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魅医倾城:逆天宝〕〔诅咒之龙〕〔重生九七当军嫂〕〔娇妻在上,蜜蜜宠〕〔我就是大德鲁伊〕〔妖孽强者在都市〕〔霸道boss甜医妻〕〔大明世祖朱慈烺〕〔重生农村小媳妇〕〔美女总裁的近身武〕〔我在好莱坞当导演〕〔重生吕布之汉末霸〕〔华娱特效大亨〕〔我有一刀在手〕〔男人的女神之路〕〔怎么又是天谴圈〕〔电影世界开拓者〕〔秦农〕〔聂小妖之灵火〕〔穿越木叶开宝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日月同辉 第161章 送她一桩好姻缘
    观棋道:“婢子就该蠢!”

    众人皆笑了。

    张谨言忙道:“你才多大?”

    观棋再次道:“我很吃苦的,一天当两天用。”

    张谨言:“……”

    他想说他表哥也很吃苦。

    王壑拉住他,说“观棋姑娘天赋过人,又专攻棋艺,乃我平生少见的对手。弟不可小觑。”

    张谨言不说话了——能得他哥一句赞,这丫头就值得他尊重,应该是有真本领的。

    李卓航看看观棋,再看看王壑,眼中竟有忧色,之前面对潘织造、面对简繁也没这样。

    简繁早注意少年和少女们之间微妙,也悄悄观察了火凰滢,见火凰滢看戏般,虽看得兴趣盎然,却并不被一帮俊美少年所吸引,遂放下心来。

    所以说,火凰滢是不同的。

    她不像情窦初开的少女,身上有着对人世浮生的沉淀积累,唯有自己这般年纪的男人才压得伏她。

    简繁上船,众人也纷纷向李家父女告辞,唯有王壑跟李家父女辞别后,另冲观棋拱手道别。

    双方身份地位太悬殊。

    众人都看得一怔。

    观棋笑吟吟地蹲身还礼。

    张谨言忙也对观棋挥手,“明天我也来看你们下棋。”

    李卓航道:“世子能来,李家蓬荜生辉。”

    方逸生等人见此情形,也都跟观棋道别,都想:这场选婿下来,这丫头可要出名了。

    方砚和黄县令将简繁送至驿馆,才各自回家。

    方家画舫上,方砚在舱内歇息,方逸生三人在船头赏月,一面低声议论今晚——不,是昨晚的事。

    方逸生对王壑道:“贤弟竟调戏起丫鬟来了。”

    王壑忙道:“别胡说!”

    方逸生道:“你那时候跟她走在后面,悄悄说什么,两人都笑得那样?别是觊觎人家吧?”

    王壑尚未回答,张谨言接道:“这我听见了,不是表哥调戏那丫头,是那丫头调戏表哥。”

    王壑:“……”

    回想起来,还真是。

    方逸生“哈”一下笑出声来,打破黎明前的黑夜,生恐被他父亲听见了,急忙用掩住口。

    过了一会,几人轻声低语:

    “依贤弟看来,钦差大人会如何处置潘织造?”

    “他不会直接处置的,只会上报朝廷和皇上。”

    “唉,接下来就看京城局势了。”

    ********

    李家别苑主院上房内,李卓航父女也在秘议:

    “瑶儿,你认为钦差大人会如何处置姓潘的?”

    “这要看潘家和陈家博弈结果。若这样都不能将潘贵妃拉下来,说明潘家气数未尽。”

    “那你打算怎么办?”

    “爹爹不必替女儿担心。她风光鼎盛时女儿都不怕,打折了她一条臂膀后,难道还怕她不成!”

    “但咱们该早作防备。”

    “最好的防备就是不断壮大自己。女儿准备拿下兴宇等五家工坊,暗中扩充李家实力。”

    李卓航惊问:“怎么拿?”

    李菡瑶道:“钦差大人纵查明了潘织造的罪行,也不敢轻易处置他,只会上奏朝廷,请皇上决断。但兴宇等五家的工人,他必须做好善后,安抚民心。这是潘织造隐匿的产业,会罚没以充国库。最快的处理方式就是拍卖。京城和朝堂的事女儿鞭长莫及,这江南的商场却任由我驰骋。女儿定要拿下兴宇等五家!——那些机器都是最好的;工人的手艺也都个顶个的好,被潘家当牛马压榨,简直暴殄天物!”

