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婚时大家都不成〕〔永世为奴〕〔高手的二次元生活〕〔她比蜜糖甜〕〔熔炉之火〕〔我绑架了全世界的〕〔永恒落枫〕〔幻术魔女的江湖〕〔前方白色〕〔神秘老公放肆宠〕〔嫡女生存手札〕〔特警为后:误惹妖〕〔下堂将军要亲亲〕〔重生狂妻:霸道戾〕〔侯门医妃有点毒〕〔农门酒香〕〔这个男人有点强〕〔重生九零年之虐渣〕〔萌宝来袭:皇叔独〕〔乡野小村医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凤门嫡女 第1591章以牌为证
    与此同时。

    信陵王府。

    一盏冷灯如豆,信陵王躺在(床chuang)上愣怔着眼睛睡不着。

    前几天他还是风光无限的皇帝(爱ai)子,(身shen)后有专宠几十年的贵妃亲娘,势力庞大、嚣张跋扈的母家。

    转眼之间他就成了被幽(禁jin)在府里,不经(允yun)许不得外出,母妃失宠,舅家入狱的可怜虫。

    谁会想得到事(情qing)竟然变化得这么快呢?

    还有,他被关在别院的王妃……那个不祥的畸胎……

    好像他倒霉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他暴躁地将枕头抱起砸出去。

    枕头砸到门上,发出一声沉闷地响动,又跌落在地上。

    (屁pi)用没有。

    他爬起来,逮着什么砸什么。

    只一会儿功夫,屋子里就乱七八糟。

    下人们噤若寒蝉,都不敢劝。

    “吱呀”一声轻响,窗户被人推开,一股寒风“唰”地吹进来,将帐幔和烛火吹得飘摇零落。

    一条(身shen)影斜倚在窗边,微笑着道:“哟,(殿dian)下这气急败坏的。”

    信陵王正兜着豆子找不着锅炒,见他竟然来触这个霉头,便冷笑着指向他:“大胆狗奴!你是来找死的吗?”

    那人隔着窗户笑道:“(殿dian)下何必这样大的火气呢?在下是帮苏美人送信来的。”

    信陵王想起苏美人,心气略平了些,却也不信来人的话:“谁知道你是人是鬼?”

    那人递过一块木牌:“以牌为证,(殿dian)下是否还记得?”

    这是一块硬木制作的牌子,圆形,牌上横亘着一道呈螺旋状的绳梯,像是由无数细小的颗粒组成,排列得非常精准。

    信陵王从怀中掏出一块木牌,和这块木牌对上。

    所不同的是,他的木牌更加精致,甚至镶嵌了金玉。

    无误之后,撩起眼皮子看了来人一眼:“进来!”

    来人潇洒地从窗上翻(身shen)跃入,找了个地方就要坐下。

    “把这些东西收拾了。”

    信陵王抬着下颌,颐指气使。

    来人吃了一惊:“我吗?”

    信陵王蛮横地瞪着他:“就是你,怎么了?”

    “好吧,遵命。”来人俯下(身shen)子,开始收拾房间。

    信陵王盯着他的背影,神色(阴yin)鸷。

    来人动作很麻利,很快将屋里收拾整齐,微笑着行礼:“(殿dian)下还有什么吩咐吗?”

    信陵王淡淡地道:“没有了,苏美人让你带什么话来?”

    来人道:“经过她巧言劝解,陛下对您已经没那么生气了,过些(日ri)子,总能自由的。毕竟,太子越来越自以为是。”

    信陵王又多了几分自信:“父皇离不开我的。”

    来人垂眸掩去眼里的精光,笑道:“正是呢。蒋家已倒,手下一大群能人四散奔逃,听闻太子也在多方收买,(殿dian)下还该振作起来,收拢人心,以图东山再起啊。”

    信陵王道:“你以为本王不想,不知道?”

    他想得要死,奈何一连串的打击摧枯拉朽,搞得他紧张又害怕。

    手底下得力的人也有好几个被牵扯进去,至今还关着,只要他们别出卖他就谢天谢地了。

    再想招兵买马的事,就是自己找死吧。

    来人笑道:“(殿dian)下有难处,由在下来办此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