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好,八零姑娘〕〔盛世婚宠,霸道老〕〔铁鹰出击〕〔霸妻难宠:夫人,〕〔重生纯真79〕〔都市无限嚣张高手〕〔娇弱王爷彪悍妃〕〔自由位面行〕〔永生不灭〕〔隔壁人间〕〔恶少出没:猫系少〕〔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我带着商店到春秋〕〔霸道总裁深度宠〕〔一笑倾城:魔后很〕〔天降兽妃好火辣:〕〔海贼之究极瞳术〕〔网游版美漫〕〔大明首相〕〔帝国老公,来试婚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十四章高阳正店的赌局
    蔡伯俙和彭七两人已经狂化,声嘶力竭的冲着中间舞台呐喊加油。

    赵祯同样目不转睛的看着舞台上揉在一起的女人。

    额~!居然在掰扯中露出了上身!难怪那么多人喜欢看。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不得不说这是巨大的吸引和诱惑。

    场中的女人其实也就二十多岁,在这个早婚的时代中,她们已经到了妇人的年龄,所以被人唤作媚三娘和花四嫂。

    作为枪棒手,她们要常年在身上涂抹油脂,保持身体的滑嫩,这样才不容易被对手抓住发力。

    俩个双十年华的女子,拥有一身油光水滑的肌肤和蜂腰美臀,相互拥抱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刺激男人的肾上腺素?

    渐渐的,赵祯也加入呐喊的队伍中。

    直到最后,香汗淋漓的两人同时扯掉对方的兜裆,整个象棚的气氛达到高潮!无数的铜板抛向舞台,有些散落的甚至砸在茶水间的顶上叮叮作响。

    彭七心疼的看着太子和伴读挥洒铜子,整整五贯钱就这样被撒出去了,顶得上他一个月的俸禄!

    “怎么样老赵!没白来吧!哈哈……”

    “实在没想到,这里的相扑居然这么开放!”

    “这些女枪棒手,长得还不赖唉!”蔡伯俙有些失望的说道。

    “别乱想!你要是敢找一个,赵妙元就敢废了你。”

    “我想想不行吗?!”

    在小胖子的无限遐想与恋恋不舍中,三人离开了象棚,看着他三步一回头的样子,彭七笑道:“蔡小子,你也不用这般失望,只要给足缠头,这些女戏还是愿意春宵一刻!”

    赵祯狠狠的踹了他一脚:“他才几岁?你就这样怂恿他!”

    面对赵祯如挠痒痒般的攻击,彭七腆着脸笑道:“这有啥?七八岁的孩子在俺老家都快成亲了!”

    惨无人道~七八岁就成亲,这也太惊悚了点。这般大的孩子,肾水未固,发育还没完全,成亲只有害处而无益处!

    但是他的话提醒了赵祯,历史上的仁宗皇帝就是因为过早的接触女色,从而导致他的后天不行。

    一个健康的男人怎么可能只生出三个孩子来,而且接连夭折?

    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赵祯决定要加强身体锻炼才行。在这个时代,拥有健康的体魄,比啥都重要!

    小胖子的幸福计划就这样被赵祯打断,心中不爽,以前他和赵祯一样都是童子鸡一枚。

    本打算这封建时代约个炮,没想到就被赵祯破坏计划,看着他失望又忧郁的小眼神,赵祯踹死他的心都有了。

    但随即小胖子就被成排的美女吸引。

    “彭大哥,这是什么地方?青楼吗?”蔡伯俙指着前面高大的建筑问道。

    “什么是青楼?”彭七则是一脸的不解。

    赵祯揶揄的看着吃瘪的蔡伯俙道:“现在还没有青楼一说,而是叫妓馆。”

    哈哈哈~!彭七大笑的解释:“这可不是什么妓馆,这是高阳正店!门口的女子皆是迎宾,万万不可放浪形骸,这家店是辽人开的。”

    “辽国人在东京开酒楼?!”他的解释让赵祯和蔡伯俙大吃一惊,宋辽经过檀渊之盟后,关系并不融洽,辽人觉得入侵失败不爽,而宋人觉得赢了还要赔款更不爽。

    “没错,高阳正店的东家正是辽国大商人耶律幸買!”彭七向赵祯介绍道。

    姓耶律?!这就大有章,在契丹人中,耶律姓都是皇族的姓氏,普通百姓可不敢用,难道说这家店是辽国皇族开的?

    这就有意思了!

    高阳正店宽大气派,没有大宋那种内敛小巧的感觉,反而充满了北方的粗犷感,但是却又让进入的客人心生辽阔之感,巨大的厅堂,原木的桌椅,毛皮的装饰,让人仿佛在这闹市正中至身草原。

    赵祯三人进来是喝酒的!

