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苍穹之水君〕〔骑马砍杀之战鼓长〕〔鬼叫崖往事〕〔你管这也叫金手指〕〔我的清纯校花老婆〕〔大海商〕〔我一直爱阚少!〕〔丑女种田:山里汉〕〔人皇葬天〕〔系统之善行天下〕〔择仙录〕〔吴策〕〔中国式主角〕〔荒野直播之独闯天〕〔风水帝师〕〔斗罗大陆权利的游〕〔无敌真寂寞〕〔万古神帝之无限源〕〔我是FIFA球王〕〔恰似寒光遇骄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凤门嫡女 第1611章没有我可怎么活?
    微凉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温(热re)的呼吸吹得睫毛和心房乱颤。

    顾凤麟垂着眸子,很是认真地打量着慕云晗,指尖在她眉眼之间流连不去,仿佛要将她的五官细细描摹一遍。

    慕云晗沉醉在他的温柔里,却又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了”她反手握住他的手,然后觉得比从前粗糙了些。

    她翻转过来,从指尖到指腹,再从指腹到掌心,细细地看。

    最终,她点出几个地方“这里,多了些薄茧,是刀握多了”

    顾凤麟慵懒地往迎枕上靠去,任由她攥着他的手各种轻薄揉捏“我如今还需用手握刀吗”

    如今的他,早已经不用亲自((操cao)cao)刀了。

    他只需轻轻一句话,自有人替他((操cao)cao)刀杀人。

    慕云晗慧黠一笑“那就是握笔你要著书立说吗”

    顾凤麟道“是呀,人活着,总得留下一点什么才是。尤其是我这样的人。”

    他说话之时,眉眼之间有些许倦意,以及些许自嘲。

    慕云晗收了笑容,却也不多问,只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马车摇摇晃晃,她和他也跟着摇摇晃晃。

    窗外街上人声鼎沸,很近,却又很远。

    有那么一瞬间,慕云晗觉得世上只有他和她。

    却又觉得他和她都太渺小,被这世间湮没得找不到彼此。

    她突然之间,红了眼睛。

    “这是怎么了”顾凤麟无奈地轻轻叹息了一声,伸手捧着她的脸“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红了眼睛”

    慕云晗扑到他怀里,紧紧抱着他,将头埋在他的颈间,轻声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很喜欢你。”

    “真是一个傻瓜,你这么喜欢我,没有我可怎么活”

    他沉默片刻,突地笑了起来,“快感谢我把你捡回来。”

    “谢谢,谢谢”

    慕云晗也为自己刚才突如其来的(情qing)绪好笑,她捏着他的脸,对着光线,先看左边,再看右边。

    “真好看啊,是我的”她开心地笑起来。

    嘴唇毫无预兆地被覆上。

    冰冰凉凉,带着淡淡的药香,看似温柔,实际一往无前,决绝而(热re)烈。

    “唔”慕云晗忘了所有的理智,她(热re)烈地回应着他,觉得车外所有的嘈杂声都汇成了一首动人的歌。

    他们分开得太久,又经过太多的事,乍然相逢,便如(春chun)风逢着嫩柳,沉醉而缱绻。

    从宫中到慕侯府,这一段路既漫长却又短暂。

    慕云晗记不得是谁先放开的对方,她只记得最后一个模糊的念头是想要把顾凤麟吃掉。

    他似乎在刻意勾引她,从她上车开始,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qing),甚至对着光的角度,都是刻意的。

    她如今只担心一件事,不知道忘我之际,有否出声,有否被车外的随从听见。

    她捧着发烫的脸,低声指责“你故意勾引我。”

    “是你自己思念太久,忍不住对我上下其手。”

    顾凤麟斜躺在坐榻上,玄色的领口微微敞着,露出里头光洁紧实的肌(肉rou)。

    仿佛一盘精心烹饪,皮相味道无一不好看的美味佳肴,毫无防备地摆在那里,等着人大快朵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