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引魂者〕〔宠物小精灵之夏树〕〔末世忠犬养成记〕〔重生娇妻:亿万老〕〔极品美女的贴身王〕〔革命吧女神〕〔海贼之最强太阳〕〔重生之姐要幸福〕〔从斗罗开始的万界〕〔正气冲宵〕〔诡秘妖异之变〕〔大侠联盟〕〔混世兵王〕〔零一队长〕〔倾华:医妃天下〕〔重生之九尾落〕〔我有点顶不住了〕〔帝国再起〕〔抗战之兵魂传说〕〔你闷骚时很美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魔*******雪 18.第18章
    此时黑魔派的徒弟已经偷偷破怀常青派的光明结界,并且解除常青派的隐藏术,此时林子秀仙君感到结界及隐藏术都被破解了,他对四位徒弟说:「快去小雪身边,这位擅长黑暗法术之人恐怕是来爪小雪练丹药,我来对付他…」

    此刻林子秀仙君已找到黑暗使者正与他对抗过招,他用法术很快就把对方弄昏了!此时奇宇,紫青,及令羽来到洞房前只听到小雪惨叫一声,他们立刻进门察看,发现小雪又再度被绑架走了,悲痛伤心的泪水再次从他们一双俊眼滚滚而落,他们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些黑暗始使者已经越来越聪明,已经知道一下子要来好几个,来个掉虎离山之计,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林子秀仙君有听到小雪惨叫,他到自己的洞房察看时已经空无一人,他只看到三位徒弟傻傻站在洞房门外默默哭泣,他们看到林子秀仙君抱着一线线希望,紫青看着林子秀仙君的俊颜颤抖的对他说:「这是小雪第三次被绑,我们该怎麽救她呢?我刚使用法术寻找他们的方位,发现他们又再度佈下黑暗结界,师父我们该怎麽办?」

    此时林子秀仙君此时热泪盈眶,热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从他的一双俊眼滚滚而落,把他胸前的衣服都沾湿了!他们昨天才刚成亲,今天小雪就被绑了,可见黑魔派早就跟踪他们了,也研究如何破解他的法术,他悲痛的使用时间倒流幻影术,关察洞房状况,果然,小雪是被绑到黑魔派。

    林子秀仙君他决定到黑魔派救人,于是对三位俊美徒弟哽咽的说:「紫青,奇宇,令羽,为师此次前去凶多吉少,我的光明法术要对抗黑暗法术,所以您们就不要跟了…」

    「师父我要跟,因为我对天发过誓的,我要与小雪同年同月同日死,您就让我去吧…」令羽伤心的说,此时他已满脸泪痕,跪下来拉着林子秀仙君衣裳的下摆,心裡非常非常的渴望师父带他去,他抬着头用悲伤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师父不放…

    此时紫青及奇宇也跪下来,泪流满面哽咽的说:「师父您就让我们去吧,求求您…求求您…」紫青此时热泪不停不停默默狂流,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求着林子秀仙君…

    「好吧,您们可以跟我去救小雪,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林子秀仙君说完,开始唸咒语,瞬间就出现在黑魔派的大厅…

    小雪此时已经晕了,她之前在常青派的洞房时,在林子秀仙君醒来后,她也立刻醒了过来,穿好粉色衣裳,她才刚准备要去洗洗脸漱口洗澡,就突然被绑到黑漆漆的大牢,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这次还是双手被绑,她的娇躯被绑在一根很粗很粗的柱子,绑他的绳子也非常非常的粗,让她动弹不得,难过的要命,突然七彩可爱的小精灵这时就出现了,闪燿着七彩光芒,它对她说:「小雪妳这次非常危险…」小精灵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一片光明,小精灵当场立刻消失。

    小雪看到一个穿着全身黑色的衣裳的中年男子,高大的身躯,流着黑色的山羊鬍,五官是不丑,但面孔有点狰狞,他手裡正拿着一把小刀,及一个大铁桶,快速走进小雪,小雪此时惧怕极了,心跳差点停止…

    这位不知名男人走到她面前,把她紧握的双手从她身后着用力拉到她面前来,她双手的绳子仍然没有被鬆绑,却把她的双手跟那大铁桶绑在一起,然后这个中年男人在她被绑的双手手腕立刻凶狠的用力的划了两刀,小雪痛的惨叫一声,她双手手腕的血不停不停往那深深的桶子流,她再也忍受不住自己的痛苦及煎熬,她知道自己将要死了,于是痛到晕了!

