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个世界睡一遍〕〔杀毒猎人〕〔我要大宝箱〕〔何处可栖凰〕〔红包游戏群〕〔残存者游戏〕〔嫡色生香:侯爷,〕〔异界召唤之神豪无〕〔超神级加速系统〕〔重生军嫂逆袭记〕〔自在的美利坚田园〕〔头号婚宠:军少别〕〔神脉〕〔王者荣耀:陆神有〕〔为死者代言〕〔青瑶仙歌〕〔风雨大宋〕〔总裁大人,我不约〕〔西游记之我是唐僧〕〔上门萌爸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50章 气死姓潘的!
    ..日月同辉

    王壑、方逸生和齐县令等人就在这时赶到,眼前的情形看得他们震惊不已:这里也暴乱了?

    齐县令手脚都哆嗦了。

    潘织造一见齐县令,不由大喜,立即高喝:“李卓航聚众造反。齐大人快拿下他!”

    李卓航忙抬手示意工人勿妄动。

    工人们这才平静下来。

    李卓航便将事情经过对齐县令说了一遍,末了道:“县尊大人,小民犯了何罪,要拿小民?”

    齐县令见工人安分了,心定了些,放脸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竟敢纵容他们与官府对抗,冲撞织造大人!来人,将李卓航拘回县衙,听候审问。”

    他想着把李卓航关几天,磋磨一顿,令其对官府生敬畏之心,也可震慑刁民,并安抚潘织造。

    方逸生急阻道:“不可!”

    “狗官不讲理,杀了他!”

    “大不了一死,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

    也不知是谁先带的头,刚平静的人群再次狂躁,冲向潘织造和齐县令,几个衙役躲避不及,遭受数人敲打,各种武器雨点似得往下落,他们连滚带爬地跑。

    齐县令大惊失色,“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几个字喊不出来,喊出来也没人听见。

    方逸生拖着他连连后退。

    “大人,快走!”

    “对对,快走!”

    齐县令吓得魂不附体。

    他可不想把命丢在这里。

    为了潘织造,不值得!

    潘织造也被高三胖和一个幕僚倒拖着跑,他盯着那汹涌而来的人群不可置信地重复“她怎么敢?怎么敢?”忽然仰天怒吼:“李、菡、瑶——”声音充满浓浓的不甘和屈辱,倾尽三江五湖的水也洗不净。

    声落,工人们停止了追杀。

    人群豁然向两边分开,让出一条通道,两名少女在众丫鬟媳妇簇拥下走出来,右边的女孩头上金凤煌煌,身上紫衣彩绣灿灿,在月色和灯光的交互辉映下,恍若神女降世;左边的女孩梳着双丫髻,一身石榴红的绣裙,脸儿莹润白净,正是观棋,手里提着一盏玻璃荷花灯。

    齐县令等人也停止了奔逃。

    所有人转身打量并揣测:

    这紫衣女孩就是李菡瑶?

    江南第一才女?

    李家女少东?

    要招赘婿撑门庭的那个?

    双方隔了三四丈远的距离。

    王壑凝目观察李菡瑶,灯光下,光芒四射的少女似真似幻;合上眼,脑海中的小墨竹似幻似真,他并不能将二者合一,至少没有一眼就认出是故人。

    时间太久,淡忘了么?

    王壑眼角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人——双手握着杀猪刀,紧紧守护在李家父女身旁的叶屠夫。

    往事历历在目,并没淡忘。

    橘黄的灯笼光芒,在清冷的月光下晕出朦胧烟霭,他想,夜晚灯暗,看不真切,等白天再细瞧吧。

    李菡瑶笑道:“恭送两位大人。”

    娇俏的神气和观棋一样,神女立时变成了小家碧玉,有些娇憨,还有些淘气,莽撞大胆。

    王壑:“……”

    姑娘,你要气死潘织造?

    刚想到这,就听潘织造喊:“齐大人,还不拿人!”

    此刻的潘梅林神情狰狞,状若疯狂,全无一点平常喜怒不形于色的气度和风采,双目死死盯着李菡瑶,决意不顾一切也要拿下她,将她各种折磨,以泄心头之恨。

    李菡瑶笑吟吟地看着他,似乎并不怕他抓自己,又好像在等着他去抓,也许是想看他怎么抓,眼中有好奇、有期待,就是没有害怕和担忧。

    齐县令看着这样的李姑娘,也恨得牙痒手也痒,心想:难怪潘大人生气,这种女子,就该给她些苦头尝尝,叫她认清什么是官场规矩、官府威严。眼下机会难得,只要拿住了李家父女,工人没了头脑,便聚不起来了,也可挽回些脸面和威严。

    王壑一见他神情,忙低声道:“大人慎重!那边五家工人正暴动,还打死了人,急等着大人去处置呢;这边原本无事,上下齐心,大人却要拿人,事后潘大人有贵妃娘娘护着,就受责罚也是有限的,大人准备如何对上面交代?就不怕被当成替罪羊?大人可记得当年青华府的事?”

    齐县令听了警醒,暗悔自己不该多管闲事,潘织造觊觎李家家产,自己也没好处,为何要趟这浑水?

    豁然贯通后,转身就走。

    潘织造大喊:“齐大人!”

    逼着他立即拿人。

    齐县令却不过面子,走到潘织造面前,低声道:“潘大人,兴宇出大事了!咱们快去吧。”

    潘织造坚持“先拿下妖女!”

    潘织造并非不知进退,也不知怎的,他总觉得错过了今晚,他就奈何不得李菡瑶了。

    齐县令为难道:“这……李家并未犯过,本官没有理由拘押他们。若是激起民变就坏了。”

    潘织造怒视他——刚刚不还叫拿人,说李卓航纵容工人与官府对抗,说得那么顺溜,都忘了?

    这时,方砚带人匆匆赶来,先对潘织造和齐县令见礼,然后问:“二位大人,李家犯了何事?”

    齐大人急道:“无事,无事!”

    方砚来的好,解了他的围。

    忠义公府,他可惹不起。

    潘织造不服,让贵妃先斗倒忠义公再说。

    方逸生低声将事态告诉父亲。

    方砚听后,既对潘织造公然谋算李家的行为感到心悸,又为李家激烈行为感到心惊。

    他静静地看向潘织造。

    潘织造见方家父子都来了,知道事已不可转圜,又怒又恨,加上高三胖在旁苦劝,遂甩手就走,根本不理方砚。

    齐县令急忙跟了上去。

    王壑和方逸生都松了口气。

    王壑看向李菡瑶,也很想问她一句“你怎么敢?”这样激烈对抗,纵挡过了一时,接下来会更糟,她想不到吗?还是她另有后手,所以成竹在胸?

    王壑竟看不懂这局面了。

    方逸生还要过去跟李家父女打招呼,方砚拦住他,沉声道:“快跟两位大人去。我猜那边的事与李家有关。”方逸生恍然,忙冲李卓航父女抱拳告辞。

    方砚也遥遥抱拳致意。

    李卓航父女均回礼,谢他援手。

    方砚三人便追着齐县令去了。

    方砚不过去跟李卓航打招呼,也是避嫌的意思,免得事态变化,潘织造说他和李家沆瀣一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