    说来好笑,赵祯和蔡伯俙两人别看年纪不大,却是俩个酒鬼,一个千杯不醉,一个嗜酒如命。

    两人的最高记录是在宿舍中一瓶白酒,外加一箱啤酒,喝完后还能和其他舍友开黑杀敌,赵祯笑称:这叫微醺操作!

    高阳正店的酒极为特别,在一个满意的位置坐下后,彭七兴奋的介绍:“这高阳正店的酒可不一般……”说完顿了一下,看着两眼放光的太子和蔡伯俙,买了个关子。

    “彭大哥你倒是快说啊!有什么不一般?”小胖子的酒虫被勾引上来,忍不住的催促。

    彭七摇头道:“现在和不是说的时候,小二上酒,要最好的羊羔酒!”

    一听是羊羔酒,赵祯和蔡伯俙同时哎了一声。本以为什么是好酒,哪晓得居然是羊羔酒!

    这是从唐朝时就有的发酵酒,发酵之前和消梨捣烂取汁水,用作发酵的酒曲。

    因为两人嗜酒,所以在后世也曾经买过羊羔酒尝了尝,那味道实在不怎么样。

    看着失望的两人,彭七奇怪:“这羊羔酒乃是极品,色泽白莹,入口绵甘如羊羔之味甘色美!”

    小胖子摆了摆手道:“彭大哥算了吧,这羊羔酒怎么做我都知道,有什么好喝的!”

    彭七震惊的望着小胖子,随即哈哈大笑:“你这娃娃太能吹了!你知道羊羔酒的作法?!哈哈,千古奇谭。你以为加了羊肉的酒就要羊羔酒?莫要逗我开心。”

    哟呵!被小瞧,小胖子当即不能忍:“你知道什么?羊羔酒在唐朝就有了,乃是当时的贡酒,但是后来却失传了。”

    他的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旁边酒桌上有人调笑道:“小郎君莫要说笑,既然失传你又如何知道酿造之法?才多大的年纪就打诳语!”

    其他酒桌也是一阵阵附和,把小胖子调笑的满面通红,更有甚者:“你才多大的岁数就想喝酒?还是回家喝奶吧!”

    就在蔡伯俙被嘲笑的时候,赵祯仔细的打量着四周,酒楼中宋人居多,有少数的外族人,从他们的发型上看,应该是契丹人和党项人。

    契丹人是秃头前面留一个心形的刘海,两边垂下辫子,而党项人则是地中海,很好辨认。

    而调笑蔡伯俙的就是一帮契丹人最甚,一个少年像尤为放肆,站在长桌上大笑:“雄鹰骏马才配喝美酒,你这样的豺狗能喝到就是荣幸,居然还大言不惭的吹嘘自己会酿造,真是笑死人了,难怪宋人就爱虚名!”

    这一下从人身攻击上升到国家大意的高度上,小胖子更是急的跳脚:“你丫什么玩意儿?!爷喝酒的时候你丫还在玩泥巴!”

    看着北京话都出来的蔡伯俙,赵祯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蔡伯俙大叫道:“辽朝的兔子,你敢和爷打个赌吗?”

    契丹少年并不知道兔子是什么意思,但是在他看来,草原上的兔子是弱者当然不是什么好词。

    “赌就赌,我耶律宗愿可不怕你,你说怎么赌!”

    小胖子阴阴一笑:“你要是输了就就大喊三声我是兔爷,怎么样?”赵祯撇了撇蔡伯俙,这小子够阴的。

    “好!你要是输了,你们那桌的人都要学狗叫!”

    彭七脸色一变,虎视眈眈的望着那桌的壮汉,生怕小胖子吃亏,但是手却死死的拽住赵祯的衣袖低声道:“太子乃是万金之体,不可动怒。”

    赵祯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孤只是觉得有趣。俩个小孩子意气之争罢了,你不要紧张。”

    东宫的侍卫立即形成一个半圆把赵祯的那桌保护起来,契丹人也不示弱的站起。

    这下酒楼中的人看出了门道,这小郎君的一座定然是东京城的大户,甚至可能是将门,否则不会涌出那么多的带刀护卫,而契丹少年姓耶律定然是契丹皇族无疑。

    古人的业余化生活比较少,除了逛街游玩,就剩下看热闹了。

    一个代表大宋,一个代表辽朝,双方的赌约还是很有看头的,甚至围观的群众已经开始设赌局了,看来宋人嗜赌的性格真是深入骨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