    此时林子秀仙君已听到小雪的惨叫声,他立即用法术空间移动术看到小雪双手被绑,她的双手还一起被绑在铁桶,她的两隻小手手腕还受了割伤,那个铁桶已经积满不少的血,小雪还晕了过去,让林子秀仙君悲痛的惨叫,于是他悲伤气愤的立即施法,用法术物体移动术把小雪的双手鬆绑连及铁桶瞬间移动到青山派去!

    他俊美的一双眼看着眼前猥琐的中年男人哽咽的问说:「你这位魔头,你为什麽要绑走我的心爱的娘子?」林子秀仙君杀气腾腾的眼光射向这个中年男人,而紫青,令羽,奇宇也非常悲奋的紧紧瞪着他…

    「原因你不是很清楚吗?你问我这个做什麽?」黑魔派掌门墨夜羽漫不经心的道!

    「你的武功及法术已经很高了,这种事被传出去看你的脸往那摆,想拿到四大神器各凭本事,不用拿这些奇怪的方法来增加自己的功力,传出去会笑掉人家大牙的!」

    「我才不在乎别人怎麽看我,我开心就好了!」

    「我知道你会参加武林盟主大会夺取钥匙,到时我们会再见,你再一次绑走我的心爱的姑娘你试试看,我会让你们黑魔派从此在武林中消失,包括你,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林子秀仙君恨恨的,狠狠的对他说,林子秀仙君说完话,他们瞬间就消失了!此时夜掌门心想这瞬间消失的法术怎麽学呢?他想要这个法术秘笈,没关係,慢慢来,首先先练功再说吧!

    小雪被送回青山派洞房,她发现她的双手已被夫君鬆绑,还好,血液已经凝固,因为那个大魔头没有伤到她的动脉,真的是好险好险,她低着头看看自己在铁桶中的血液已经半凝固状态了,她想她的血是神丹妙药,应该要留起来才对,想想等着子秀哥哥回来再说吧。

    她躺在床上想起洞房初夜,脸就嫣红的要命,她真的很喜欢子秀哥哥的吻,她才想着她俊秀的容颜时,眼前立刻出现子秀哥哥,她想,她的眼睛大概要去看大夫了,脑子也必须看一看,她怎麽会产生幻觉呢?她揉了揉自己美丽的双眼,看着他仍然还在,她对自己说:「小雪妳应该疯了,疯到看到自己夫君的幻影…」

    「我心爱的小雪,妳没疯啦,我是子秀哥哥,我立刻赶回来替你疗伤的!」

    「你不是还在跟大魔头打架吗?怎麽会这麽快回来,害我以为我产生幻觉了呢!」小雪疑惑的说,她看到子秀哥哥很是开心,立刻从床上站起来兴奋的用双手环抱住他,她突然觉得自己怎麽突然变矮了,还是子秀哥哥太高了,她的身高竟然只到子秀哥哥的胸前,于是她一脸疑惑的抬着她美丽的娇颜看着他帅气的俊眼问他道:「子秀哥哥,你是不是长高了,我怎麽觉得自己变得好矮…」林子秀仙君听了真是哭笑不得,他拿起小雪的两隻小手,要找小雪的伤口替她疗伤,奇怪,他竟然找不到,怪透了!他突然看到地上半桶的鲜血,她疑惑的问小雪:「小雪你的伤呢?你流这麽多鲜血,你的头应该会很晕才对…」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的血是万能神药,所以可以快速治好我自己,可能流失的血液也快速製造出来,所以我不太容易生病,受伤也是十几分钟内会好…」

