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夏战狼项少龙〕〔剑鸣九天〕〔英雌〕〔狂凤重生:傲娇邪〕〔腹黑萌宝:总裁大〕〔我的人设不能崩〕〔异界直播系统:女〕〔重生八零之娇妻有〕〔全球资源霸主〕〔电影世界开拓者〕〔细胞修神〕〔校花的透视狂兵〕〔我是英雄导师〕〔童话里的影子爱情〕〔鬼神中间商〕〔青莲剑仙纵横王者〕〔不忘曾经,相伴朝〕〔女总裁的超级男神〕〔神话灵气〕〔飘魂零心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凤门嫡女 第1589章陌生的声音
    酸酸的,臭臭的,非常浓烈。

    “臭死了!”蒙嘉皱着眉头,嫌弃地到处找。

    找来找去,他终于发现臭味就在脸颊两侧。

    换句话说,就在他的头上。

    他疑惑地举起手,闻了闻手。

    “呕……”

    恶臭扑鼻,他刚要用手捂住鼻子,又赶紧收回手,忐忑不安地用两只手悄悄互摸了一下。

    黏哒哒的,湿湿的……

    他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恐惧。

    那是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

    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见。

    手上和头上沾满了不知名的,可怕的东西。

    “汪汪!”一条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狗,对着他狂吠起来。

    蒙嘉“啊”的一声惨叫出来,胡乱辨认了一下方向,疯狂地朝家跑去。

    巡夜的御林军,只看到一条人影疯狂奔跑而过,留下一道模糊的残影。

    等到反应过来再追上去,早就没了影踪。

    因此大家都只当是眼花。

    毕竟近来怪事太多了。

    ——————

    “滴答,滴答……”

    有水滴的声音从不远处不断传来,在幽暗封闭的环境里尤其明显。

    (日ri)复一(日ri),刻复一刻。

    顾漪澜靠坐在潮湿的墙根下,呼吸清浅,一动不动。

    他已经被关在这里好几天了。

    根据判断,这是一个修在地下很深的地牢。

    (阴yin)冷,潮湿,与世隔绝。

    除了水滴的声音之外,什么都听不见。

    当然,也没有一丝光亮。

    他只能根据对方送饭的频率,以及从前冥想之时的经验来判断。

    他在这里应当是被关了四五天的样子。

    而此刻,当是深夜。

    把他抓来的人,从始至终不曾露面。

    无着无落的等待最让人心焦。

    况且,他从未经历过这种事。

    眩晕气短突如其来,(胸xiong)部仿佛被许多又湿又重的棉絮紧紧压着,让人呼吸困难。

    他痛苦地紧紧揪着衣襟,试图伸手去摸怀里的药。

    手触到衣角,才突然想起,慕云晗送给他的那一盒药,早就在被抓的时候被搜走了。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服用过药,真正穷途末路。

    虽然他每顿都很努力地吃饭,但今天明显吃不下去了,上一顿只喝两口不知是什么做的汤。

    再过一天不服药,他大概就要死了吧?

    他想。

    (身shen)体不受控制地往下滑,他拼尽全力坐直(身shen)体,借助冰凉的墙壁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一些。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他大口喘着气,就像一条离水太久、濒临死亡的鱼。

    有很轻微的脚步声自黑暗里传来。

    他警觉地睁开眼睛。

    脚步声走到他附近就停了下来。

    一声响指打过,一点火光在他脸旁骤然亮起,照亮周围方圆半尺。

    顾漪澜本能地捂住眼睛。

    太久未曾见光,他的眼睛已经承受不了光亮。

    他听见有人在不远处轻笑:“真是让人敬佩,不愧是顾氏的子孙,虽然(身shen)陷险地,即将死亡,却也还能保持这样的风度。可敬可佩。”

    是个男子的声音,却很陌生。

    顾漪澜寂静无声。

    他就连说话的力气都已经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阿梨〕〔神奇宝贝之新幻〕〔重月浮生记〕〔我家有只废天使〕〔腹黑萌宝:总裁大〕〔垂钓九重天〕〔规则战塔的秘密〕〔战神联盟之堕落与〕〔一纸婚成情渐浓叶〕〔一世道祖〕〔意气诀〕〔始于1979〕〔最强氪金系统〕〔纸咒〕〔德鲁伊神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