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御气长生〕〔无限巫道求索〕〔直播之跟我学修仙〕〔覆汉〕〔将门凤华〕〔女王留步〕〔天做岸〕〔重生军少小甜妻〕〔炎黄人间〕〔全球宊变〕〔神的试练〕〔恶魔就在身边〕〔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吕布有扇穿越门〕〔重生野性时代〕〔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的王妃我的国〕〔鬼剑皇者〕〔斗破苍穹之大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53章 围杀
    方逸生茫然告知什么?

    大靖礼制规定:贵妃的最高礼服为九行九对翟纹,他一时没看清楚那翟纹的数量,所以没反应过来。

    方砚却反应过来了,对齐县令喝道:“快让他们停下!”又向潘织造质问:“大人竟敢逾制私造皇后冠服?!”

    齐县令举手嘶喊:“都住手!”

    官差和工人全都住手,院内寂静下来,若不是其他院子还有声音,只当暴动不存在过。

    人人都听见了方砚质问的话,都盯着那撑展开的袆衣。

    潘织造也看见了,目露惊恐。

    “这是陷害!”他大喊。

    可是没有人听他辩解。

    这不是僭越那么简单,这件袆衣暴露了潘家的野心:想要代替皇后,更可推测为诅咒皇后早丧。

    陷害也好,真有其事也罢,都不重要,关键是陈氏后族不会放过这个除掉潘贵妃的机会。

    “李、菡、瑶”

    潘织造再次仰天怒吼。

    这一次,声音满满的都是绝望!

    他认定这一切都是李菡瑶主使的,因为李卓航年长,为人谨慎精细,行事稳重,轻易不敢对抗官府而李菡瑶年少,具有少年人的热血无畏精神,敢作敢为,仗着智谋过人,不把他放在眼里,才敢如此行事。

    这的确是李菡瑶的手笔。

    兴宇等五家纺织商都是潘家的隐形产业,为了方便潘织造就近掌控,这五家工坊都建在霞照城内。

    既费心弄了这样的作坊,赚小钱是不满足的,尝到甜头后,便希望赚大钱、银子来的更快。

    如何让银子来的快呢?

    一要压缩原料成本

    二要降低人工成本

    三要提高售卖价。

    原料成本就不说了,同行竞争激烈,不太好巧取豪夺售卖价,自有潘织造将官用订单给他们,一分银子的货,卖出五分银子的价,容易的很。

    至于人工成本,他们用各种手段诓骗熟练织工签下死契,为作坊做牛做马,例如逼得小作坊破产,他们趁机接手,人和机器都得了再就是压低工钱。

    工钱压得太低,等于涸泽而渔。

    他们就是在涸泽而渔。

    这次高三胖给李家设下陷阱,同样克扣工人月银的手段,也在兴宇等五个作坊中使用了,不过克扣的银子他们是不打算还给工人的,全孝敬上去了。

    潘织造是江南织造局的主官,李菡瑶当然要摸清他的底细,于是发现兴宇等商行又查知高三胖买通了太平织锦坊的管事、图谋李家家业,她立即进行周密布置,公开招赘,惑人眼目,对潘织造步步紧逼,进行围杀。

    方逸生弄清缘由后,急命亲信给宁致远送信,告知这边情形。又低声问王壑:“可要给梁大人传信,在京中策应,弹劾潘织造僭越,有狼子野心?”

    王壑忙道:“不行!”

    方逸生忙问:“为何?”

    王壑道:“这件事家母不能插手。”

    方逸生问:“那万一打蛇不死,李妹妹岂不危险?”

    王壑沉着道:“不会,这次他死定了!你只需派人将消息送给右佥都御史段启明即可。”

    段启明,原监察御史,曾弹劾王亨治家不严,纵容王诏在徽州为所欲为,勾结青华知府倒卖官粮。

    方砚道:“逸生,听王壑的。”

    方逸生忙点头。

    潘织造绝望之际,发现平日小计谋不断的高三胖突然像丢了脑子一样,一句有用的话也说不出,不禁又恨又怒,骂道:“废物!全是废物!”

    忽然想起东郭無名,急吩咐他:“你亲自去请东郭先生来!”这时候,他晓得尊称“先生”了。

    高三胖连声道:“是,是。”一面转身飞快地跑去了,从后看他身形,竟像滚动的圆球。

    等到潘府,高三胖更绝望了东郭無名高烧不退,已陷入昏迷,济世堂的大夫正忙着替他诊治呢,空儿急得直抹泪,正拿棉布沾了水往公子干裂的唇上涂。

    高三胖焦灼地问大夫:“可有法子让他清醒过来?”

    大夫不悦道:“在下正在诊治。吃了药也需要些时辰才能见效,这急不得的。”

    高三胖哪管大夫解释,听说无法即刻清醒,急得抓住东郭無名肩膀使劲摇晃,“东郭隐,你醒醒!”

    空儿忙丢了棉布去抠他的手,“你干什么?撒开!”费了好大劲才将他圆滚滚的身子从床前挤开,然后怒视他。

    高三胖哭丧着脸道:“出大事了!”

    空儿道:“我管你什么大事,公子病成这样了,你还折腾他,你是成心不想他活了?”

    高三胖道:“就快活不成了!”

    潘家倒了,别人或可逃得性命,他作为潘织造的心腹,能逃得了吗?所以,他跟潘织造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若想活命,必须助潘织造度过这一关。他平日里看不惯东郭無名自命清高,处处跟东郭無名争风头,心里却明白自己不如东郭無名,眼下只能靠东郭無名出谋划策了。

    空儿才不管他死活,只心急公子病势。

    东郭無名落水后,风邪入体,精心调治还未见得能好呢,何况他还把药倒了,误了最佳诊治时机,怎能不严重?大夫说,若今晚不退烧,将十分凶险。

    空儿眼下后悔得要命。

    高三胖只得又去兴宇,向潘织造禀告:东郭無名病势沉重,昏迷不醒,无法替他分忧。

    潘织造绝望想,难道天要亡我?

    杏花巷李家别苑。

    江如蓝也没睡,刚吃了药,正靠在床上吃解暑甜汤,一面听鉴书说之前跟潘织造对峙的经过。

    听完了还意犹未尽。

    鉴书劝道:“表姑娘,刚吃了药,睡吧。才好些,别又作出病来,吃亏的可是自己。”

    江如蓝道:“我要等妹妹。”

    鉴书道:“姑娘正在忙。”

    江如蓝忙问:“忙什么事?”

    一脸的急不可耐,惋惜地抱怨:“都是那个东郭無名,害得我不能出去。其实我已经好了。”

    如果她没有落水,表妹的那些谋划,她统统都能参与,是何等的精彩、激奋人心!

    鉴书无奈地看着她。

    仿佛知道江如蓝心思似得,过了片刻,李菡瑶派人送信到观月楼,说兴宇事发,并且东郭無名烧得昏迷不醒,不能帮潘织造出主意了,这都是表姐的功劳。

    江如蓝坐在床上发呆。

    忽然喊:“我再吃一碗!”

    鉴书提醒她:“表姑娘,三更了!”

    江如蓝两颊红艳艳,两眼亮晶晶,精神抖擞道:“那又怎样?我胃口大开,我就想吃东西!”

    众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