给他们,他也舍不得。

    吃下去的东西,谁会吐出来呢?

    他看了李卓航一眼,转身就走。

    织锦坊的人都松了口气。

    李卓航忙跟上去相送。

    李菡瑶和观棋在窗内看着。

    李菡瑶道:“真走了?”

    观棋不语,盯着外面。

    一行人到织锦坊门口,潘织造忽然转身,喝道:“拿下李卓航!叫他们交出李菡瑶!”

    高三胖急叫:“快!”

    众官差一拥而上,来抓李卓航。

    叶屠夫见不好,往李卓航身前一栏,从腰间抽出两把杀猪刀左右挥舞,暴喝道:“谁敢!”

    众官差见他一脸凶狠,胆怯不敢上前。

    潘织造厉声命令“拿下!”

    高三胖急道:“谁立头功,赏银千两。”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这李家可是豪富,织造大人这么一开刀,等于宰杀肥猪——不,是肥牛,他们哪怕拔一根牛毛呢,也够吃的了,于是鼓劲往前冲。

    窗内,观棋同时高喝:“少东家有令:擅闯工坊者,往死里打!出了事有少东家担着!”

    潘织造不可置信地抬头。

    李菡瑶,她怎么敢?

    织锦坊内一片哗然,男人怒吼,女人尖叫,手边有什么就拿什么,一切的东西都当做武器,然后汇聚成一股潮水,向织锦坊大门口席卷而来。

    “谁敢进来,老子杀了他!”

    一个汉子举着扁担狂呼。

    高三胖瑟瑟发抖道:“疯了,他们疯了!”

    官差们吓得再次后退。

    钱虽好,也要有命花呀。

    这些人都不要命了,他们可是惜命的很,他们欺压弱小还行,遇见真斗狠的就怂了。

    ********

    感谢各位朋友在十月份对原野新书的支持。看见你们如此热心、热情,我激情满满,大爱你们!新的一月,以李菡瑶的霸气进攻开端(好像她一直很霸气?小时候是懵懂的霸气;八岁在青华府是凭借聪慧施展霸气;现在是纵横挥洒的霸气。这霸气还在呈逐渐成长势头……),让我们伴随着她的脚步一起上升!!期待更多朋友的支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