    「子秀哥哥,在这桶铁裡面是我的血,你要丢吗?丢了太可惜耶,我的血是万能神药…」小雪呆呆的看着那半桶血,希望子秀哥哥拿去练丹药,提深自己的法力,于是她再次抬头看着子秀哥哥的一双帥氣的俊眼,彷彿要望进他的眼睛深处说:「子秀哥哥,你拿这半桶血去练丹药,你的功力会大增,因为丢掉还蛮可惜的…」

    「好吧,這是娘子妳的心意,我现在就收下了!」子秀仙君立刻施法练丹术,一瞬间在铁桶裡的鲜血,立刻变成一颗颗药丸,他把这些药丸从铁桶裡小心翼翼的拿出来,装到一瓶大药罐,他快走至练功房好好把大药罐藏起来。

    林子秀仙君再次回到洞房看着小雪美丽至极的容颜说:「娘子,这样可以吗?我的大美女,我心爱的小雪,我心爱的娘子,我已经把妳的血练成丹药好好藏在练功房,别人是找不到的,今天我打算传你法术,我先传内功给妳…」林子秀仙君话还没说完,七彩小精灵闪着七彩耀眼光芒出现在他们眼前,林子秀仙君从来没看过这种小生物,他在想这到底是什麽啊?他突然看到这隻小小人说:「我是小精灵,是暗中保护小雪的,他上次接受奇宇的一半内功就昏倒了,我的建议是先不要传内功给她,因为小雪本身就有,先传法术给她吧,再教他一些武功…」

    「喔,是这样吗?小雪,奇宇有传内功给妳,让妳当场晕倒?」

    「对,好像有这麽回事,子秀哥哥你先传一些学法术的内力给我就行了,练武的内功不用,奇宇哥哥已经传给我了!」

    林子秀仙君听了这些话心中难受的紧,他发现自己佔有慾也很强,于是他对小雪说:「小雪,妳在房裡稍等我一下,我立刻就回来。」他快走至去大厅找奇宇,奇宇正与紫青说话,林子秀仙君快走到奇宇面前道:「奇宇,你现在过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师父什麽事,小雪不是救回来了吗?你要我们不去看她,我也没有做啊,虽然我很想去看小雪…看看她的伤口…」

    奇宇觉的奇怪极了,看他一脸不开心的神色,明明就是吃醋的样子,看样子全世界最俊美的林子秀仙君也是大醋桶一个,他好奇他做了什麽,让他的俊美师父生气吃醋,忽然林子秀仙君有点不开心的开口问他说:「奇宇你是不是过了半成内功给小雪?」

    「对啊,当初我过轻功给小雪,是要教她一些简单轻功及一些法术给她,但始终有人来绑架小雪,所以我就没什麽时间教她了!」奇宇觉得莫名奇妙,师父问这个做什麽呢?他不会连这个也要吃醋吧…

    林子秀仙君此时觉得自己连这种飞醋都要吃,实在不够大方,于是他不好意思对奇宇道:「我现在要帮小雪输内功,所以你来我房裡一下,我把你给小雪的内功吸出来还你,免得她体内两种内功互相冲撞再次晕倒,可以吗?奇宇?」

    「好,因为当初是我对她的爱心,如今她是你的心爱的娘子,师父你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吧!上次绑小雪的一为刺客不是被你打昏了,现在他在哪裡呢?」

    「我把他关进常青派的牢裡,怎麽样有问题吗?」

    「师父你不是会一招法术叫洗脑术把这位刺客的脑子洗一洗,让他以为他是我们派的弟子,当我们的内奸如何?」

    「好是好,但有可能穿帮…」

    「穿帮我们也没有损失啊,因为我们洗他的脑,给他的记忆都是假的!」奇宇分析的说。

    「好吧,先处理小雪的事吧,小雪不会自我保护,我会担心不已,而且下个月武林盟主大会高手云集,为师的要好好的练功,如果小雪再次被绑架,唯你们三个是问!」他心爱的姑娘好不容易再次回到他怀中,要是他再次失去小雪,让小雪死了,他再也不想活了,没有了小雪,他活在这世上有什麽意义呢?

