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宠婚:闷骚老〕〔神医农女:买个相〕〔时少放肆宠:鲜妻〕〔皇叔追妻:重生王〕〔平步权峰〕〔(快穿)不恋爱就〕〔末世钻石VIP〕〔全能吊车尾兵王〕〔总裁通辑令:小丫〕〔汉当更强〕〔最强无敌熊孩子〕〔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正邪第一剑〕〔惊雷〕〔邪龙破苍穹〕〔海贼之死神副船长〕〔聊斋好莱坞〕〔我做的衣服带属性〕〔晚明霸主〕〔雨中猎人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凤门嫡女 第1699章沉醉不知归路(为周杰希加更
    慕云晗的额头出了一层细细的香汗。

    敏锐的感官总能告知她,顾凤麟在对她做着什么。

    她能感受到他的**坚(挺ting)地抵着她的(身shen)体,能感觉到他的隐忍。

    可他就是迟迟不肯更进一步,他在细细地打磨她,细细地品味她。

    他微凉的(身shen)体渐渐变得温暖滚烫,每一次相接、分开,都是刺到人心里去的折磨。

    慕云晗不知道他还在等什么。

    她浑浑噩噩地想,难道,这是治病的仪式

    突然,她听见了一声来自于顾凤麟的低笑。

    他趴在她(身shen)上,笑得眉眼弯弯,眼睛璀璨如星子,满满都是欢喜和开心。

    她有点不满“这是什么时候,你笑什么”

    认真一点好不好很好笑吗她要生气了

    “嗯这种时候的确不应该笑,不过,并不是治病的仪式,而是我想让你准备好,稍后会愉快一点。”

    顾凤麟捧着她的脸,看到她的眼睛里去。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仿佛(春chun)天里最轻柔最低沉的歌。

    慕云晗这才知道,刚才她不知不觉间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她想,他在等她准备好,那应该还是和治病有关

    “我准备好了。”她很勇敢的说,想想又加了一句“你不要再磨蹭了。”

    “磨蹭”顾凤麟很好看地挑挑眉,朝她龇牙“你等着。”

    “我”慕云晗的话被掐断在喉咙里,疼痛猝不及防,“嗳”她低叫了一声,眼泪一下流了出来。

    “乖”顾凤麟沉稳地抱紧她,轻吻她的脸颊,没有进一步行动。

    可是慕云晗能感觉到,他全(身shen)的肌(肉rou)坚硬如铁,额头的汗水比她还要多。

    他的(身shen)体滚烫如炭火,几乎要将她融化。

    从来冷冷淡淡、冰冰凉凉的人,居然也会有这样(热re)(情qing)如火的时候。

    慕云晗因为疼痛而无比僵硬的(身shen)体瞬间软化下来,如同一汪温柔流淌的(春chun)水。

    她搂着他的腰,仰头去啄他的唇。

    这个时候,他的唇呈现着健康的红粉色,而不是淡淡的樱色。

    她大胆地扭动了一下腰肢,叫他的名字“阿麟,我喜欢你这样对我,你喜欢我怎样对你”

    顾凤麟猛地将她仰起的头推倒下去,双手紧紧掐着她的腰,不再隐忍,不再调笑。

    有的只是男人对女人最原始的进攻和征服,以及(热re)(爱ai)、缠绵。

    他一遍又一遍地索取。

    特制的药酒很好地模糊了作为顾氏子弟兽(性xing)嗜血的一面,却又加大了某方面的愉悦和幸福。

    慕云晗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感受。

    潮水迎面打来的窒息和绝望,火山口的炽(热re)和恐惧,从高空堕落的失重与眩晕。

    她就像是在汪洋大海里漂浮,(身shen)不由己,只能无助地抓紧(身shen)上的顾凤麟,随着他上下沉浮,迷失沉醉。

    在水(乳ru)交融的那一刻,他确信他得到了永生,她确信她得到了幸福。

    帐外,龙凤喜烛安静地燃烧着,桌上的酒菜几乎没动。

    窗外,夏风沉醉,花香如蜜。

    帐内的两个人仿佛不知疲倦,恨不得将彼此融入骨血之中。<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