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夏纪〕〔文娱大戏精〕〔网游之极品领主〕〔99次心尖宠:薄帝〕〔美女总裁的代驾司〕〔日娱之花开乃木坂〕〔极品兵王〕〔快穿新略:娘娘请〕〔倾世独宠:妖孽太〕〔绝地氪金〕〔都市崛起之战天〕〔西游之金乌大圣〕〔老琚影视剧作〕〔电影世界开拓者〕〔龙王劫,盛宠逆天〕〔校园逆天女皇:暗〕〔路过漫威的骑士〕〔从魔界开始〕〔晚明之逆流而上〕〔大明第一祸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59章 原来是梁心铭的儿子
    李卓航恭敬地请简繁进去。

    简繁并未推辞,举步进门。

    众人都紧随其后。

    观棋扶着李菡瑶手臂,正和她轻声细语,忽然心有所感,转脸一瞧,王壑正瞧着她们主仆呢,目光相碰,彼此都看进对方眼底深处,都心一动,都各有思量。

    观棋想:“原来他是梁心铭的儿子。”

    王壑却觉得这丫头仿佛说“梁心铭的儿子也不过如此”,因观棋和李菡瑶眼中的了然,知道身份已被她们知晓。李菡瑶既布下这局,怎会不派人去兴宇那边关注事态进展呢,所以他的身份一暴露,这边也知道了。

    他心里未免有些受伤。

    他知道,这天下间的女子大多羡慕钦佩他的母亲梁心铭。他自小便活在父母的阴影下,纵有些聪慧和才智,都被父母给压住了。人家提起他,都会说“梁心铭的儿子”“王亨的儿子”,再不然就是“王家嫡长孙”。其中“梁心铭的儿子”提的最多,因为他母亲太耀眼了。

    他很怀疑,将来他百年后,世人怕是根本不记得他叫什么,恐怕只会说“梁心铭的儿子”吧?

    李菡瑶主仆认为他作为梁心铭的儿子,不该这么平凡,至少要在棋盘上赢过观棋才对。

    王壑瞅着这对主仆,幽怨地腹诽:一个女孩子,年纪这么点大,下棋下得这样,不觉妖孽吗?

    他想无论如何也要赢了观棋,再跟李菡瑶一较高下,因此回忆起之前的残局,思谋后路。

    李菡瑶和观棋已不再留心他,正和魏若锦招呼,经魏若锦悄悄告知,知道了火凰滢就是那艳名远播的江南才女之四,都朝她微笑致意,以目招呼。

    火凰滢见李菡瑶竟不因为她的身份而轻贱,很意外,略一想,才恍然:李菡瑶襟怀朗阔、行为大气,自然不会像一般闺阁女子,把出身看得十分重。

    火凰滢很喜悦,却没凑过去。

    简繁正问李家父女话呢。

    这一路进来,凡遇见的工人,李卓航都令他们拜见钦差大人,简繁也挑出几个人来问话。

    问的是分给他们股份的事。

    工人们都如实回了,有人还掏出随身藏着的股份文契给钦差大人瞧,表示自己没有撒谎。

    简繁是金榜状元,又在官场浸淫了这许多年,现在又位居户部尚书,通晓经济实务,一眼看出这里头的关窍。

    他问李卓航:“有了这东西,他们从此与你共荣辱了。倘若你使手段让太平商号亏得血本无归,暗地里却将财物转移,他们如何能得知?岂不吃亏?”

    李卓航忙道:“大人明察。已经跟他们立下章程:往后这太平商号的经营,不是小民父女说了算,工人们也选那内行、通事理的参与,也有话语权。”

    工人们忙都点头道:“正是。”

    简繁不作声了,盯着李卓航。

    半晌又问:“这件事,是你的主意,还是令爱的主意?”

    李卓航不禁犹豫,不知该如何回。这时,他感到江玉真身子一僵,似乎很害怕,忙伸手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必担心,同时决然回道:“是小女的主意。”

    第159章 原来是梁心铭的儿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李卓航不禁犹豫,不知该如何回。这时,他感到江玉真身子一僵,似乎很害怕,忙伸手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必担心,同时决然回道:“是小女的主意。”

    一来,这确是李菡瑶的主意。

    二来,他终究不能一辈子将女儿护在羽翼下,女儿若要遨游长空,必定要自己搏击风雨。

    当年他曾安慰江玉真,叫她不必为子嗣担忧,他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这办法便是:等他百年后,会将嫡支的家业分散给李氏族人,人人有份。有能力的呢,自会将家业传承下去;无能者,败光了也是命数。

    李菡瑶却比他更大手笔,竟将家业分散给外姓人,这在寻常人看来,简直是败家之举、辱没祖宗!

    然而,李卓航却激动不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他女儿的胸襟比他更加高远、广阔。

    有这样的女儿,他丝毫不担心李家会败落。

    李菡瑶,必定会带领李家兴盛起来。

    没有理由的,李卓航就是有这信心。

    听了李卓航的话,宁致远等人都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他们早猜到了:李卓航稳重谨慎,李菡瑶却常出人意表,只有她会做出这令潘织造措手不及的决定。

    简繁问李菡瑶:“你如何舍得?”

    李菡瑶道:“有舍才有得。”

    简繁道:“好!”

    有舍才有得,舍了这些股份,保住了太平商号,保住了李家,也保住了她自己。

    忽然,简繁把目光对准王壑,问:“王壑,兴宇那边的事尚未解决,潘织造的罪行自有本官审问;五家工人合计几千,该如何善后,你可有什么想法?”

    王壑还在推演棋局,闻言一惊。

    他忙躬身道:“钦差大人在上,小子岂敢班门弄斧。”

    简繁不肯放过他,道:“本官许你班门弄斧,正要考较你。”又扫一眼宁致远、方逸生等少年,接道:“你们也都说说,眼下该如何善后呢?只管大胆畅言。”

    众人都躬身道:“遵命。”

    简繁又道:“这《劳动法》可是梁大人亲自撰写,先帝下令推行的。王壑,你可别丢了你母亲的脸!”

    王壑被激,加上误会李菡瑶主仆对他的印象,想要让她们瞧瞧,梁心铭的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便不再藏拙,省得宁致远等人发了精彩言论,专美于前。

    他便道:“那小子便献丑了。”

    因环顾众人道:“农,天下之本。自古以来,凡明君莫不重视农桑,以固国本。北魏孝文帝更颁布《均田令》,隋唐沿袭。后来情势变化,才废除。

    “我大靖自英武朝开始,工商业迅猛发展,国力昌盛,许多百姓脱离土地,在工坊谋生,工人日渐增多。

    “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圣人云,‘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

    “‘庶人安政,君子安位’,只有百姓安心,大靖天下才会稳固,国力才会昌盛。今李家分股于工人,等同分给他们土地,使他们有了衣食来源,实乃长远之计。若工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其心何安?天下必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