    谁叫自己当初要选择当仙君,哎…希望这次武林大会不要出什麽事才好,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寄这武林盟主大赛飞鸽传书是谁寄的?邀请函上都没写主办单位,难道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让小雪离开他的视线,好好绑架她吗?

    此时黑魔派的徒弟已经偷偷破怀常青派的光明结界,并且解除常青派的隐藏术,此时林子秀仙君感到结界及隐藏术都被破解了,他对四位徒弟说:「快去小雪身边,这位擅长黑暗法术之人恐怕是来爪小雪练丹药,我来对付他…」

    此刻林子秀仙君已找到黑暗使者正与他对抗过招,他用法术很快就把对方弄昏了!此时奇宇,紫青,及令羽来到洞房前只听到小雪惨叫一声,他们立刻进门察看,发现小雪又再度被绑架走了,悲痛伤心的泪水再次从他们一双俊眼滚滚而落,他们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些黑暗始使者已经越来越聪明,已经知道一下子要来好几个,来个掉虎离山之计,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林子秀仙君有听到小雪惨叫,他到自己的洞房察看时已经空无一人,他只看到三位徒弟傻傻站在洞房门外默默哭泣,他们看到林子秀仙君抱着一线线希望,紫青看着林子秀仙君的俊颜颤抖的对他说:「这是小雪第三次被绑,我们该怎麽救她呢?我刚使用法术寻找他们的方位,发现他们又再度佈下黑暗结界,师父我们该怎麽办?」

    此时林子秀仙君此时热泪盈眶,热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从他的一双俊眼滚滚而落,把他胸前的衣服都沾湿了!他们昨天才刚成亲,今天小雪就被绑了,可见黑魔派早就跟踪他们了,也研究如何破解他的法术,他悲痛的使用时间倒流幻影术,关察洞房状况,果然,小雪是被绑到黑魔派。

    林子秀仙君他决定到黑魔派救人,于是对三位俊美徒弟哽咽的说:「紫青,奇宇,令羽,为师此次前去凶多吉少,我的光明法术要对抗黑暗法术,所以您们就不要跟了…」

    「师父我要跟,因为我对天发过誓的,我要与小雪同年同月同日死,您就让我去吧…」令羽伤心的说,此时他已满脸泪痕,跪下来拉着林子秀仙君衣裳的下摆,心裡非常非常的渴望师父带他去,他抬着头用悲伤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师父不放…

    此时紫青及奇宇也跪下来,泪流满面哽咽的说:「师父您就让我们去吧,求求您…求求您…」紫青此时热泪不停不停默默狂流,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求着林子秀仙君…

    「好吧,您们可以跟我去救小雪,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林子秀仙君说完,开始唸咒语,瞬间就出现在黑魔派的大厅…

    小雪此时已经晕了,她之前在常青派的洞房时,在林子秀仙君醒来后,她也立刻醒了过来,穿好粉色衣裳,她才刚准备要去洗洗脸漱口洗澡,就突然被绑到黑漆漆的大牢,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这次还是双手被绑,她的娇躯被绑在一根很粗很粗的柱子,绑他的绳子也非常非常的粗,让她动弹不得,难过的要命,突然七彩可爱的小精灵这时就出现了,闪燿着七彩光芒,它对她说:「小雪妳这次非常危险…」小精灵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一片光明,小精灵当场立刻消失。

    小雪看到一个穿着全身黑色的衣裳的中年男子,高大的身躯,流着黑色的山羊鬍,五官是不丑,但面孔有点狰狞,他手裡正拿着一把小刀,及一个大铁桶,快速走进小雪,小雪此时惧怕极了,心跳差点停止…

    这位不知名男人走到她面前,把她紧握的双手从她身后着用力拉到她面前来,她双手的绳子仍然没有被鬆绑,却把她的双手跟那大铁桶绑在一起,然后这个中年男人在她被绑的双手手腕立刻凶狠的用力的划了两刀,小雪痛的惨叫一声,她双手手腕的血不停不停往那深深的桶子流,她再也忍受不住自己的痛苦及煎熬,她知道自己将要死了,于是痛到晕了!