    这件事,李卓航并不知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面对女儿连番出击,和果断无畏的斗志,李卓航忽觉自己老了。

    第161章 送她一桩好姻缘-->>(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长江后浪推前浪,面对女儿连番出击,和果断无畏的斗志,李卓航忽觉自己老了。

    “这要多少银根,你算过吗?”

    “算了。已经在筹了。”

    “从何处调集?”

    “景泰府三婶婶那,还有徽州府大伯父那里。”

    “你大伯父……”

    李卓航想起李卓远,有些心沉。

    十年之约就在眼前,可是李卓远这些年竭尽所能地敛财,太让他失望,他几次要处置,又狠不下心。

    年纪越大,越心软了!

    外面已经有了晨光。

    江玉真对李菡瑶道:“天就亮了,别回去了,就在西屋睡吧,省得走来走去还耽搁时候。”

    李菡瑶忙答应。

    西屋原本就是江玉真为女儿起居预备的,方便他父女议事之余,作为女儿小憩之所,所以一应的陈设和妆奁用具都是齐全的,分里外两进。

    听琴对观棋道:“观棋,你陪姑娘在床上睡。我和鉴书睡在外间。”

    观棋含糊应道:“是,琴姐姐。”

    那眼皮子都睁不开了。

    听琴忙扶住她送到床边,低声笑道:“就困的这样!”

    ********

    简繁尚未审理此案,更未透露要如何处置潘织造,但潘织造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了结果。

    卯初,潘家一婢女给潘梅林送衣物来了。

    潘梅林在霞照的权势很重,况且他是半夜被押进牢房的,很多人都不知怎么回事,还不到人走茶凉的时候,所以,婢女顺利地进了大牢,来到他面前。

    木栅栏内,潘梅林闭目端坐在地上,强忍着蚊虫叮咬,维持冷静,听见脚步声在前面停下,又有开锁声,才掀开眼皮向外看过去,看见婢女,眼光一亮。

    婢女给那牢头一个大银锭子。

    牢头道:“快些!”便转身走了。

    婢女解开包袱,将几件衣物露出来。

    潘梅林问:“东西带来了?”

    婢女轻声道:“带来了。”说罢从衣下摸出一个带螺盖的瓷瓶,双手递给潘梅林。

    潘梅林接过去,凑在眼前细看。

    “好精致的瓶子!”他喃喃道。

    忽抬眼,看见婢女目露恐惧,手一顿,将瓶子滑入袖中,端正身子,道:“本官都不怕,你怕什么?”

    婢女含泪道:“大人!”

    潘梅林道:“那可是你的旧主子。除掉本官,你不为你的旧主子感到高兴吗?”

    婢女拼命摇头,不敢吭声。

    潘梅林道:“李菡瑶!四五岁就敢跟一条蛇拼命。本官已经够重视她了,谁料还是小觑了她。”

    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那婢女说,并不理会婢女能不能听明白,自顾自地说:

    “……本官真的很重视她。再强势,她也是一个女子!为此,本官特地研究了梁心铭的崛起之路:梁心铭刚入仕时,很谨慎的,连中三元的状元,却自请到徽州最穷的潜县任县令。整整蛰伏了三年,步步为营,心思何等缜密。三年后才趁势崛起、捅破了天……”

    “本官想着,李菡瑶不过一介商女,无权无势,她再厉害,大面子上也要伏低做小,怎敢跟本官对抗呢?把她弄进大牢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谁知竟错了!”

    “她竟如此大胆、嚣张!”

    “本官是万万没想到啊!”

    这是反省,亦是总结。

    反省总结过后,他露出笑容,意味深长道:“本官宦海沉浮几十载,若她将本官当贪官,只会搜刮民脂民膏,那她可就错了。但本官希望她这么想。”

    他忽然凑近婢女,在她耳边低语道:“本官要送她一桩好姻缘!”

    婢女嗫不由自主问:“什么姻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四国演义系统〕〔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金算盘〕〔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