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枭宠:千金嫁〕〔妖孽娘子:拐个师〕〔恶女重生:少帅宠〕〔寻龙魔妃〕〔娱乐那个圈〕〔漫漫诸天〕〔重回大明之还我河〕〔乡村有个妖孽小仙〕〔万古最强宗〕〔重生八零逆袭记〕〔纨绔小拽妻:霍爷〕〔巨星守宠首长妻〕〔混沌天帝诀〕〔有凤难仪潇湘妃〕〔青春正好遇见你〕〔位面之狩猎万界〕〔通灵法医:男神,〕〔青天骄云〕〔妖皇女友初长成〕〔系统穿越:农家太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七章刘娥的眼神
    “官家怎能如此大笑?万一伤了肺腑反而得不偿失了!”

    一声略带嗔怪的声音打断了赵恒的笑声,身穿华美钿钗礼衣的妇人走了过来,宋袭唐制,赵祯从她头上的钿钗数目,知道来人应该就是皇后刘娥。

    赵恒拍了拍他的小脸,赵祯自觉的迈开小腿走向妇人一丝不苟的行礼:“儿臣参见娘娘!”

    刘娥笑道:“吾儿今日怎么想起进宫看望父皇母后来了?”她是赵祯名义上的生母,直呼吾儿没有不妥。

    赵祯抬头看向刘娥,年近五十的她保养的十分不错,但岁月的雕琢依然在她的眼角脸颊上出现了留下印记,不过话说回来,微微的皱纹依然让她拥有熟女的魅力,难怪真宗死活要娶她。

    “儿臣是父皇的孩儿,如今父皇龙体不适,儿臣当然要来床前尽孝。母后为何这么问?”

    病榻上的赵恒咧嘴一笑,他从刚刚赵祯的称呼中就能感觉到,在自己面前他口称孩儿,在皇后面前却自称儿臣。

    这不就是在说明亲疏远近吗?

    赵恒心中暗道了一声:小机灵!

    但是嘴上却说:“益儿所言不错!朕的病还没到过染病气的程度,益儿伴我左右也好。”

    刘娥微皱眉头:“官家的身子还需好生调理,公主与太子在侧,您总是耗神。”

    赵恒突然暴怒:“你这妇人总是琐碎!难道要让朕事依法治!”

    突然的变故让赵祯和赵妙元目瞪口呆,僵直的站在原地,地上的宫娥内侍更是迅速跪倒,脑袋紧贴地面,就像一支支鸵鸟甚是好笑。

    天但此时的赵祯却笑不出来,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听起来吓人,但是却真的有这种感觉。

    赵祯就像是站在狂风巨浪中的小船上,四周都是猛烈袭人的风暴,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卷入愤怒的大海之中。

    这种感觉极为惊悚,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凉了。

    一边的赵妙元更是有些不堪,脸色苍白双目无神,她并不怕死,但是在如此强烈的气场中依然不知所措,这就是久居万人之上,手握生杀大权的帝王气势!

    难怪四周的宫人尽量把身体缩成一团,连大气都不敢喘。

    刘娥却气定神闲的走到赵妙元的身旁,用宽衣大袖护住脸色苍白的小姑娘,轻笑道:“官家莫要动怒,公主都被您吓成什么样了!”

    “父皇息怒!孩儿绝不离开您!”回过神来的赵祯强忍着胸口的沉闷,僵硬的向病榻上的赵恒走去,用柔软的小手抓住枯干冰冷的手掌安慰道。

    愤怒中带有一丝癫狂的赵恒,在被赵祯握住手掌之后慢慢的安静下来,看着幼稚的脸庞,眼中恢复了清明:“吓到吾儿了,父皇刚刚失态了。”

    赵祯摇头道:“父皇没有失态,只是病了。”

    说完用衣袖轻轻的擦拭赵恒脑门的汗珠。赵祯的话是没错的,他仔细想想就知道,便宜老爹的症状是重金属中毒产生的迷幻感,明朝的嘉靖皇帝不就是嗑药磕多了,从一个聪明无比的皇帝变成“忽智忽愚”、“忽功忽罪”的昏君了吗?