    此时林子秀仙君已听到小雪的惨叫声,他立即用法术空间移动术看到小雪双手被绑,她的双手还一起被绑在铁桶,她的两隻小手手腕还受了割伤,那个铁桶已经积满不少的血,小雪还晕了过去,让林子秀仙君悲痛的惨叫,于是他悲伤气愤的立即施法,用法术物体移动术把小雪的双手鬆绑连及铁桶瞬间移动到青山派去!

    他俊美的一双眼看着眼前猥琐的中年男人哽咽的问说:「你这位魔头,你为什麽要绑走我的心爱的娘子?」林子秀仙君杀气腾腾的眼光射向这个中年男人,而紫青,令羽,奇宇也非常悲奋的紧紧瞪着他…

    「原因你不是很清楚吗?你问我这个做什麽?」黑魔派掌门墨夜羽漫不经心的道!

    「你的武功及法术已经很高了,这种事被传出去看你的脸往那摆,想拿到四大神器各凭本事,不用拿这些奇怪的方法来增加自己的功力,传出去会笑掉人家大牙的!」

    「我才不在乎别人怎麽看我,我开心就好了!」

    「我知道你会参加武林盟主大会夺取钥匙,到时我们会再见,你再一次绑走我的心爱的姑娘你试试看,我会让你们黑魔派从此在武林中消失,包括你,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林子秀仙君恨恨的,狠狠的对他说,林子秀仙君说完话,他们瞬间就消失了!此时夜掌门心想这瞬间消失的法术怎麽学呢?他想要这个法术秘笈,没关係,慢慢来,首先先练功再说吧!

    小雪被送回青山派洞房,她发现她的双手已被夫君鬆绑,还好,血液已经凝固,因为那个大魔头没有伤到她的动脉,真的是好险好险,她低着头看看自己在铁桶中的血液已经半凝固状态了,她想她的血是神丹妙药,应该要留起来才对,想想等着子秀哥哥回来再说吧。

    她躺在床上想起洞房初夜,脸就嫣红的要命,她真的很喜欢子秀哥哥的吻,她才想着她俊秀的容颜时,眼前立刻出现子秀哥哥,她想,她的眼睛大概要去看大夫了,脑子也必须看一看,她怎麽会产生幻觉呢?她揉了揉自己美丽的双眼,看着他仍然还在,她对自己说:「小雪妳应该疯了,疯到看到自己夫君的幻影…」

    「「好吧,我心爱的小雪,既然这是你的心意我心爱的小雪你没疯啦,我是子秀哥哥,我立刻赶回来替你疗伤的!」

    「你不是还在跟大魔头打架吗?怎麽会这麽快回来,害我以为我产生幻觉了呢!」小雪疑惑的说,她看到子秀哥哥很是开心,立刻从床上站起来兴奋的用双手环抱住他,她突然觉得自己怎麽突然变矮了,还是子秀哥哥太高了,她的身高竟然只到子秀哥哥的胸前,于是她一脸疑惑的抬着她美丽的娇颜看着他眼双俊眼问他道:「子秀哥哥,你是不是长高了,我怎麽觉得自己变得好矮…」林子秀仙君听了真是哭笑不得,他拿起小雪的两隻小手,要找小雪的伤口替她疗伤,奇怪,他竟然找不到,怪透了!他突然看到地上半桶的鲜血,她疑惑的问小雪:「小雪你的伤呢?你流这麽多鲜血,你的头应该会很晕才对…」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的血是万能神药,所以可以快速治好我自己,可能流失的血液也快速製造出来,所以我不太容易生病,受伤也是十几分钟内会好…」

    「子秀哥哥,在这桶铁裡面是我的血,你要丢吗?丢了太可惜耶,我的血是万能神药…」小雪呆呆的看着那半桶血,希望子秀哥哥拿去练丹药,提深自己的法力,于是她再次抬头看着子秀哥哥的一双美丽的俊眼,彷彿要望进他的眼睛深处说:「子秀哥哥,你拿这半桶血去练丹药,你的功力会大增,因为丢掉还蛮可惜的…」

