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玩专家〕〔九零军嫂撩夫记〕〔文艺女神改造计划〕〔红包游戏群〕〔华娱大时代〕〔汉末之奇谋〕〔宠物小精灵之龙一〕〔都市之归去修仙〕〔一符封仙〕〔三国第一军师〕〔妖孽男神在花都〕〔高达之可能的未来〕〔从崩坏开始旅行〕〔赤壁之崛起荆南〕〔夜宸〕〔末世召唤狂潮〕〔萌宝来袭:宁少,〕〔大苍天子〕〔警察的世界〕〔妖武圣帝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十章我是赌神
    胡远被陈琳带到景福宫外,站在台阶下的昔日的诸位同僚表情不一,有幸灾落祸,有同情无奈,有事不关己。

    看来他们都已经知晓,官家的病情已经到了回天无术的时候了,胡远深吸一口气,心中充满无奈和痛惜。

    曾几何时,意气风发的官家还对自己说过要中用自己。

    可现在却连上朝对他来说都是奢侈的事情。

    陈琳抬手虚引,胡远信步上前,整个景福宫中只有一个人,赵恒,当今大宋的主宰,躺在病榻上垂死的统治者。

    紧了紧手中的药箱,胡远心中哀叹,此次前往怕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自从夏无且投药囊救秦皇于荆轲剑下之后,所有的御医皆可带药箱觐见。御医乃是皇家的私人医生,但活人无数,医术精湛的他们有时却比不上一个装神弄鬼的道士!

    简直是可笑至极!

    近了,看着病榻上的眼袋深黑在三伏天依然微微发抖的官家,胡远忍不住眼圈一红,心中埋怨他当年为何不听自己的劝诫?、!

    一片影子遮住阳光,让赵恒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胡远,赵恒惨然一笑:“你怨朕?”

    “胡远不敢!只是心中,如针刺如刀绞,君父乃是大宋的天,胡远至今犹记当年咸平之盛况!”

    赵恒虚弱的摆了摆手:“不提那些,你且给朕看看。”

    胡远跪倒在病榻旁,使劲的搓了搓手,赵恒中毒已深,身体阴寒的厉害。

    待手掌搓热后,他才探手为官家把脉。

    赵恒看着一丝不苟的胡远道:“你被贬至藏药院乃是朕的授意,个中缘由你是知道的!这么多年你……很好。”

    胡远身体一僵随即恢复过来:“官家爱子心切,胡远知道。可您为何……”

    “朕是为了什么?呵呵,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朕现在只想问老天多借几年阳寿!朕要护着益儿长大成人!谁知……你有和良策?”

    胡远沉思良久:“官家服用丹药时日以长,现在体内沉积大量的丹砂,铅,汞等毒物,已经透彻肌理深入骨髓,微臣……”

    赵恒的反映却出乎他的意料:“嗯,看来天不假年,你就说说怎样为朕续命即可。”

    胡远点了点头,现在官家肯积极配合治疗就好,虽不能彻底恢复,但应该能好上许多。

    从药箱中取出一张药方道:“老臣其实早就针对官家的病症开出药方,现在终于能派上用场,只是稍作修改即可。”

    胡远对门口的陈琳道:“陈都知,派人把药方送到御药院命人抓药吧。”

    陈琳看了看药方道:“土茯苓15-30钱、红参10-15钱、三七3-12钱、石苇15-20钱、山楂炭20-30钱、车前子15-20钱。”

    胡远点头道:“没错。”

    陈琳转头就把药方递给了门口的内侍,陈彤小跑的奔向御药院。

    胡远又对专门伺候官家的小黄门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便打算离开,赵恒突然道:“看好太子,他的身体比谁的都重要!你要是有所疏漏,朕到了地府也要治你的罪!”

    “官家放心,老臣定然保太子无碍!”

    陈琳看着离去的胡远心中感叹,正是他当年受官家密旨,把胡远安排到藏药院暗中保护太子。胡远的身世极为特别,他与其他的御医不一样,乃是一位带御器械!

    所谓带御器械是特指皇城司所属亲事官,系御前亲侍,周庐宿卫。在外为外任军中差遣,所带“职名”,系为荣衔,“盖假禁近之名,为军旅之重”。

    官家这是在把心腹之臣安排给太子,带御器械不到二十人,但个个身手了得。

    即使皇后也没有一个带御器械的护卫。

    陈琳看着呆呆望着藻井的官家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已经开始移交手中的权利,难道官家想要禅位?