    刘皇后望着赵祯,虽然面色没变,但眼神中充满惊讶。

    面对赵恒的愤怒,整个大殿中人都不敢乱动,所有人都被吓得瑟瑟发抖,唯有赵祯能上前唤回官家的清明。

    赵恒的胸口再次起伏,青筋暴露的吼道:“朕没病!朕是真龙天子,是仙人下凡!”

    赵祯看着便宜老爹起伏的胸口,露出纯真的笑容:“父皇,我在相国寺时,听别院中的宫娥唱过一首乡间俚语,极为安神,孩儿这就唱给你听: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牡丹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

    一曲虫儿飞,伴随着幼稚的童音在宽阔的大殿中回响,病榻上的赵恒缓缓的松开紧皱的眉头,胸口的起伏也慢慢平稳,眼皮慢慢的合上。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不光是赵恒,连宫人们都被这单纯至极又美妙轻柔的歌声所打动,原本压在头顶如泰山般的沉重消失一空,不时的抬头看着还在继续唱歌的孩童。

    直到病榻上传来轻微的呼噜声,赵祯才停下咽了咽口水,唱了许久,对他这八岁大的孩子来说是个体力活。

    刘娥对他挥了挥手,拉起身后的赵妙元就向宫外走去。

    大概是顾及到赵妙元人小步子小,刘娥总是把两步换成三步走。这让跟在她身后的赵祯对她看法有些改变。

    走下殿前的台阶,在微热的空气中,一群宫娥上前,打伞的打伞,扇风的摇扇。

    刘娥蹲下把一个冰镇的饮料递给赵妙元后,对赵祯道:“太子也喝一杯吧,母后见你唱了好一会,喉咙怕是干渴的厉害。”

    两人先是谢过娘娘后才慢慢的小口喝着,杯中的饮料是纯中草药制作,赵祯只尝出杏仁和甘草两种,其他的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虽然有些淡淡的中药味,但入口甘甜,回味清凉,让身上的暑气略微消失。

    刘娥看着喝完饮子的兄妹俩笑道:“味道如何?”

    赵祯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乳牙:“娘娘赐的饮子甚是好喝!”

    “既然这样,那你告诉娘娘为何今日要来看望官家,又是谁教你唱的歌谣?”

    一个类似王老吉的中草药饮料就想收买我?!实在是瞧不起人!

    “孝悌人之本性,何须人教?歌谣儿臣忘了是谁唱的,就是觉得好听才记住的。”

    刘娥看着眼神清澈的赵祯,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首虫儿飞是出自宫娥的乡间俚语。曲调优美婉转,词语看似朴素无华,却极为对仗工整。

    她的化素养极高,才华超群,通晓古今书史,熟知政事,每每襄助真宗,所以真宗根本离不开她。但面对赵祯一丝不苟的回答,刘娥却一时语噎。

    一旁的赵妙元已是紧张万分,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杯子,担心的望着赵祯,生怕他说错话遭到刘娥的刁难。

    但事情却并非她所想,皇后用手轻轻的摸了摸赵祯的脸颊:“以后常来陪陪你父皇。”

    这……不对啊?怎么不按照剧本来!难道刘娥这时候不是应该极力阻止自己吗?

    奇怪归奇怪,赵祯依然低头答应:“儿臣谨遵娘娘懿旨!”

    他突然感觉到皇后手掌的粗糙,奇怪的握住皇后的手掌道:“娘娘的手掌为何如此扎人?”

    但是随即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这双本应养尊处优的手心却有不少的老茧,怎么会这样?!

    皇后不是母仪天下的女人吗?为何她的手心却有如此多的老茧?难道在皇宫中还要干活?

    刘娥抽回手掌有些局促的转头:“娘娘也要躬亲蚕事的。”

    对了!她曾经是银匠龚美之妻!这是她一生都在遮盖的事情!赵祯的嘴角滑过一丝微笑,他想到如何对付刘娥了!

    转过头,刘娥温声说道:“太子搬回东宫住吧,这样也方便些,妙元你回长乐宫居住。”

    “娘娘,我想去皇兄的太子宫居住!这样也好结伴看望父皇!”

    “太子东宫岂能……也罢你年岁还小,去也无妨。”赵妙元萌萌的眼神着实让人无法拒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星战启示录〕〔都市最强医仙〕〔至尊神魔〕〔快穿攻略:男神,〕〔小妻要逃:帝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