    「我现在就收下了!」子秀仙君立刻施法练丹术,一瞬间在铁桶裡的鲜血,立刻变成一颗颗药丸,他把这些药丸从铁桶裡小心翼翼的拿出来,装到一瓶大药罐,他快走至练功房好好把大药罐藏起来。

    林子秀仙君再次回到洞房看着小雪美丽至极的容颜说:「娘子,这样可以吗?我的大美女,我心爱的小雪,我心爱的娘子,我已经把妳的血练成丹药好好藏在练功房,别人是找不到的,今天我打算传你法术,我先传内功给妳…」林子秀仙君话还没说完,七彩小精灵闪着七彩耀眼光芒出现在他们眼前,林子秀仙君从来没看过这种小生物,他在想这到底是什麽啊?他突然看到这隻小小人说:「我是小精灵,是暗中保护小雪的,他上次接受奇宇的一半内功就昏倒了,我的建议是先不要传内功给她,因为小雪本身就有,先传法术给她吧,再教他一些武功…」

    「喔,是这样吗?小雪,奇宇有传内功给妳,让妳当场晕倒?」

    「对,好像有这麽回事,子秀哥哥你先传一些学法术的内力给我就行了,练武的内功不用,奇宇哥哥已经传给我了!」

    林子秀仙君听了这些话心中难受的紧,他发现自己佔有慾也很强,于是他对小雪说:「小雪,妳在房裡稍等我一下,我立刻就回来。」他快走至去大厅找奇宇,奇宇正与紫青说话,林子秀仙君快走到奇宇面前道:「奇宇,你现在过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师父什麽事,小雪不是救回来了吗?你要我们不去看她,我也没有做啊,虽然我很想去看小雪…看看她的伤口…」

    奇宇觉的奇怪极了,看他一脸不开心的神色,明明就是吃醋的样子,看样子全世界最俊美的林子秀仙君也是大醋桶一个,他好奇他做了什麽,让他的俊美师父生气吃醋,忽然林子秀仙君有点不开心的开口问他说:「奇宇你是不是过了半成内功给小雪?」

    「对啊,当初我过轻功给小雪,是要教她一些简单轻功及一些法术给她,但始终有人来绑架小雪,所以我就没什麽时间教她了!」奇宇觉得莫名奇妙,师父问这个做什麽呢?他不会连这个也要吃醋吧…

    林子秀仙君此时觉得自己连这种飞醋都要吃,实在不够大方,于是他不好意思对奇宇道:「我现在要帮小雪输内功,所以你来我房裡一下,我把你给小雪的内功吸出来还你,免得她体内两种内功互相冲撞再次晕倒,可以吗?奇宇?」

    「好,因为当初是我对她的爱心,如今她是你的心爱的娘子,师父你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吧!上次绑小雪的一为刺客不是被你打昏了,现在他在哪裡呢?」

    「我把他关进常青派的牢裡,怎麽样有问题吗?」

    「师父你不是会一招法术叫洗脑术把这位刺客的脑子洗一洗,让他以为他是我们派的弟子,当我们的内奸如何?」

    「好是好,但有可能穿帮…」

    「穿帮我们也没有损失啊,因为我们洗他的脑,给他的记忆都是假的!」奇宇分析的说。

    「好吧,先处理小雪的事吧,小雪不会自我保护,我会担心不已,而且下个月武林盟主大会高手云集,为师的要好好的练功,如果小雪再次被绑架,唯你们三个是问!」他心爱的姑娘好不容易再次回到他怀中,要是他再次失去小雪,让小雪死了,他再也不想活了,没有了小雪,他活在这世上有什麽意义呢?

    谁叫自己当初要选择当仙君,哎…希望这次武林大会不要出什麽事才好,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寄这武林盟主大赛飞鸽传书是谁寄的?邀请函上都没写主办单位,难道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让小雪离开他的视线,好好绑架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