    “朕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出乎你的意料?”

    “老奴是想和官家说些太子的事情。”陈琳把汤药端到官家的面前,用勺子递到赵恒的嘴边:“老奴已经尝过,不冷不热正好。”

    赵恒笑道:“这时候还担心什么?朕已经密令皇城司把禁中筛过一遍。”

    “太子那里老奴也安排好了,绝不会出岔子,太子今日先找的胡远,老奴恰巧遇到。”

    赵恒眼中精光一闪:“他找胡远作甚?”

    “胡远说太子先前听老奴提起过官家旧事,所以恳请他进宫为您瞧病。”

    赵恒笑道:“这是太子说的还是胡远说的?”

    “两人皆是。”

    “太子心性至纯致仁,如果继承大统,也只能守成有余,而进取不足。不过给大宋一个治世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陈琳传朕的旨意,即日起太子入资善堂读书观政!任宋绶兼赞读,鲁宗道兼翊善,张怀政兼直讲!”

    陈琳把赵恒的词头书写在黄纸上,递给一旁的小内侍,送往中书省草诏。

    看着远去的小内侍,陈琳微笑,这是两府大臣最想看到的事前吧?哦,除了丁谓那伙人!

    “官家太子的伴读晏殊是否也该让他进东宫?现在只有蔡伯俙一直陪伴太子。”

    “嗯,晏殊少年老成,而蔡伯俙生性活脱,正好相辅相成,准了。”

    赵恒对儿子的教育十分上心,从他给赵祯选得老师就能看出,鲁宗道是有名的谏臣,人称“鱼头参政”由他劝诫赵祯最为合适不过,而宋绶书法森严又治学严谨,张怀政知识渊博好诙谐,常常以笑语发人深省。

    对于这样的安排怕是没有一个人能挑出毛病。官家就是官家,这么多年的选拔人才,运筹帷幄与朝堂,手段娴熟的已经深入骨子里。

    而此时的赵祯几人却在东宫后院热火朝天,豪气干云,作为心理成熟的孩子,他们的乐趣早已脱离了幼稚,也回不到孩子的纯真。

    “你丫要是敢梭哈,老子就揍你!”小胖子一边说着大不敬的话一边捏着肉肉的拳头威胁。要是被陈琳听见,不死也要脱层皮。

    赵祯不服的卷起长袖,露出细嫩的小胳膊道:“吆喝!来劲是吧?!我就梭哈你能把我怎么样?要玩就要玩大的,刺激的!”

    无耻的贱笑从小胖子的嘴角荡漾开:“就等你梭哈呢!老赵掏钱吧!给位观众~福尔豪斯!啊哈哈~!你看人家美丽又聪明的公主就不跟,不是我说你老赵,你太心急了!”

    所谓福尔豪斯就是三张相同牌加对子,又称满堂彩,这是梭哈中很难得好牌,并不像电影里那样顺子,同花顺乱飞……

    “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还会偷鸡!算你狠!”赵祯郁闷的把手中的三带二扔下,他只少一个对子。

    王语嫣笑道:“某人今天的运气可不怎么样啊!”

    “我只是不想赢他们太多,你没瞧见人家夫妻俩人?我要是赢得太多还不得横着出去。”

    这下赵妙元可不干了:“谁和他是夫妻俩?你再乱说小心我打掉你的牙!”

    赵祯撇了撇嘴,刚刚两人的小动作瞎子都能看得见!现在翻脸不认账了还。

    当看到王语嫣哼哼的模样,赵祯大怒,这是什么态度?鄙视本太子呢?!

    “再来!我就不信了!”

    接下来的牌局,小胖子和公主一直输钱,每当他们有好牌的时候,赵祯总是能发现情况果断弃牌,而一手烂牌想诈赢的时候却总是被识破。

    王语嫣惊讶的望着赵祯:“你是怎么知道他们手中是好牌还是烂牌的?”

    赵祯的小脸仰天四十五度角,一阵清风拂过:“我是赌神!”

    “呕~”……

    帝国系统再次帮赵祯赢得了牌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