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好莱坞当导演〕〔回到明朝当暴君〕〔穿越之傻王哑妃〕〔欧皇崛起〕〔娇妻在上,蜜蜜宠〕〔快穿:戏精男神,〕〔游戏王之背后灵系〕〔听说我爹要弄死我〕〔天朝女国师〕〔万界之我开挂了〕〔舌尖上的求生游戏〕〔梦幻西游大主播〕〔精灵之山巅之上〕〔鬼叫崖往事〕〔极品玄医〕〔我不是老二〕〔诸天最强大佬〕〔系统精灵才是真主〕〔重生之前方高能〕〔当上学变成可攻略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60章 用银子堆死他!
    宁致远很遗憾:叫王壑这么一说,他还有何可说的?说的再精彩,也不过拾人牙慧罢了。但他必须说,至少要在简繁心里留下一个印象:他听懂了这番话。

    在场许多人,并非都听懂了。

    方逸生和刘嘉平几个都懂了。

    有些商家少年则未必听懂,他们关注的是:李家这么一分股,天下的工人要不安分了。因此,他们紧张地盯着简繁,看简繁如何决定。这决定将影响大家。

    简繁挨个听了宁致远、方逸生、刘嘉平等少年的看法,他自己却不置一词,在李家织锦坊转了一圈,借口劳碌一夜,此刻倦了,要转回驿馆休息去了。

    李卓航一家忙恭送众人。

    王壑落后一步,跟观棋并列,瞟了李菡瑶一眼,问观棋:“请问姑娘何时继续,下完那盘棋?”

    观棋笑道:“待定后告知公子。”

    又道:“公子果然胸藏丘壑。”

    王壑道:“怎敢与李姑娘‘达则兼济天下’的襟怀相比。”

    李菡瑶不得不回应了,她却似不想说话一般,瞅了观棋一眼,观棋立即道:“我家姑娘可没想那些大道理。”

    王壑以为她是替主子谦虚。

    观棋将螓首向他靠近些,一副有话说的模样。

    他忙也微微倾身、侧首。

    观棋并不将脸转向他,就这么目视前方,脚下不停步,含笑微声道:“自古民不与官斗,有钱无权也要受贪官欺压。我家姑娘却不信这个邪。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吗?姑娘就是要用银子堆死他!”

    王壑神情微滞,又恢复。

    这话虽豪气,也很荒诞。

    观棋不用看他也知道自己的话会造成什么效果,恶作剧得逞似得,调皮地一笑,眼波潋滟。

    王壑知她故意这么说,但她并不担心自己传扬出去,可见是相信他的品行;又想:这话虽荒诞,却也不无道理。有钱能不能驱使鬼推磨,他不知道,但银子落在李菡瑶这样善谋之人手中,用来堆死潘织造足够了。

    他又闻见观棋耳畔一股幽香,想起“冰肌玉骨”这类词,不禁心一跳,忙把倾斜的身子站直了。

    方逸生就在他们前面,这时放慢脚步,笑问:“说什么?”

    李菡瑶接道:“说工人的事。多谢方表兄援手。”

    方逸生忙道:“愚兄并未做什么,当不得妹妹谢。”

    他见李菡瑶面对王壑时,让观棋代为回答,面对自己时,却亲自回话,可见待自己不同,很是喜悦。

    王壑也察觉了,莫名烦闷。

    他几次暗中观察,并没觉得李菡瑶有记忆中小墨竹的影子。想想又觉自己可笑:既刻意改装,必定会遮掩真实面目。譬如他当年扮女装,现在一伟岸男儿,别人见了也未必能认出来。若想知道李菡瑶到底是不是墨竹,须得当面问她。然不管李菡瑶是不是墨竹,他都不打算让对方知道他就是当年的小姐姐,那又何必纠结真相呢?

    放下吧!

    他劝自己。

    因魏若锦和李菡瑶说话,宁致远偶尔也插上一句,张谨言也感兴趣地凑近了听,加上方逸生等人,李菡瑶被围起来了,王壑默默地放缓了脚步。

    “为何希望她关注我?”他默默地想,“我又不是来参加选亲的,不过是来帮忙闯关的。”

    第160章 用银子堆死他!-->>(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何希望她关注我?”他默默地想,“我又不是来参加选亲的,不过是来帮忙闯关的。”

    观棋转头瞅他,黑眸在月下闪闪。

    “公子有心事?”她小声道。

    “那你猜我有何心思。”王壑瞅着小丫头心想,自己跟她的处境倒有些相像,她是替她家主子守关的,自己是替方逸生闯关的,至少有话题可谈。

    “公子在想怎么赢我。”观棋肯定道。

    “何以见得?”王壑问。

    “因为你怕输给一个小丫鬟没脸。你是王相和梁大人的儿子,怎能输给一个丫鬟呢。”观棋道。

    王壑正色道:“在下从不会小看天下任何女子。姑娘棋艺高妙,在下更不敢存任何轻视之心。”

    这番话令观棋芳心大悦,就见她展开大大的笑容,如鲜花在月下绽放,贝齿洁白如玉。

    她笑问:“那公子要输了呢?”

    王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

    观棋问:“不觉得丢脸?”

    王壑道:“还是会的。”

    观棋问:“就因为我是女子?”

    王壑道:“不。因为在下比姑娘多吃了几年饭。若是在下也跟姑娘一般年纪,心里会好受些。”

    观棋笑不可仰,因怕人听见了,用手捂住嘴,偷偷地笑,星子似得眸子对着他烨烨生辉。

    这一刻,小丫头极美。

    就像月下摇曳的花枝。

    王壑看得怦然心动,一种陌生的、无法言喻的情绪弥漫在心间:想要跟她一起离开这些人,去园中、去郊野,或者乘一艘小小的乌篷船,在水上任其漂流,感受凉风习习,听水声潺潺、听夏虫呢喃,看高天上流云和冷月,看月下花影疏影;和她肆无忌惮地在月下嬉笑、打趣,可逗她如眼下般开心,也可用言语撩拨她,说她阻碍了她家姑娘的好姻缘,看她薄嗔满面的样儿,就像那天两人斗嘴……他首次对一个少女生出如许多的情绪和想法,真骇人!

    观棋笑罢,随意挥手驱赶道边草间飞舞的萤火,似劝慰似安慰道:“公子不必气馁。小女子虽然身份低微,学棋很刻苦的,一天当两天用,算起来不比公子小。”

    王壑不服道:“我也很勤奋。”

    观棋道:“你们世家子弟,所学繁多,不比我专攻棋艺一项,所以还是不能比。”

    这点王壑倒是很认同,他学的东西多着呢。

    观棋见劝得他同意了,更开心。

    王壑道:“姑娘还没赢在下呢,就这般高兴?”

    观棋道:“容我先高兴一下。”

    王壑忍不住也笑了,心情愉悦的很,把刚才的烦闷抛在脑后了,正要再说,抬眼一看,已经出了织锦坊,简繁等人都神情古怪地看着他和观棋。

    王壑忙解释道:“在下与观棋姑娘还有一盘棋未下完,想摸摸她的底儿,只求别输得太难看。”

    张谨言不信道:“她这样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